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一百七十九章 蹬台
    次日。

    随着第一道曙光划破夜空,黎明降临。

    云顶山巅,青城千万百姓打开了门户,风风火火冲向了玉衡泽水峰的青城学宫。

    他们昨天没抢到论道台中心的位置,今天怎么说也得在外围抢个位置。

    论道台位于青城学宫之南,竹林旁,一广场中。

    广场足有数百丈方圆,可以坐近千人,周围用竹子编制的围栏围住,些许竹竿上还冒出了新芽,显得生机勃勃。

    广场里地面都是用一尺见方的汉白玉铺成,在青城,这汉白玉虽非什么名贵宝玉,但一块也要近百的灵石,如此巨大的广场耗费的汉白玉,少说几万块,换成灵石近百万余,只为铺个地面,如此手笔,也唯有青城学宫这般的大学宫才拿得出。

    这汉白玉广场上此时早已坐满了人,能够坐在内圈的大多都是有一些名气得到了请柬的,在观看论道的同时,他们也要给出投票,票数高的人,便是论道大会的胜出者。

    这些人身份五花八门,有出身寒门的修者,他们主要是为了听他人的策论,以增长见闻,瞧准时机,自己也弄个道法理念出来,届时可一鸣惊人,找到进入主城、王庭的路子。

    商人重利,凡是有利可图的地方,自然少不了他们的影子。

    这论道台可是最好的投资场所,而他们投资的便是那些暂时不得意却有一腔抱负与真才实学的修者。

    只要抓住一次机会,他们就能把之前的投入十倍百倍的捞回来,这比冒风险走私灵器的利益大得太多了,当然凡事都有风险,能不能赚到灵石,还要看你能不能洞明局势,是否深谙人心人性,找到那个怀才不遇之人。

    在论道台里,寒门、商贾这两种人占据了最大的份额,剩下的小部分人中,还有一些宗门的执事长老,他们可能来自王庭的各个地方,来这里的目的是想看看是否有什么好苗子能够吸纳入宗门,一个宗门想要长盛不衰,就需要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的注入。

    不过这些宗门的执事长老,并不是什么时候都会在,天才,还没有背景的天才,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找到的。

    但今天这些宗门的长老、执事无一例外,都赶来了,因为今天有人挑战策论第一人褚宝良,他们对挑战褚宝良的那个薛鹏十分感兴趣,也都不禁纷纷看向了广场中心那个高台

    这高台,便是享誉青城以及王庭的论道台。

    这论道台修建的极为华丽,长近五丈,宽四丈,高两丈有余,通体是用一两千块下品灵石的紫晶搭建而成,上面绘刻着一道道的符纹,形成的符阵可以很好的将台上论者的声音放大,传播出去。

    在论道台左边的设有一座,一名修者正襟危坐,这是记录官,在论道台上的每一次论道的内容,记录官都会记录下来,整理成册,以传布于四方,好的策论,更是会流传后世。

    当朝的相国,年轻时便曾在论道台,阐述过一篇策论,直至今日,仍被奉为经典,这论道台自修建以来,不知为青城留下了多少宝贵的理念,为迷途中的修者指明方向。

    随着太阳缓缓升起,不多时已到了辰时三刻,随着鼓声响起,一名中年修者走了上来,对着台下众人拱了拱手笑道,“然诸位久等了,现在辰时三刻将至,今天论道大会即将开始,先请我们这第一场论道两位修者青丘薛鹏与青城空剑门褚宝良上台。”

    随着声音落下,两道人影缓步走上了高台。

    褚宝良抢先一步,迈上了论道台,身上穿着紫金琉衫,带着紫金冠,腰间配着名剑‘斩空’,嘴角微微翘起,一双眼眸扫视下方,顿时引得下方少女一阵的欢呼。

    “宝良,宝良,宝良。”

    “宝良,我爱你!”

    “宝良,说死那个姓薛的不要脸的家伙。”

    褚宝良听着下方的欢呼声,嘴角笑意浓,心地自是十分得意。

    褚宝良回头,瞥了一眼薛鹏,他都不知道那姓薛的是该说他有勇气好,还是说他无知好,竟挑战他,真是找死。

    今天薛鹏仍是一身素白的衣衫,简单干净,一张俊秀的面孔带着一丝笑意道,“褚兄,当日弟下手实在没个轻重,您可前往别忘心里去。”

    “不过这也不能怪弟啊,是兄你说弟连你灵衣的护罩都破不开,结果,将您打下了虹桥,褚兄你看着事闹得......褚兄,下次可不能再说大话了。”

    褚宝良瞧着薛鹏,冷冷笑道,“小子,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薛鹏眼中寒芒一闪,口中呵呵笑道,“好,我等着。”

    说罢,两人都不再言语。

    广场中,一众人都在低声交谈着,“你们说,这次论道谁能赢?”

    “那还用说吗,肯定是褚宝良啊,这储宝良自一年前以一篇丹道强国策论击败了当时的论道第一人,就一直占据着第一的宝座,从来没败过,一个区区青丘的寒门修者,名不见经传,靠着坑蒙拐骗夺得了青丘的魁首,这样的人,如何能赢得了褚宝良?”

    “说得也是,这策论可是堂堂正正之学问,鸡鸣狗盗之辈的偷鸡摸狗的论调,岂能等得了这大雅之堂。”

    “就是,也不知道那储宝良是怎么想的,拒绝了朱紫一毛不拔的挑战,竟然接受了一个鸡鸣狗盗,无耻下流之辈的挑战,这事,我是实在想不通。”

    “别说是你,只怕这里多数人都无法想通,两人根本不在一个层次,根本没有什么好比的么嘛?”

    “若是依我说,还不如让褚宝良与那朱紫一论高下。”

    “就是,那薛鹏算是个什么东西,青丘真的是没落了,竟然让这样的人占据了魁首之名,诶。”

    “就是,依我看,青城下十三郡,只有十二郡就足够了,反正青丘郡也培养不出什么人才来,干脆那青丘郡降为青丘县得了。”

    “呵呵,道兄说得即是,看来这青丘算是凋零了。”

    论道台中,也有不少修者也是出自青丘,听了这话,连辩驳的底气都没有,只能羞愧的低下了头。

    人家说得没错啊,你再反驳,也不过是强词夺理罢了。

    “这个该死的薛鹏,在青丘丢脸就算了,你跑到青城,闷不吭声的不好么,偏偏还要参加论道大会,真是丢死人了。”

    当下就有让你喊道,“薛鹏,别在上面丢脸了,快点下去。”

    “就是,下去,快下去,别再丢我们青丘的脸了。”

    褚宝良闻言,脸上笑意更浓,薛鹏听在耳中,心地却是古井无波。

    住持的修者看了看日头,上前一步道,“现在酉时三刻已到,请两方开始论道。”

    然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却忽然响起,“且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