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恶气尽出(上)
    下方众人小声交谈着,是不是看向王氏两眼,有些时候,与王氏目光相对,顿时又收回目光。

    王氏暗喜,看来自己的魅力,比当年还足啊,这些人这不都偷着看她呢么。

    王氏瞥了那几人一眼,心里则轻哼,“就你们这些歪瓜裂枣,老娘可看不上你们。”

    “看来自己或许可以考虑一下修士。”

    王氏心里正想着,薛丙文已走上前去,含笑道,“今天,大嫂可真是盛装出席啊,这件衣服着实不错,肯定价值不少灵石吧。”

    老大媳妇嘴角微微翘起道,“也没多少,不到一百块。”

    来之前,老大媳妇便与几个妇人通了气,一定要好好显摆显摆。

    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过得比老二家的好。

    几个妇人最善此道,当下附和道。

    “不到一百块,那怎么的也要十块吧!”

    “王姐这件衣服的款式还真是不错,料子也不错,看看上面的大红,寓意着大红大紫,姐姐今年是要发达啊!”

    “就是,再看看上面的黄线”

    “是金线。”一个妇人纠正道,“这件衣服贵就贵在这金线上,要不也不值这么多灵石。”

    “是了是了,是金线,妹妹见识少,连金线都分不出,还好姐姐及时提醒。”

    “这金色的丝线本就是象征着雍容华贵,此时姐姐穿在身上,姐姐的那种雍容的气质一下子就显露出来。”

    “要我说,姐姐当初嫁给那个姓薛的,就糟蹋了姐姐。”

    “诶,你这话怎么说呢,什么叫糟蹋了姐姐,应该说是埋没了姐姐,姐姐这样的姿容,这样的气质,就算嫁给一名居士,那都是绰绰有余。”

    “就是就是,依我看,姐姐有王侯后宫之姿。”

    几个妇人越说越离谱,老大媳妇听在耳中,却极为舒心。

    老大媳妇正襟危坐,面色不变,颇有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气度。

    享受着这一番赞美的同时,她同时也暗暗为自己不值,自己这般姿容,竟然嫁给薛老大那个窝囊废。

    然满屋客人闻言是却是面面相觑。

    那就王氏那副尊容,一张脸好像大饼撒上了满满的一下芝麻,放了两个绿豆当眼睛,按了个豆包当鼻子,一张大嘴都要扯到耳后根了。

    就这副尊容,别说是居士,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想娶的都没几个。

    一个老羽士轻咳一声,低低道,“这是王氏是薛家请来的戏子么?”

    “恕弟眼拙,咱也看不出这是什么戏码啊?”

    “李兄,你看出来么?”

    一旁李大老板笑道,“这人生便戏,而且有时候比戏还精彩,呵呵。”

    “老哥哥,只管看就是。”

    老羽士捋了捋须髯,没多说什么。

    一个妙才很喜欢薛家的汤,刚要了一碗汤,刚入口,便听到那些妇人之言,满嘴的汤顿时喷了出来。

    “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

    那妙才连忙道歉,一脸想笑又不敢笑,生怕失了礼节。

    王氏皱了皱眉,也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但至于哪里不对劲,她却不知。

    薛丙文看着王氏也赞叹道,“果然是一件好衣服。”

    薛丙文正说着,里屋、铜镜前,薛母在老三媳妇帮忙下,已将那件流彩丝花云锦裳穿在了身上。

    薛母有些难为情道,“我这么大岁数了,再穿这样的艳丽的衣服不合适吧!”

    老三媳妇轻轻地梳着薛母的长发,缓缓道,“弟妹看,非常合适。”

    “二嫂,您这几年,是越来越漂亮了。”

    “人都是越来越丑,哪有越老越漂亮的。”

    好听的话谁都爱听,薛母也不例外。

    口中这般说着,心里却仿佛淌了蜜。

    都说儿子多半与母亲长得像,薛鹏长得英俊,薛母当居首功。

    想当年,薛母不禁性格泼辣,那在十里八乡也时有名的美人。

    不过女人生完两个孩子后,加上连年的操劳在薛家生闷气,容颜快速衰老,早已不复当年容光。

    但这些年,离了家,气也顺了,又有仙道菜肴的滋润,灵气不断洗伐身体,滋养阴阳,瘦身排毒,容颜亮丽。

    如今的薛母比八年前更显的年轻,甚至比年轻的时候更要漂亮。

    一些外来的客人,时常会将薛母认作薛小颖的姐姐。

    为此,薛母还高兴了好长一段的时间。

    打扮过后,老三媳妇便带着薛母走了出去,来到了铺子席里。

    薛丙文一直注意着,见门帘撩起,知道二嫂走了过来。

    当下便道,“薛公子能够修仙,那都是靠我二嫂当年变卖嫁妆,摆摊卖饼,供养的。”

    “就是,若是没有我这二儿媳,就没有阿呆的连中两元。”

    首座上薛老爷子笑呵呵地说着,“对了,我那二儿媳呢?怎么还没出来。”

    薛老爷子身旁,薛父一边看向后门,一边笑道,“孩他娘被弟媳拉进去说要梳洗一下,一会就。”

    薛父说道这,声音忽然戛然而止,目光顿时呆滞了,双眸直勾勾地看着后门的方向。

    便见此时后门的门帘已经被挑起,脸上带着几分羞涩的薛母盛装款步而出。

    身上穿的是那件灵衣,流彩丝花云锦裳。

    流彩丝花云锦裳以大红色打底,艳丽的红色映衬得薛母的脸庞更加的白皙。

    披肩、袖以青、白蚕丝绣着一道道符纹,符纹连成一片,微微闪动着银光,映衬着薛母一张俏脸,微微吊起的眉梢,竟有一股清冷绝尘之感。

    锦裳边缘处则以金蚕丝镶边。

    让那清冷中,又多了一丝华贵。

    此时薛母,无论是气质、容颜、衣着,哪里像是一个普通小店铺的老板娘。

    一时间,薛父都看呆了。

    不禁薛父呆了,一旁的诸人也是瞪大了眼睛。

    真是人要衣妆,换了一件衣裳,简单画了一个妆容,不知羡煞多少丽人。

    见薛母走出来,薛丙文轻咳一声道,“好了,开席。”

    薛丙文话音一落,伙计们忙活了起来,一道道佳肴端上来,不一会,小小的店铺里香气四溢。

    众人吃着佳肴,喝着汤,口中赞叹,“薛老二可真是好福气,娶了这么个好媳妇,长得如此漂亮,又这么有本事。”

    “是啊,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众人赞叹着,一旁的老大媳妇听了却冷哼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衣服花哨了些么,一看就是便宜货?”

    一旁也有妇人迎合道,“就是,花里胡哨的,只怕也就只值几个灵石吧。”

    众人正吃着,交谈着,忽听这话音,顿时止住了声音同时投来了目光。

    薛母脸上仍旧带着淡淡的笑容,心里却生了几分怒意,不管怎么样,这都是她的阿呆给她买的,就算只值几个灵币,那也是阿呆给她的,何时轮到别人说三道四了。

    薛丙文嘴角微微勾起,“正怕你不说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