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一百六十章 众叛亲离(下)
    “什么破玩意!”赵氏看都不看,一甩手,啪一声,将文书打落。

    薛老爷子则弯下腰,缓缓捡了起来,吹了吹文书上沾染的尘土,随后规规矩矩地将文书放在桌子上缓缓道,“这是当年的婚约文书。”

    “婚约文书?你拿这个破东西来做什么?”

    “我赵翠花这辈子做得最错的事,就是当初听了你的花言巧语,嫁给了你这么个窝囊废。”

    “还在这杵着干什么,给我滚出去。”

    赵氏积威良久,薛老爷子那是打心里的害怕,当下有些颤颤巍巍道,“我,我今天来,就是要当着老哥哥的面,把这婚约也解除了。”

    说完,薛老爷子又拿出一纸文书与红泥道,“这是和离文书,我已经签好字了,你只要在签个字,摁个手印,我们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赵氏看着桌子上的婚约与和离文书,忽然冷笑连连。

    猛地将拐棍往地面一杵,身形猛地站了起来,口中一声厉喝,“好,姓薛的,今天我赵翠花便与你恩断义绝。”

    说着赵氏走上前去,抓起当年的婚约文书扯得粉碎,找来笔墨纸砚,写上了自己的名字,摁上了手印,一把扔在薛老爷的脸上。

    赵氏瞪着薛老爷子,恨恨道,“姓薛的,告诉你,今天不是你提出的和离,是我,是我赵翠花跟你提出的和离。”

    “你要是敢在外面乱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好好好,你提的,你提的。”

    薛老爷拾起和离文书,然后与李德福笑笑道,“李老哥,一会咱们老二家见,到时候跟老哥哥你好好喝上几杯。”

    “对了,听说镇长也要来道喜,老哥哥你要是有什么事,正好趁这个机会说说。”

    李德福闻言略微吃惊道,“镇长也要去,没想到薛魁首如此有出息,连镇长都要亲自来祝贺。”

    “那是,也不是看看是谁的孙子,也不”薛老爷子还想再夸几句,耳旁却传来赵氏愤怒的嘶吼。

    “滚,再不滚我便将你打出去。”

    赵氏扬起了拐棍,一双眼睛浮现丝丝血线,瞪着薛老爷子。

    薛老爷吓得连招呼都没与李德福打一声,慌忙逃了出去。

    薛老爷子走了,赵氏的拐杖方才缓缓放下,整个人的力气仿佛也被完全抽干了,跌坐在地上。

    “弟妹!”

    李德福惊呼一声,连忙山前搀扶。

    赵氏看着李德福有气无力地道,“李大哥,以后就不要再称呼弟妹了,就叫翠花吧。”

    李德福长叹一声,“诶,弟妹啊,想当年,你们一家都在村里的时候,你们家老二能干,带着老大、老四经常进山,时不时能打点野味回来,日子虽然清苦些,但还能供养一个修者,咱村里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们家呐!”

    “后来,老二家的又在镇里摆摊卖饼,这日子是越过越红火了,家里有出了两个修者,村里的人张口闭口都是你们老薛家,别提有多羡慕了,有多眼红了,他们都巴不得家里有个老二,有个老二媳妇呢。”

    “现如今,老二家的薛鹏,这次又考中了乡试第一,咱们村里也跟着沾光啊,村里人见到外面人,那都要提上一嘴,知道那个连中两元的薛鹏吗,那就是出自我们村的,这是多么有面子的事啊!”

    “村里外人尚且如此,翠花啊,本来你们都是一家人,本来跟着一起光彩,可眼下,翠花啊,你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

    “翠花啊,听老哥哥一句劝,做人啊,有时候不能太犟”

    未容李德福说完,赵氏勉强坐了起来,嘴角挤出一丝笑意,打断了李德福的话,“老哥哥,妹现在过得也不差。”

    “老哥哥,你还要去道喜,妹妹就不留你了。”

    李德福张了张嘴,满腔的心里话憋了回去,最后化作了一声长叹,“好吧,那你保重。”

    说完李德福转身与几名老者相互搀扶着向着薛家走去。

    “老李啊,我就说薛魁首着小子错不了,起个名字那都是大鹏,大鹏是什么,那可是天底下最大的大鸟,振翅一飞,扶摇直上就是十万八千里,我看再过几年,必能再中居士,将来极有可能成为一名修士啊。”

    “若是薛魁首成为修士,那我们青牛村可就要名扬王庭了。”

    “呵呵,老王,你什么时候说过这话,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那时不在场,记得个球。”

    几个老人的话,赵氏也都听在了耳中。

    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吗?

    不,自己没错。

    想到这儿,赵氏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站起来,可这腿却有些不听使唤。

    赵氏有气无力道,“老大家的,扶我一下。”

    一旁老大媳妇嘟囔了一句,“真是没用,不能自己站起来啊!”

    薛丙文闻言皱了皱,没说话,上前去搀扶赵氏。

    赵氏猛的一推薛丙文,“滚,我没有你这个儿子,不用你来扮好人,我自己能起来。”

    赵氏双手撑着地,喘了几口粗气,最后勉强站了起来。

    “走吧,去镇府,把分家的事情都办了。”

    赵氏倔强得住着拐棍往镇府去,老大媳妇这次没有跟着去,而是在家里嗑着瓜子。

    在镇府办完了分家事宜,赵氏颤颤悠悠一个人走了回去。

    薛丙文不放心,跟在后面,直到赵氏回到租住的地方,他这才走进了铺子,与老大媳妇笑道,“大嫂,你不去老二家吃席么?”

    老大媳妇冷笑一声,“我去?你当我傻啊?”

    薛丙文闻言摇头笑道,“大嫂自然是不傻,大嫂那可是顶天的聪明。”

    “可别人不知道啊。”

    “今天二嫂可是几乎把全镇有头有脸的人都请去吃席了,若是在这席间说上大嫂跟小涛几句坏话,到时候镇长等人对小涛的印象肯定就不佳了,这对小涛的前途”

    薛丙文刚说到这,老大媳妇一瞪眼怒道,“她敢。”

    薛丙文笑道,“这有什么不敢,大嫂你有不再,又没人反驳二嫂。”

    “诶,三弟言尽于此,大嫂,三弟告辞了。”

    老大媳妇看着薛丙文的背影,心地一阵犹豫,自己是去,还是不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