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一百九十二章 神秘的殿下
    那女将官说得客气,但是动作却丝毫不客气,手一挥,四名甲士走到薛鹏身旁,朗声道,“薛公子,请吧!”

    薛鹏看了看如狼似虎的甲士,心中暗道,“究竟是何人‘请’自己,弄这么大的阵势?”

    当下只能随着女将与一众甲士走了出去。

    大厅内的一众商人面面相觑,当下窃窃私语起来。

    “这些是什么人啊?”

    “不知道,看这装束也不像是青城的甲士。”

    “不用看了,那是王庭的金甲卫,这回好,连王庭都出手了,我们也不用抢了,散了,都散了吧。”

    养心居外,薛鹏上前一步,凑到女将官身旁,拱了拱手含笑低声道,“敢问这位将军大人,究竟是谁要见薛鹏啊!”

    女将仿佛没听见,什么话也没说,迈着大步,自顾向前走着,薛鹏碰了一鼻子灰,也没再问什么。

    一行人就这么招摇过市,那女将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大声喊着,“让开,都让开,耽误了金甲卫办事,你们可吃罪不起。”

    女将如此招摇,自然是得到了上头的指示,其目的就是警告某些人,实际上就是空剑门,在得到外法三篇前,这个薛鹏他们暂时动不得。

    走过主街,越过虹桥,最后到了天权区的乙木峰,城主府。

    城主府内栽满了绿竹,冰凉的青石板小路,弯弯曲曲通向幽静的竹林深处。

    走到尽头,是一座简单的竹木屋,竹屋附近跪坐着八名老者,三人闭目养神,五人正看着他。

    薛鹏扫了一眼几个老修者,这八个老人修为都是颇为不俗,他心中暗自留意着,同时将目光投向了眼前的竹木屋。

    竹木屋四周用幔帐遮挡着,微微风中,幔帐水波般起伏着,一阵清雅稀疏的琴声自幔帐中传来,帷幔中一道绰约人影,正在抚琴。

    这时女将上前一步,行礼道,“殿下,人已带到。”

    帷幔里琴声甫歇,一个女子的声音同时传来,“有劳将军了,先退下休息吧。”

    “是!”那女将躬身退去。

    “这声音......。”鹏立刻便辨别出来,此次‘请’他前来之人,应该就是当日青山县的那位大人物。

    薛鹏微微拱了拱手,行了一礼道,“见过殿下。”

    帷幔中女子微微含笑道,“青山一别,薛魁首尚籍籍无名,不想今日再见,薛魁首已是名动一方了,那养民强国的策论与外法三篇,更是已在整个青城流传,只怕用不了多久,薛魁首的名字便将响遍王庭。”

    薛鹏再度拱手道,“殿下谬赞了。”

    帷幔中女子继续道,“薛魁首不必谦虚,外法三篇,养民强国,乃是在稳固王庭之根基,若外法三篇果真能流入百姓家,我王庭壮大指日可待。”

    “外法三篇,国之利器,断不可落入只知逐利的商贾之手,避免流传外邦,是以本殿以为,这外法三篇当由王庭通过修仙院逐步散入到我王庭百姓家,薛魁首以为如何?”

    薛鹏看了看周围的甲士,以及那八名修为深厚的老者,知道外法三篇,自己留不住了,被人逼着拿出,还不如主动献上,多争取一点好处,“殿下说得极是,这外法三篇,当由王庭、殿下掌管,薛鹏这便交给殿下。”

    说话间,薛鹏急忙将外法三篇拿了出来,最后放在那侍女的盘子上。

    侍女转身将盘子端给了那八名老修者,八名老修者拿过薛鹏的外法三篇阅读之后开始以各自的方法测试了起来。

    如此过了差不多一天一夜的功夫,八名老者测试完毕,然后开始激烈地争吵了起来。

    这一吵就是两天,两天后,似乎有了结果,最后八名老者同时起身,对这帷幔中女子躬身道,“殿下,我等已确认过,外法三篇,可养民强国,不过若想此法遍布王庭上下,至少要五十年。”

    帷幔中女子闻言挥了挥手,“这件事,你们立刻着手去做,尽量缩短这个时间。”

    八名老者闻言同声道,“是。”说完,八人坐回了原位,薛鹏看着外法三篇被人收入怀中,欲言又止。

    帷幔中女子含笑道,“薛魁首,可有话要说?”

    薛鹏想了想,最后咬了咬牙道,“那个......呵呵,这外法三篇是小人辛辛苦苦,历经十数年,呕心沥血......。”

    帷幔中女子听薛鹏把话说完,这才道,“薛魁首自然是劳苦功高,王庭自然是不会亏待薛魁首,这样吧,本殿做主,赏赐薛魁首下品灵石五十万,增灵丹、转元丹等丹药各五瓶,灵器三件,宝衣一件。”

    随着女子的声音落下,帷幔中一侍女端着一个盘子了过来,上面放着一个乾坤袋。

    薛鹏闻言心底可没有半点喜悦,“这些赏赐听起来挺丰厚的,可跟外法三篇带来的巨大利益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只是他小胳膊拧不过王庭这擎天柱啊,他是不收也得收了。”

    当下薛鹏只得接过了乾坤袋,拱手道,“多谢殿下赏赐。”

    帷幔中女子见薛鹏接下了赏赐,点了点头,缓缓道,“薛魁首莫要觉得委屈,除了这些,本殿已准备奏请王庭对薛魁首一家进行赏赐。”

    “听闻薛魁首出身寒门,当年修仙艰难,幸得令堂典卖嫁妆全力支持,薛魁首方能修仙。”

    “我王庭才能得到薛魁首这般少年才俊,令堂功不可没。”

    “本殿听闻薛魁首乃是孝子,本殿便擅自做主,上书王上,为令堂等求封赏。”

    “薛魁首于王庭之功极大,本殿建议,册封令堂为敕命夫人,薛魁首,你尚未做官,令堂却先册封敕命夫人,这可是极大的荣誉啊!”

    薛鹏闻言再度脸上一片激动色,“多谢殿下,薛鹏感激不尽。”

    他口中这么说着,心里却想,“就知道给这些没用的,也没有点实际好处。”

    帷幔中,女子继续道,“薛魁首免礼,除令堂得赏赐外,令尊等皆有封赏。”

    薛鹏闻言又道,“多谢殿下。”

    帷幔中女子缓缓道,“薛魁首不用再多礼了,若说谢,还是本殿要谢谢你呢。”

    “青城是本殿下辖的主城,能够出你这般的少年英才,王庭上,本殿也是面上有光啊。”

    薛鹏闻言继续拍马屁道,“能为王庭,能为殿下出力,是薛鹏的荣幸。”

    帷幔中女子点头道,“本殿期待薛魁首在乡试中再放光彩。”

    薛鹏恭声道,“薛鹏必不负殿下期望。”

    帷幔中女子笑了笑,当下拿起毛笔,饱蘸墨水,开始书写了起来,片刻后书写完毕,盖上了印章,帷幔中女子道,“立刻将奏折发往王城。”

    侍女持着奏章连忙退了下去,帷幔中女子继续道,“长则十天半月,短则三五天,圣旨便会到薛魁首家乡。”

    薛鹏再谢道,“多谢殿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