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一百七十五 二叔
    不远处,薛鹏已经动用了雷法,目的就是为了一举贯穿黑衣人的心脏,将之抹杀。

    雷法已破了黑衣人的外衣,其贴身内甲上的符纹快速崩解,化作点点银光,只要再有一息的时间,便可洞穿。

    然就在这危及的关头,马幽莲的那一声二叔顿让薛鹏撤销了杀死对方的念头。

    此刻他全力一击,雷力已如开弓之箭,没有回头的可能,没有办法其他办法,他只能强行改变雷力走势,化手刀为掌击。

    如此雷力不再凝聚一点,其贯穿性、杀伤力大减,但这一掌,仍旧是结结实实拍在黑衣人的心口,砰的一声将黑衣人拍飞了出去。

    啊!

    半空中,黑衣人发出一声惨叫,随后狠狠撞在了一株大树上,大树一阵剧烈摇晃,片片树叶落了下来,黑衣人也跟着掉了下来,砸在了地面上。

    黑衣人周身闪烁着银色的雷弧,身体轻微抽搐着,一头长发已被烧得一片焦糊,一双眼眸有些惊恐地看着薛鹏。

    若非他侄女喊了一声,此时自己怕是连心脏都要被洞穿了,此刻虽无性命之忧,但却重伤在身。

    薛鹏也并不好受,之前已被冰块击伤,又强行逆转雷力,伤了脏腑,体内已有了瘀血,这淤血若是不及时排除,会导致伤势越发严重。

    当下盘膝做好,运转灵力,过了好一会,薛鹏猛地张口,哇地吐出了体内已有些泛黑的淤血。

    马幽莲见状神色有些焦急,连忙上前,关切道,“薛鹏,你怎么样?没事吧?”

    淤血吐出,薛鹏感觉舒服多了,身上的伤势也没有什么大碍了,修养几天就好了,当下摇了摇头,微微含笑道,“我没事,那个黑衣人,是你二叔?”

    马幽莲一脸的尴尬,缓缓点了点头,道“我二叔,马井田,刚才,多谢你手下留情。”

    说着马幽莲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了一颗白润的丹药,“这个是疗伤丹药,你吃下去,有助于恢复。”

    薛鹏微微含笑,一口吞了下去。

    丹药一下肚,薛鹏便觉一股温凉自腹部化开,然后涌遍全身,一时间,他都不觉得怎么疼了,薛鹏不由得道,“幽莲,你这丹药很珍贵吧,我才刚吃下去,就感觉好多了。”

    不远处此刻正趴在地上黑衣人见了痛心疾首,若非他此刻身体仍麻痹着,非要大骂出来,“那可是生死人肉白骨的上等涅灵丹,一颗就能救人一命,岂是珍贵能形容的?”

    “侄女啊侄女,大哥就给了你两颗,你就这么送人了,败家败家啊!”

    黑衣人方才挨了一记雷掌,五脏六腑被震得几乎都要挪了位,此刻稍一动气,那渗入体内的雷力便一阵乱窜,体内刺痛得厉害,他都怀疑自己的里面的肉是不是都被烤熟了。

    黑衣人一张脸扭曲着,心中大骂不已,“他奶奶个熊啊,金光咒就不说了,竟然连雷法都修成了,这个小王八蛋,真他么够妖孽啊!”

    “本想教训一下这个胆敢勾搭他侄女的臭小子,却没想,自己这个十八年前就考中居士的老一辈居士,竟然被一个刚考中羽士的小王八蛋给打伤了,这要是传出去,自己这张老脸就不用要了。”

    “不行,自己一定要挺住,绝对不能让这两个小娃娃看出自己受了重伤。”

    当下黑衣人咬着牙,缓缓站了起来,随后还故作轻松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只是他每拍一下,身体就一阵刺痛,可为了面子,他还是又多轻轻拍了一下。

    看到黑衣人站了起来,马幽莲有些气愤道,“二叔,你这是干什么,大晚上的还偷袭我们?”

    “二叔,你都四十好几的人了,怎么还一点都不稳重,像个孩子一样?”

    马井田看着自家的侄女只顾关心那个臭小子,又给涅灵丹有是温声细语,可对自己这个受了这么重的叔叔伤,非但没有涅灵丹,更是半点关心的话,还这么责备他。

    “女生外向,真是女生外向啊!”一时间,马井田觉得心里十分受伤,看向马幽莲的目光有了几分幽怨。

    “二叔,你说要是薛鹏没收住手,真的把你.......你让侄女.......”

    马幽莲见胖二叔神色已够凄惨了,不忍心再多加责备,当下叹了口气,从玉瓶中到处最后一颗涅灵丹道,“二叔,把这个吃下去吧!”

    马井田看着那鸽子蛋大小,润白如温玉的涅灵丹,只是闻着那丹药散出的香气,他都觉得五脏六腑不那么疼了。

    他知道,只要有这可涅灵丹,他这个伤势,可以很快就恢复。

    可他也知道,大哥给自己这个宝贝侄女只有两颗涅灵丹,一颗被那个该死的小子捡了便宜,另外一颗,自己怎么能要。

    不过马井田心中确是十分激动,这傻丫头能把涅灵丹给自己,说明对自己这个二叔还是有感情的,小时候自己算是没抱她,没白让她当马骑。

    当下马井田将丹药推了回去,缓缓开口,刚要说话,却有一股黑烟从他口中飘出,还带着一阵焦糊的肉香。

    原来是他所料没错,雷力伤了他的脏腑,不知烧焦了哪个部位。

    马井田口中一边吐着黑烟,一边道,“臭小子虽然学会了雷法,但修为差得太远,二叔我十八年前就已是居士了,若是二叔平时肯努力一下,那早就跟你爹爹我大哥一样成为修士了,区区毛头小子还能伤了二叔,简直是笑话。”

    但马幽莲看得却是一阵心惊胆战,嘴里都往出冒黑烟了,只怕受伤不轻吧,马幽莲不禁再度问道,“二叔,你,嘴都吐黑烟了,真的没事么?”

    马井田闻言低头看了看,吐出一口气,果然又黑烟,凑鼻子一闻,还有股子烧鸡毛的焦糊味,马井田心中大骂,“你奶奶个熊啊,还真特么烧焦了,小王八蛋,老子将来有你好看的!”

    马井田心中大骂着,口中却呵呵笑道,“没得事,今天烟袋锅子抽多了。”

    随便瞎扯了一句,马井田板着脸,随后用眼睛瞥着薛鹏道,“臭小子,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对我这侄女还可以,刚才我两番试探,你虽实力不济,但却都护在了我侄女身前,冲这一点,今天我就放你一马。”

    马幽莲闻言脸一红,有些嗔怒道,“什么叫对我还可以,二叔,你到底是干嘛来了嘛?”

    马井田闻言欲言又止,马幽莲再三催促,马井田方才道,“侄女啊,你可别说是二叔说的,二叔来就是想告诉你,让你有个准备,你爹准备把你嫁到青城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