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零一章 王庭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
    野狗来回晃着脑袋,尖锐的牙齿撕扯着赵氏腿上的肉,鲜血顿时从腿上流了下来,剧烈的疼痛让赵氏瞬间苏醒,发出一声微弱的呼唤声。

    此时幸得一羽士路过,察觉到这一幕。

    穿着青衣的羽士屈指一弹,一道流光正中野狗身体,野狗惨呼一声,踉跄跑开了,羽士走到赵氏面前,以灵力与其疏通了血脉,将赵氏救了过来,随后开口道,“老人家,你怎么一个人摔在这里,你的家人呢?”

    在羽士的灵力的滋润下,赵氏的脸色好看了许多,但腿上的伤口,却疼得她说话都十分艰难。

    赵氏看了一眼风光的老二家一眼,最后道,“我家在九品鲜,可否劳烦大人喊我儿子一声。”

    羽士闻言道,“何必如此麻烦,这样吧,您指路我背您回家。”

    赵氏闻言,心底一阵感动,眼角流下了泪水,“好人,好人呐,只是,老身身上都是脏水,怕脏了您。”

    羽士含笑道,“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又有什么脏不脏的。”说着羽士背起了赵氏,赵氏心中感激之情越加强烈,一边哭,一边连道,“好人,好人呐!”

    此时薛家一品鲜门口,薛父、薛母站了起来,满脸笑容要迎接钦差入内吃席。

    宣读完了圣旨,钦差脸上也不似方才那般的严肃,转而浮现笑意,拱了拱手笑道,“不急不急,还有事情没交代完。”

    薛父、薛母闻言又要跪下,钦差急忙道,“不必如此,不必如此。”

    薛父、薛母这才直起了身子,钦差笑了笑随即与孙县令道,“现在卫夫人、薛县男现在都有品级了。”

    “按照王庭的制度,薛家现在可封地五百亩,王庭不可收税,同时可养护卫十名,细农五十户,孙县令,这件事你可要好生着手去办啊。”

    孙县令连忙上前含笑道,“钦差大人放心,这件事,下官回县衙就去办,一定给卫夫人、薛县男批最好的五百亩良田。”

    一旁的百姓闻言眼中羡慕嫉妒色更浓了,不禁道。

    “赏赐了那么多还不算,竟然还赏赐了土地,土地是什么,那就是人的命根子啊,十亩良田就能养活一户人还绰绰有余,一赏赐还就是五百亩良田,五百亩良田,就光收租子这辈子吃喝都不愁了,薛家这回算是得到了王上的赏识,薛家将来必然成为一方豪门啊。”

    “薛家少爷,没有辱没了他的名字啊,大鹏,大鹏,扶摇直上九万里啊!”

    “是啊,薛少爷一入仙考,真好比蛟入大海,龙出升天,就是不知道那薛少爷究竟做了什么,如何做到的,竟然能让王庭如此大加赏赐。”

    钦差听了孙县令的话满意点点头,“如此甚好。”

    薛父、薛母听了是又惊又喜,他们出身农家,给再多再好的饰件用品都没有给良田来的好。

    只要有良田,那就有了保证,心里也就踏实了。

    薛母脸上满是笑意,连忙道,“钦差大人,孙县令,别再外面站着了,进里面坐。”

    “小武,把准备好的汤水、肉食都拿出来,招待县令大人还有钦差大人。”

    钦差还欲推辞,然大喜之下的薛父、薛母热情到了极点,岂能容他们离去,一旁的镇长也跟着陪笑道,“县令大人,钦差大人,薛家的汤水肉食可是名闻百里,多少人就算走上一天的路,也要来吃上一顿,临走还要打包。”

    “哦?竟有此事?”孙县令呵呵一笑道,“这么说来,那可真是不能不尝尝了。”

    钦差哭瞎不得,也就坐了下来,也让那些金甲卫都坐下了。

    金甲卫坐了下来,放下了头盔,开始低声交谈了起来,“都说这乡下人朴实,这回看来,可不是那么一回事。”

    “怎么说?”

    “兄弟你想啊,这小小镇子能有什么好吃的,说什么就算走上一天的路,也要来吃上一顿,临走还要打包,这不是瞎扯么?”

    “倒也未必,小镇里的人有什么见识,根本没吃过好吃的,若是让他们在王城转一圈,只怕就不会这么说了。”

    “说得倒也是,只希望不要太难吃就好了,一路的干粮我可是吃够了。”

    不多时,汤水与肉食都上来了,薛母特意多加了不少的料,汤熬得极浓,肉煮得极烂。

    汤还没上,那浓浓的鲜香就飘了出来,二十名金甲卫,与侍女都凑鼻子闻了起来,轻呼道,“好香啊,什么东西这么香?”

    转眼间,几名伙计便将汤水端了上来,一人一大碗汤,桌子上又放了一桶酥饼子,然后又端上了几个道拿手菜。

    大碗里,汤浓浓稠得像调了的蜜汁一样,里面滑嫩的蘑菇、鲜香的虾仁铺满了碗底,浓浓的鲜香直往鼻子里钻,金甲卫口中津液大生,不过他们却没敢动,只等钦差开始动筷子时,这帮金甲卫端起了大碗,先喝了一口,只觉入口滑嫩,浓郁的鲜香鲜得他们的舌头都有些酥软了。

    根本没来得及尝细细品尝,大嘴叉一张,一口汤咕噜噜就喝了进去,随后将碗递给伙计道,“伙计再来一碗。”

    紧接着另外一名金甲卫也喝完了,连忙道,“好喝,伙计,也给我来一碗。”

    “也给我再来一碗。”

    “也给我再来一碗。”一时间,二十名金甲卫都把汤喝得干干净净,一名金甲卫嫌伙计慢,直接将那重达几百斤的汤锅给扛了出来,大伙自个盛自个的。

    金甲卫一边喝着汤,抓起一张饼子塞进嘴里。

    这饼子是酥油饼,用的猪油和白糖烙的,吃在嘴里又脆又香又甜,虽然好吃,但多吃了会腻,不过却与这鲜汤确是绝配。

    金甲卫大口大口地嚼着,觉得噎了就喝一口汤,吃得满嘴、桌子上都是汤水与黄色的饼渣,口中含糊不清道,“真香,比王城的山珍海味都香。”

    “好吃,真好吃。”一个金甲卫抓起三张饼子满满的嘴里塞,一旁的队长骂道,“你是金甲卫,代表的是王庭的脸面,瞧瞧你那样子,哪里还有半点王庭的威仪,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他妈是土匪出身呢,王庭的脸面都被你们丢尽了。”

    那金甲卫含糊不清道,“你比俺也没好到哪去,刚才的鸡腿,一把就被你抓走了。”

    看到这些金甲卫的表现,钦差嘴角抽了抽,还王庭的金甲卫呢,哪还有半点王庭的威仪,钦差摇了摇头,随即道,“让卫夫人见笑了,这些金甲卫平时可是很挑的。”

    一旁的县令呵呵笑道,“还是卫夫人做的汤水好吃,钦差大人也尝尝。”

    钦差闻言呵呵笑道,“也好,我也尝尝。”

    说着钦差端起了碗,本想保持点王朝的风度,所以想只浅尝一口,只是一口,他的舌头就酥软了,太鲜味太美味了,比御膳都要好吃,当下钦差一抹胡子,一甩袖子,双手捧着碗,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