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零九章 邪恶的人傀(二合一)
    薛鹏猛地抬起右脚,脚底雷芒闪烁,踹向褚宝良。

    褚宝良冷笑一声,“不自量力。”当下掌中剑芒闪烁,迎上了薛鹏这一脚。

    手脚相砰,雷芒、剑芒瞬间击撞到一起,发出一阵刺耳的爆鸣声。

    褚宝良只觉一道极具霸道极具破坏性的力量击穿了他的剑芒,从右手导入全身,逼得他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半步。

    当着众人的面,这个只有练气大圆满的薛鹏不仅抢走了自己的未婚妻,而且自还将他击退半步,褚宝良心头的怒火大盛,刚要追上去,却感觉身体有了一丝麻痹感,动作慢了半拍,而薛鹏则接着刚才的反震力,早已跳到了岸边。

    不过刚才交手,薛鹏也没有占到便宜,此时他鞋底也出现了几道细细的切痕,脚底板传来的阵阵刺痛,可能皮肤已经被割破了。

    薛鹏脸色越发沉重,心中暗道,“这个褚宝良虽是极其可恶,但其修为却也是极为深厚,空剑道也是极其强悍,仅凭剑气便能抵消他的雷法,若是他祭出那神出鬼没的飞剑,他也不见得就能挡得住。”

    不过,这斗法比拼的可不只是修为、术法,心智、气势同样极为重要,对上褚宝良,他也有信心一战。

    擂台上,考官也宣布了两人斗法的结果,至于褚宝良重伤马幽莲这件事,考官也只是口头告诫一番,下次不可再下重手后便没再说什么。

    褚宝良却理都没理那考官,朝着薛鹏的方向冷哼一声,不过却没有追击,此时连殿下在场,他实在不好再动手,当下便也跳下了擂台。

    第二轮斗法很快就结束了,值得一提的是梅映雪与老一辈强者唐安的一战,两人一个是年轻一辈的翘楚,一个是老一辈的强者。

    梅映雪天资绝佳,修行根基极其深厚,凭借着灵宝一枝梅,灵术的威力提升到极点,便是连唐安的灵力都能冻住。

    一番激烈的斗法,以梅映雪轻伤换唐安重伤而结束,梅映雪再次以绝强的实力,证明了年轻一辈翘楚的地位。

    而另外一边朱紫与楚怀风一战,则是楚怀风以绝对的优势击败了朱紫,落日宗的天才弟子则与一罩着黑斗篷的男子激战到了一起,最后带着黑斗篷的男子取得最后的胜利,另外同为青城的三大宗的洛水宗的洛凤赢了斗法。

    第二轮结束后,剩下了八名修者,分别是空剑门的老一辈顶尖强者楚怀风,空剑门年轻一辈的顶尖弟子褚宝良,青丘年轻一辈最顶尖的天骄梅映雪,洛水宗的洛凤,披着黑斗篷的男子、老一辈的排名第四的屠苏,第五的伏礼,最后一人则是薛鹏。

    考官再度拿来了一个玉盒放在众人面前,众人各自抽了签。

    考官念道,“一号签站出来。”

    这时梅映雪第一个站了出来,随后洛水宗的洛凤脸色难看的也站了出来,很显然,她很清楚自己不是梅映雪的对手。

    考官继续道,“二号签站出来。”

    薛鹏看了看手中的签上前一步,随后那披着黑斗篷的男子站了出来。

    一旁的褚宝良看着薛鹏冷笑道,“你倒是好运,这一次没有遇到我。”

    薛鹏看着褚宝良淡淡道,“希望你能过下一轮,可不要被淘汰了才好。”

    褚宝良闻言冷笑道,“还是好好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接下来考官继续念道,“三号签站出来。”

    当下楚怀风上前一步,同为老一辈强者的伏礼也踏出一步,抱拳含笑道,“怀风兄,一会可要手下留情啊。”

    楚怀风也抱了抱拳,含笑道,“伏兄客气了。”

    剩下最后两人褚宝良与屠苏,又是年轻一辈的翘楚与老一辈强者的对决。

    对手分配完毕后,各自都前往了擂台。

    二号擂台上,考官重申道,“斗法过程中,可以使用但仅限灵器灵宝,符箓、丹药等禁止使用。”

    “判定输赢之法,一炷香内,最后站在擂台上的为胜者,若一炷香后,两人仍同时站在擂台上,皆判定为输,不得参加第三轮。”

    “斗法过程中,任何一人落入水中,也判定为输,比赛结束。”

    “最后一点,斗法过程中需点到为止,一方如果认输,另一方则不可再出手,另外,切记不可伤人性命,一旦有人死伤,两人同时被取消资格,三十年内不可参加仙考,可都听明白了么?”

    薛鹏与带着黑斗篷的男子点了点头,这时擂台外插上了香,考官开口道,“开始。”

    声音刚落,黑斗篷男子便抢先出手,手一甩,一片密密麻麻不知多少根牛毛般的细针朝着薛鹏铺天盖地罩了下来。

    岸边众人看到这一幕,顿时轻呼出声道,“之前第二轮,这老小子就是用这一招轻易破了对手的防护,占据了上风,这次他故技重施,不知道那姓薛的如何反应。”

    便见薛鹏手中灵剑往地面一插,顿时一阵树林又长了出来,迎上了那一阵针雨。

    岸边众人见状不禁道,“怎么又是这一招?”

    “这一招能挡得住么?”

    众人细细看去,便见古木牢牢将将薛鹏守在身后,细针刺穿不少古木后,不是被后面的疯长的古木弹开,便是钉在了古木上,没有一根能伤到薛鹏的。

    而与此同时,这些古木仍旧快速疯涨着,如一条条巨蟒,扑向那带着黑斗篷的男子。

    几番对战,薛鹏对这四季剑术领悟越来越深入,这一招春雨无声此刻使来攻守兼备。

    带着黑斗篷的男子见状拿出一个粉色的球,然后猛地往地面一扔,嘭一声响,炸成了漫天的粉色烟雾。

    这烟雾里带着淡淡的甜味,刚一吸入口鼻,便又一种眩晕感,考官暗叫一声不好,“有毒!”

    薛鹏此时也察觉到了异样,当下他屏住呼吸,掌中金光快速凝聚成一暗金色的小球。

    随后他将暗金小球抛向对面,转眼暗金小球表面浮现裂纹,随后砰的一声巨响,漫天的金光卷着气浪,将周围的烟尘席卷一空。

    烟尘刚一散去,那披着斗篷的黑衣人骤然冲向薛鹏,手中双剑以极快的速度向着薛鹏的双肩就砍了下来。

    擂台下众人看到这一幕,都不禁纷纷开口道,“上一轮,这人就是以这招击败了对手。”

    “双剑之后还有强力的后招,不知道这薛鹏会不会也如同上一个修者那般的倒霉。”

    擂台上,薛鹏看着极速逼近的黑衣人心中一惊,“好快!”

    当下薛鹏急忙横起灵剑,左手扶住剑身,硬抗这一击。

    锵!

    一声巨响,两柄重剑狠狠砍在了薛鹏的灵剑上,直将灵剑压得弯了下去,那强大的力量直接震得薛鹏脚都陷入到了擂台中。

    “好重!”薛鹏吃了一惊,他怎么都没想到,这看去并不是如何高大的身体里,竟然拥有这般恐怖的力量。

    然紧接着,薛鹏瞳孔便是一阵骤缩,一阵寒光猛然从对手的胸前射出,密密麻麻的寒光瞬间将薛鹏再度笼罩。

    如此近的距离若是被直接击中,不死也要重伤。

    擂台众人看着这一幕的瞬间,一个个念头浮现,“结束了,这姓薛的也要被射成刺猬了。”

    “真是搞不懂,那个带着黑斗篷的家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明明双手都握着长剑,怎么还能放出这一片暗器?”

    “看来也只有空剑门的楚怀风、褚宝良与青丘的梅映雪能与之一战了吧。”

    “听说这姓薛的小子会金光神咒与雷法,金光神咒乃是护体的绝顶法咒吧,也不知道挡不挡得住这破甲的暗器。”

    便在众人思忖时,众人瞪大了双眼,眼中露出一抹激动色。

    在那危及关头,薛鹏再度当众施展出了金光神咒。

    刹那间,浓郁的金光附着了薛鹏的全身,将他牢牢包裹,与之同时,一根根锋锐的暗器射在了凝如实质的金光上,入金光半寸后便不能再进。

    当下薛鹏深吸一口气,周身金光涌动,扎在金光上的暗器开始剧烈颤抖了起来,随时都会反向爆射出去。

    若是正常修者,此时肯定都会选择退去,然那披着黑袍的修者退反进,撤出左手剑,朝着薛鹏的腹部刺去。

    “是找死,还是有恃无恐?”

    薛鹏眼眸一凝,金光爆发,金光夹杂着暗器,金色与黑色的洪流瞬间击中黑袍修者的胸口,其胸口明显凹陷了进去,受了重伤,而薛鹏也挨了一记重剑,直接被刺飞了出去,险些掉入水面。

    薛鹏重新站了起来,看了看腹部,金光淡去了大半,体内也受了轻微的伤势,薛鹏再度调转灵力,弥补了缺失,随后看向了对面的黑袍修者,眉头高高皱起。

    这种以重伤换他轻伤怎么想都不划算,可眼前这人偏偏就做了,可眼前黑袍人接下来的动作,却让薛鹏更加看不明白了。

    便见披着黑袍的修者就好像没有受伤一般,挥舞着双剑再度冲了上来,仍是那种以重伤换轻伤的打法。

    薛鹏以再次轻伤的代价重伤了黑袍修者,但黑袍修者仍好像没事人一般再度薛鹏这一次没有与黑袍修者直接硬碰,而是选择游走,同时开启窥天眼查看着黑袍修者。

    但见黑袍修者胸口、腹部已凹陷了进去,体内的经脉已破损了大半,这样下去,迟早就会死于非命,为了赢一场比赛,值得吗?

    薛鹏观察了好一会,忽然脸色一变,“不对,有古怪。”

    便见这黑袍人的身体上竟然绘刻着一道道符纹极为繁复复杂的符文。

    慢慢的薛鹏发现,每次黑袍人做出各种动作时,其身上的符纹便会开始闪烁。

    而且这些动作都是固定的,就好像是先前已预设好的一般。

    这一刻,薛鹏脑海瞬间浮现大修手札中提到的关于那剑走偏锋的一个仙宗,以及应对的方法。

    当下薛鹏全力催动起金光咒,激发了护体保甲,抗住了黑袍人的一击,随后双掌金光涌动,抓住了黑袍修者的黑袍,猛地一扯,露出了黑袍修者真是面容。

    便见这人肌肤微黄,胸口、腹部有着两处大凹陷,还流淌着黑色泛着腥臭的液体,那一张面孔毫无表情,双目也是没有半点神采,空洞无神。

    此时空剑门弟子忽然有人轻呼道,“你们看,那像不像尤刚尤师兄?”

    空剑门弟子闻声看去,再度惊呼道,“尤师兄,还真是尤师兄。”

    “尤师兄,这些天你去哪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擂台上啊!”

    岸边空剑门弟子大喊着,然尤刚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仍旧眼神空洞,挥舞着大剑,劈向薛鹏。

    薛鹏一抹乾坤袋,他用来做吃食的血浮现在了手中,紧接着薛鹏将这一盆血泼向了尤刚。

    在血液沾到尤刚身体的一刹那,尤刚身体顿时发出滋滋的声响,体表的符文开始迅速崩解,其身上的血肉开始融化腐烂,发出阵阵的恶臭。

    岸边空剑门弟子见状顿时大呼道,“你对我尤师兄做了什么?”

    数名空剑门弟子跳上擂台,抽出了长剑,恶狠狠看着薛鹏,考官呵斥道,“这里哪有你们说话份儿,还不退下。”

    “可是!”

    考官怒道,“还不退下。”

    数名空剑门弟子只得退下,考官则细细查看起了尤刚,此时早有一名中年修者跳了上来,看着尤刚缓缓道,“空剑门这名弟子,被做成了人傀。”

    “人傀,那是什么东西?”有人不禁问道。

    那中年人神色凝重道,“这人傀是以活人制成傀儡,制作过程与手段极其残忍,在人活着时,抽干其体内的血液,然后以特殊的液体注入其体内,在通过符阵等手段,可以对其进行操控,这么做的一点好处就是,能够保证其身前的大半的修为与灵术。”

    此时空剑门的紫髯老者也跳了上来,看着尤刚凄惨的模样,眼中杀机四起,最后咬牙切齿道,“血傀门,老夫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们。”

    当下紫髯老者将尤刚带走了,当下一场大排查又此处波及到了整个青城。

    不过那已是后话了,此时薛鹏算是胜了第三轮,过不多时,其余三个赛场比斗也进入了尾声,最后只剩下楚怀风、梅映雪、褚宝良与薛鹏四人。

    又一轮抽签结束,梅映雪对战楚怀风,薛鹏对战褚宝良。

    擂台上,褚宝良看着薛鹏冷笑道,“姓薛的,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去死吧你。”

    话音落,褚宝良张口一吐,那飞剑再度浮现在他眼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