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一百八十章 寒门无出路?
    这一声断喝响起,众人皆寻声望去,人群向两边散开,一女子在数十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随后跳上了论道台。

    众人看去,便见这女子看去二十上下,着一身的皂青的长衫,一头的长随意的垂下,在微风中飘舞着。

    清秀的脸颊也不施半点胭脂水粉,不见半点小女子的娇羞态,一双眼眸熠熠生辉,目光凝实而坚定。

    “这人是谁啊?”

    “她你都不知道,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那个朱紫朱疯子应该听说过吧?”

    “难道她就是那个朱紫?”

    “就是她。”

    “嘶,真没想到,我以为那朱紫是个饱经沧桑的老者,却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真是巾帼豪杰啊。”

    朱紫上了论道台与薛鹏拱了拱手道,“薛鹏道友大名如雷贯耳,妹这里有理了。”

    薛鹏闻言一愣,他可没想到,朱紫竟然认得自己,当下笑笑道,“道友客气了,当日道友在闹市讲一毛不拔的理论,弟也在场,道友一番讲道,可谓独到深刻,那宋义竟可为之舍身忘死,令弟震撼莫名。”

    朱紫闻言眼中闪过一抹黯淡,随即又熠熠生辉道,“妹有个不情之请,还请道友帮忙。”

    “哦?”薛鹏心中好奇,自己有什么能帮她忙的?

    “道友,你先说说看。”

    朱紫微微含笑道,“妹三次下帖欲与褚兄论道,然褚兄三次以各种事由拒我,妹没有办法,只能趁着今日褚兄与薛兄论道之际,妹贸然上台,欲与褚兄一论高低。”

    “褚兄,今日你与一人论道是论,与两人论道也是论,不妨与妹论一场道。”

    薛鹏闻言嘴角一抽,“这个女人未免也太强势了吧。”

    褚宝良则微微皱眉,随即应道,“好,等我与薛鹏论道完毕,我们再论。”

    朱紫道,“不行,若你再借故离去,我那你可没有办法,今天,你需先与我论道。”

    说着朱紫歉意看了一眼薛鹏道,“道兄,实在对不起了,这次论道,对妹来说实在太过重要,您看,是否可以通融一下。”

    薛鹏闻言皱眉道,“这恐怕不妥吧!”

    朱紫似是早有打算,拿出了一个紫色的珠子。

    “此珠名为紫灵珠,乃是以五百年蚌精为主材料炼制而成,乃是一件伪灵宝,别有什么攻击防御的作用,但是可以增强灵术八成的威力,若是道友不嫌弃,这件伪灵宝便作妹的赔礼,请薛兄让妹先论道。”

    说着,朱紫将紫灵珠递给了薛鹏。

    一旁众人见状纷纷摇头,相互谈论,“褚宝良乃是地榜第一,想要挑战他是多么不容易,这薛鹏能挑战褚宝良,是多么难得机会,他又怎么会放弃这次机会,这个朱紫,太莽撞了。”

    “就是,就算那薛鹏注定会输,但能与褚宝良一较高下,他也算有了名号,如此难得证名的机会,换做谁都不会放弃的。”

    而那些来自青丘修者则细细看了看,薛鹏的眼睛,看到薛鹏直勾勾地盯着那伪灵宝,心头就是一跳,那种不好的预感,顿时浮现心头,心里暗暗祈祷着,“这里可是青城,是十三郡城的主城啊,大哥,大兄弟,拜托,你丢人,可千万别在主城丢啊!”

    褚宝良闻言却笑道,“朱道友,你未免把褚某看得太不值钱了吧,区区一件伪灵宝而已,换做是谁都不会答应的。”

    然一旁的薛鹏一句话,顿时让所有人瞪大了眼睛,论道台上下鸦雀无声。

    只见薛鹏很是自然的接过了那伪灵宝紫灵珠,检查了一番后,放入了乾坤袋中。

    他心中想,反正先论是论,后论也是论,后论能得一伪灵宝,何乐而不为,随后笑笑道,“好说好说,那个道友你先跟褚兄论道就好了。”

    随即薛鹏又与褚宝良笑道,“褚兄,弟在一旁先等着。”

    说完,薛鹏直接跳下了论道台,引得台下诸人顿时骚动了起来。

    “不是吧,这个薛鹏真的答应了,难道他就不怕褚宝良一气之下不与他论道,平白错过这次扬名的机会?”

    “果然跟传说中的一样,贪财,极其贪财,我还真没见过这么贪财之人,若是褚宝良一怒之下离开,这么好的机会可就没了。”

    “这已经不止是贪财了,眼界实在是太狭隘了,寒门出身的人,也就这个样子了。”

    “什么寒门就是这个样子,这个薛鹏根本就不算是我们寒门中人。”

    “我们寒门现在已有了公认的领袖,那就是朱紫。”

    “此次朱紫与褚宝良论道,才算是我寒门与你仙贵的论道之比。”

    “朱紫一毛不拔的大公之说深得我等之心,我等寒门修者,都会投票给朱紫。”

    下方众人乱成一锅粥,台上褚宝良脸色阴沉,这个姓薛的王八蛋,竟然因为一件伪灵宝,竟然就直接跳下论道台,如此无视于他,实在是太不将他放在眼中了。

    一旁朱紫得愿以偿,面含笑意道,“褚道友,请。”

    他本不愿与朱紫论道,虽然他知道自己一定会赢,但朱紫肯定也会因此而声名大噪,那所谓一毛不拔的学说,定会再度发酵扩散,这对他们仙贵来说是极为不利的。

    但眼下他若是再拒绝,众人只会说他畏惧,这个污名,他背不起。

    “都是那个该死的薛鹏!”

    暗骂了一声,褚宝良开始收敛心神,开始全身心应对朱紫。

    一边是寒门的杰出代表,一毛不拔天下大公的理论深入人心;一边是青城仙贵,丹道强国之论,其核心是集中资源,炼制丹药,用丹资源丹药堆出修为高强的宗门弟子,已增强顶尖战力。

    朱紫则言,天下普通人人数是宗门弟子的千万倍,与其花费海量的资源培养高阶修士,不如散灵石与天下,安四海之心,同时也能全面提高国里。

    论道越来越激烈,朱紫的言论也逐渐将褚宝良的丹道强国论给压了下去,一时间,所有人都以为朱紫要夺走褚宝良的第一。

    一个时辰后,辩论结束,最后到了投票的时间,然最后的结果,却令人大跌眼镜。

    只听那住持论道的修者缓缓道,“此次论道,褚宝良得七百一十五票,杨紫得票二百八十五票。”

    杨紫看了,眼中尽是失望色,转身离去。

    褚宝良论道台上表现明明不如样子,却以巨大的优势获胜,顿时引起台下众人不满,“不公,不公,凭什么他褚宝良能赢?”

    “就是,难道就因为他是空剑门的得意弟子,难道就是因为他的丹道强国论有利于仙贵?我们不服。”

    说着一些人指着再做的人道,“还有你们,为什么不投给杨紫?”

    有人叹息道,“诶,道藏中已言,人之道是损不足以奉有余,早就他们会拍空剑门的马屁,非是一毛不拔败给了丹道强国论,而是朱紫败给了空剑门,只怕换谁上去都一样,论道台的第一人的位置不会更易的。”

    “肃静!”那住持论道的修者轻咳一声道,“投票的结果,是在场一千人做出的选择,代表的是多数人的意愿。”

    “现在第二场论道开始,请青丘薛鹏上场。”

    那修者刚说完,台下众人道,“还比什么比,连朱紫都输了,那个姓薛的还能赢么?”

    “就是,朱紫还有寒门修者支撑,这姓薛的连寒门都不愿支撑他,上去只是丢人现眼。”

    薛鹏没有退怯,而是在众人的谩骂、质疑的声音中,再度走上了论道台,这一场我必须胜,为进军王庭铺好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