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一十章 击杀褚宝良(二合一)
    不知何时,天色逐渐阴了下来,凉风吹拂,岸边众人只觉一阵清凉,然擂台上的两人的血液却早已沸腾了起来。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更何况是夺妻之仇。

    在褚宝良看来,薛鹏不过是个出身寒门臭虫一般的东西,竟也敢,而且夺了他的女人的心,他如何不恼不怒?

    而在薛鹏看来,褚宝良就是一个大仙宗的纨绔子弟,跟其他世家纨绔子弟一样,贪婪、虚伪,视人命如草芥,这样的人,这样的修者,不配活着。

    薛鹏凝神看着褚宝良,冷笑道,“这句话,我原封不动送给你,明天的今日,我会去你的坟头上踩两脚的。”

    褚宝良闻言眼中杀机大盛,下一刻,他猛地一拍那飞剑剑柄,那飞剑顿时没入虚空。

    褚宝良嘴角冷笑连连,心中暗道,“这次我直接从你的体内将飞剑遁出,一瞬间就绞碎你的五脏六腑,敢跟我斗,这就是你的下场。”

    薛鹏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将感应放到了最大,感应着自己周围空间的波动。

    只是四周却没有什么动静,反而是他体内有了异样。

    薛鹏似想到了什么,瞳孔骤缩,瞬间跳开,但仍是稍微慢了一点,飞剑在左肋出浮现,在他的左肋割出了一条一寸深的口子。

    皮肉翻卷,鲜血猛地流了出来,一阵疼痛导入心田,薛鹏急忙封住了伤口周围的经脉、穴位,阻止了流血,同时神色无比凝重地看着褚宝良。

    “躲开了?是凑巧么?好运的家伙。”褚宝良看着薛鹏,当下一招手,飞剑再度返回,紧接着褚宝良右手拇指压住食指,猛地一弹飞剑的剑柄。

    咻!

    一声尖锐的破空声骤然响起,随后飞剑消失不见,薛鹏不敢在同一个地方停了,快速在擂台上跑动起来,同时逼向褚宝良。

    褚宝良冷冷一笑,“想到倒是挺好,不过我会让你近身么?”

    就在薛鹏俯冲过来的现路上,那飞剑诡异的再度出现,迎面刺向薛鹏。

    薛鹏早留有余力,猛地一侧身,但终是没有飞剑快,左臂又被割了一道伤口。

    褚宝良再度招收,那飞剑快速飞了回去。

    薛鹏微微眯起眼,看着褚宝良的动作,他发现,每次褚宝良让飞剑遁空后,都要招回手中,而不是连续遁空。

    当下薛鹏心头一动,快速冲向了褚宝良,褚宝良再次一弹,飞剑遁入虚空,再次遁出时又刺伤了薛鹏的右肋,飞剑再度被褚宝良召回,然薛鹏抓住机会,这一次不退反进,准备抓住这次机会,近身肉搏。

    可就在此时,褚宝良的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危险,薛鹏心中一沉,随后便见那飞剑再度遁入空中,随后他胸口那种奇异波动再度传来。

    “去死吧!”褚宝良眼中露出兴奋的光芒,每次激发飞剑都可遁空两次,他之所以每次都收回飞剑,目的就是迷惑敌人,让敌人放松警惕。

    “上当了!”薛鹏想也不想,体内金光骤然转化为雷力,瞬间充斥了全身。

    似是雷力的影响,那飞剑遁空的速度慢了下来,就在这生死危机的瞬间,薛鹏身影化作了一道残影,竟然躲开了。

    而此时褚宝良却愣在了原地,就在他刚才施展遁空时,从薛鹏体内遁出时,却发现受到了些许的阻力。

    褚宝良看着薛鹏周身的雷芒,微微眯起了眼眸,“是雷法了影响了空间么?”

    他心中正想着,薛鹏身影闪动,早已化作一道流光射向了过来,其速度之快,竟比飞剑也差不了太多。

    褚宝良瞳孔一缩,深吸一口气,抽出了斩空,随着褚宝良体内剑气注入其中,斩空剑周围散发出了强烈的白光,晃得众人不禁都闭上了眼睛。

    而褚宝良挥动斩空,携带着犀利的剑气猛地朝着薛鹏的方向斩去,同时飞剑从后面袭向薛鹏,与斩空剑前后夹击薛鹏。

    炽白的剑芒与炽白的雷芒瞬间击撞到一起,两人同时发力,身影同时被白光淹没。

    噼啪噼啪!

    随着一连串的爆鸣声响起,剑芒与雷芒轰然炸开,整个擂台被剑气扎成了筛子,更是遍布焦痕。

    此刻两道身影也同时退出,皆十分狼狈。

    薛鹏身上又添了一处创伤,若非宝甲护体,只怕这一击便会将他重伤,但此时他身上也已有了四道伤口,已经影响他的斗法了。

    而此时褚宝良也不好受,他空剑门弟子一身的灵力修为全都用在温养飞剑,最怕的就是近身攻击。

    虽然他用斩空挡住了雷法,但却被薛鹏一脚踹在了胸口,其胸口部位的灵甲被雷法击得一片焦黑,符纹暗淡,此时身上犹闪烁着雷弧,身体陷入轻微的麻痹,灵力运转都不再流畅。

    刚才若非他凭借着深厚的修为将之逼退,只怕真要阴沟里翻船了。

    褚宝良凝神看着薛鹏,心中恨得压根直痒痒,若非这雷法这种诸天神力实在强悍,他早就将这个薛鹏拿下来。

    他心里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么区区一个寒门臭虫一般的人物,怎么可能连这雷法都修成了。

    当下褚宝良心中杀机前所未有的强烈,决不能让他活着走下擂台,此时他修为不过练气大圆满已是如此难缠,若是他让成长下去,自己如何是他的对手?

    天空色更加阴沉,阴风四起,吹动水面涟漪四起。

    褚宝良喘了几口粗气,连番施展遁空,对他的灵力消耗太大了,他不禁细细盯着薛鹏。

    薛鹏此时也大口喘着粗气,体内灵力消耗了不少,可他体内三百余灵脉一颤,感应放开到虚空,便有丝丝缕缕的灵气从他身体每一寸肌肤涌入体内炼化为灵力,片刻间消耗的灵力便恢复了大半,喘息也逐渐平稳了下来,气息再度变得雄浑起来。

    褚宝良心中惊疑不定,虽说开光与练气境主要区别在灵力的属性化与否,雄浑程度上的差距并非太大,但那是先对而言的,自己开光巅峰的修为肯定是要这个小子雄浑的多,怎么他战斗这么半天,这小子好像没什么消耗似的?

    是了这个臭小子肯定是用那什么外法吐纳术,他吸收天地灵气比自己要快得多,而这里又不让使用丹药,他难以快速恢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速战速决,当下褚宝良抢先发动攻击。

    褚宝良怎么都没想到这个薛鹏的感应竟然如此灵敏,数次躲开他的空剑。

    他虽炼成了空剑道,但是距离大成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真正的空剑遁入虚空没有半点痕迹可寻,而且一次用出可连遁九次,什么样的敌人灭杀不了。

    现在他空剑道未曾大成,那就只好用那一招了。

    褚宝良深吸一口气,他口中念念有词,左手置于胸前掐了一个印决,右手高举斩空剑,其体内的剑气不断朝着斩空剑汇聚着,只是转眼间,在斩空剑的周围,已然浮现密密麻麻数百道的剑气。

    这些剑气凝如实质,大多都只有小指长短,筷子宽窄,但却散发着无比凌厉的气机。

    剑气围绕着斩空剑快速旋转着,发出刺耳尖锐啸声。

    褚宝良神色狰狞地看着薛鹏,狞笑一声,“薛鹏,我说过,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去死吧。”

    话音落,褚宝良双腿微屈,随后骤然发力,猛然刺向薛鹏,斩空剑携带着数百剑气席卷向了薛鹏。

    薛鹏长剑猛地插地,大量的古木顿时疯涨了出来,迎上了斩空剑与剑气,但只是让斩空剑稍微一顿,那古木便纷纷被斩成了木屑,一往无前地冲向了薛鹏。

    趁着这瞬间的空荡,薛鹏身前海量的金光开始汇聚,陡然成一丈许大的金光球,随后金光球猛然骤缩成米粒大小暗金色光球。

    薛鹏拇指压住中指,猛地一弹,这米粒般的暗金光球瞬间射向了褚宝良的剑气。

    在一瞬间,米粒大小的光球与那剑气碰撞到了一起。

    轰的一声巨响炽白的剑气与暗金的浓郁金光陡然爆开。

    两人脚下的擂台瞬间支离破碎,水面陡然凹陷了进去,大量的蒸汽腾起涌向天空。

    砰砰砰!

    剑气与金光中传来一阵剧烈的碰撞声,随后两道身影从金光与剑气中倒射而出,其中一道身影在水面上滚了数十丈的距离,其周身溢出的鲜血,染红了一条水线。

    众人看去,这不是别人,正是薛鹏。

    此时薛鹏模样十分凄惨,周身的衣服早已被切碎,若非宝甲护着身体,此刻他早已被那剑气洞穿了五脏六腑。

    虽说如此,但此时他的脸颊、胳膊、腿上也全都是伤痕,左臂更是有一巨大的创伤,半条胳膊险些都被斩落了下来。

    薛鹏轻咳了一声,口中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随后双目猛然看向了另外的方向。

    便见另外一边的褚宝良身形在水面滚了十数丈后,终于停了下来,此时他的模样也十分凄惨,周身的衣衫早已完全破碎,头发已被完全烧光,身前胸口处更是出现了一个焦黑的血洞,一阵阵剧痛从胸口处传来。

    天空越发地阴沉下来,墨云涌动,闷雷滚滚。

    褚宝良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双目陡然赤红起来,随即看向不远处的薛鹏怒喝道,“我要杀了你。”

    话音落,褚宝良再度冲了上去。

    薛鹏也是杀红了眼,心里也没有什么章法,周身的金光闪烁,薛鹏厉喝一声,“褚宝良,今日你必死。”

    一旁的考官神色凝重,厉喝一声道,“住手。”

    然而却已经完了,两人速度都是极快,转眼就砰到了一起。

    也几乎同时,天地间一道惊雷劈下正中荷花池。

    在那一瞬间,荷花池上泛起了美丽的雷芒,随即在整个荷花池荡漾开来,最后波及到了两人。

    两人身体同时一僵,去势骤然一止,分别摔向前方,两人的攻击同时砸入荷花池中。

    扑通!

    一声轻响,两人身体砸入荷花池中,水面雷弧终于缓缓消散,水面恢复了少许的平静,但紧接着,水面冒出了大量的气泡。

    众人看着荷花池水面不禁道,“你们猜,谁会先上来?”

    “不知道,那薛鹏擅长雷法,但褚宝良修为更加深厚,说不准。”

    众人瞪大眼睛盯着冒泡的水面,便见一道人影缓缓浮现,胸口处那恐怖的伤口让人第一时间就认出来了,是褚宝良。

    众人见状不禁道,“看来,还是褚宝良更胜一筹啊,这次斗法应该是褚宝良赢了。”

    褚宝良缓缓爬出水面,张口吐了几口水,随后回头看向水面。

    他眼中杀机越发的浓郁,他已经锁定了池水中薛鹏的气息,只要身体的麻痹感消失,他便能第一时间祭出飞剑,使用遁空将之击杀。

    褚宝良身上的雷弧逐渐黯淡了下来,只要再有一息的时间,他就能重新调飞剑。

    一息的时间转身即逝,褚宝良体内飞剑重新回归他的掌控,褚宝良大喜,“薛鹏,你死定了。”

    当下褚宝良猛地一张口,吐出了一些池水,同时一道白光也从其口中浮现。

    可就在此时,池水中白芒一闪,嘭的一声水花四溅,周身充斥着浓郁雷芒的薛鹏骤然出现在褚宝良眼前。

    薛鹏双目充斥着血丝,浑身鲜血直流,神色狰狞恐怖,猛地发出一声雷霆版的怒吼,“褚宝良,受死。”

    薛鹏有宝甲、神咒护体,再加上他对雷法远比褚宝良熟悉,所以那一道惊雷,对他的影响并不是太大。

    他之所以后出来,便是为了积聚力量,一击就取了褚宝良的性命。

    这蕴含了薛鹏全身雷力的一击,在水面激荡出一道深达一丈的水痕,炽热的高温使得周围的水汽快速蒸腾,耀眼的光芒遮住了褚宝良的眼眸,死亡的气息将他骤然笼罩。

    褚宝良瞳孔骤缩,这一瞬间,他只觉四周都安静了袭来,唯有眼前白光在逐渐扩大,扩大,最后周遭的世界完全陷入了一片白茫茫。

    趁着褚宝良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薛鹏的手刀切入了褚宝良的心口。

    在那一刹那,其周身的宝甲顿时四分五裂,强横的雷力撕开了他的皮肉。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陡然自褚宝良口中发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