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我这就死给你看
    薛母正用袖口擦拭着眼角,此时听由提起了卖饼、做生意,薛母更是火上心头,“你还有脸提卖饼做生意的事,当年卖饼,面粉什么的都是我们家自己出的,你半个灵币都不出,我们每天卖的灵币,还要给你三成,就这样你还不满足,让老大媳妇跟着我卖饼子,结果他们卖不好,反而还来怪我们。”

    “还有后来铺子的事,那是我的阿呆凭本事考了第一,赚来的十年免费租用,可你硬说是家里的财产,要由你分配,这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最后还那逐出家门这种事威胁我们一家,逼我们每个月给你们十五块下品灵石,还签下了一个契约。”

    “这我也认了,可就在今年,你们又觉得十五块下品灵石给少了,竟然想出个那么鬼主意,让我们把以后的灵石一次付清,要几万灵石,我哪来的那么多灵石,最后店铺也被你们抢走了,逼得我们不得不分家。”

    “你说的对,我们能有今天,全是因为你,要是没有你的逼迫,我今天或许还在青牛村里过着每天在厨房操劳,还过着受你全家气的日子。”

    一旁的薛父闻言拽了拽薛母道,“孩他娘,好了,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还提这些干什么,丢不丢人?”

    薛母此时正是怒火上扬,压了多年的脾气都在这一刻爆了出来,哪里还听得进去这些话,猛地一甩手,看着薛父,指着赵氏怒道,“丢人的是她,是她又重提旧事,她都不怕丢人,我怕什么?”

    “这些年的委屈我受够了,今天我就把所有的事都抖搂出来,我也不怕笑话,谁想笑话就让他笑话去,反正今天我这话就撂在这里,想要我合家,门都没有。”

    赵氏被薛母一番话呛的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只羞得满脸羞愧,当下道,“好好好,你如此说我,我这张老脸也没地方放了,今天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我死给你看,我这就死给你看。”

    “是不是我死了你就满意了,我这就死给你看,死给你看,死给你看。”

    说着赵氏就要往薛家一品鲜的门柱子上撞,众人又是一阵拦护,最后在几名差役的拖拽下,终于是将赵氏给拖走了。

    一边被拖着,赵氏一边尚在哭着,“不活了,不活了啊.......。”

    赵氏被拖走,薛母又抽泣了两声,擦了擦眼角的泪花,随即强颜欢笑道,“让诸位见笑了。”

    一旁的孙县令心有感慨,叹了口气道,“见笑什么啊,夫人在这般艰难的环境中,犹能培养出薛魁首这般的少年英才,实在是令我等汗颜呐!”

    “若天下妇人皆如夫人这般,我王庭上下不知要出多少英才,当今王上果真是声明无双,千万里外便知夫人如此贤惠明理,特赐敕命夫人,我青山县父母官,却不知夫人贤明,实在是汗颜呐,实在是有负王恩呐,实在是有愧夫人呐!”

    “夫人,请受下官一拜。”说着孙县令竟然躬身,朝着薛母拜了下去。

    此时薛母被封为敕命夫人,虽无什么实权,但称谓上但却要比他这个县令大上半级,所以孙县令这一拜,无论从哪个方面都说得过去。

    孙县令在郡城、主城中算不得什么人物,但在青阳镇,甚至整个青山县那都是说一不二,在青山百姓、商人等人的眼中,称其为青山的土皇帝都丝毫不过分。

    而此时就是这个掌握这一县大权,掌握着几十万人命运的土皇帝,竟然给薛母这个一间店铺的小老板行礼了。

    孙县令这一拜,看得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这一幕,他们是怎么也想不到的。

    所有人的目光不断在弯腰的孙县令的身上与惊呆在原地薛母的身上来回的移动着,一时间所有人都窃窃私语了起来。

    “不得了,不得了啊,孙县令竟然给老二媳妇行礼了,还是这么一个大礼。”

    “诶,可不能在叫老二媳妇了,要改口了,要叫夫人,要叫卫夫人,人家可是王庭下圣旨册封的敕令夫人啊!”

    “我滴个乖乖,我可听说敕令夫人只有当官的,而且有了大的功绩,才会册封其父母,那薛鹏应该还在考居士吧,还没当官吧,王庭竟然下了圣旨册封,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啊?”

    “诶,看看人家的儿子,在看看自己家的儿子,根本就没法比啊。”

    “就是,生子当如薛少郎,娶妻当如卫夫人,薛老二真是祖坟冒青烟,竟然娶了这么好的媳妇,生了个这么好的儿子,真是羡煞旁人啊!”

    “诶,若是早知今日,当年我就该努力一把,也不会让薛老二把她抢走了。”

    “哦?听你这话,似乎还有内情啊。”

    “你们都不清楚,当年卫夫人可是镇上的一枝花,谁不想娶回家,我也曾经追求过,可不知怎滴,竟然让那薛老二给骗去了。”

    “若是知道有今天,我就是死缠烂打,拼了命也要跟薛老二争一争,若是抢回家,现在薛鹏不就是我儿子了,我现在也能被册封县男爵了,诶,悔不当初,悔不当初啊!”

    “行了你可,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样,就你这损色(sai),黄豆眼睛豆包鼻子大叉嘴,也敢提曾经追过卫夫人,你看看人家卫夫人,这般年纪犹似二八年华,倾国倾城,你也配?我呸!”

    围观的一众男性满眼都是羡慕嫉妒,为什么这么好的一个媳妇,自己就捞不着呢。

    众人又将目光投向薛父,但见薛父在那愣头愣脑,像个榆木疙瘩,一众人又是摇头叹气,若是薛父有才能一些,有威严一些,能干一些,或者精明一些,他们心里倒也会好受一些。

    可就是薛父这般怎么看都是没用的男人,跟他们一比都差得太远太远,他们的心里就越发的难以接受眼前这个事实,他薛老二凭什么运气就这么好,没天理,没天理啊。

    一众人痛心不已,长吁短叹不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