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会哭啊
    “让我给他们道歉,我呸,门都没有。”

    “老三一家天天在家吃白食,他要分家,正好,那就分好了。”

    “如果早就分家了,我们还能多省下一些灵石,这些灵石要是用在小涛的身上,也许小涛早就考中羽士了。”

    说着,老大媳妇看向薛丙文冷笑道,“不过这话说明白了,这可是老三你提出的分家,那这铺子跟你就没有半点关系了。”

    薛丙文心想,这个破铺子现在根本不赚钱,当下道,“好!”

    赵氏闻言大怒看向老大媳妇道,“老大家的,这个家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老大媳妇冷哼一声,“我又没说我做主,是他提出的,爱分不分,反正要灵石,以后我这一块都没有。”

    说完话,老大媳妇转身就走。

    看着老大媳妇的背影赵氏气得脸色一阵铁青,随后看着薛丙文,叹了口气,“这些时日店里生意不好,你大嫂脾气难免火爆些。”

    “老三,你别分家了。”

    “从小到大,四个儿子里面,娘最疼你了。”

    “小时候有什么好吃的,娘都给你留着,当年也是娘没有让老大、老二去修仙,而是让你去。”

    “听娘的话,别分家了。”

    薛丙文早已打定了主意,赵氏又岂能动其心。

    薛丙文道,“娘,分家是一定要分的,如果你愿意,您跟儿一起到二哥、二嫂家,儿相信,二哥、二嫂一定会善待您的,爹现在过得不是很好么?”

    赵氏闻言一颗心也一直往下沉。

    方才听闻薛丙文考中羽士时她有多高兴,现在见薛丙文要分家,还要去她仅剩的死对头老二媳妇家,她心中的疼痛数倍,十数倍地侵袭而来。

    赵氏紧紧地攥着薛丙文的手,眼泪更是不停地往下落,“老三娘对你不好么?老二家那里究竟有什么好?老四先去了,你爹那个老不死的也去,现在你也要去,你们一个个的,为什么都要在娘的心口捅刀子啊?”

    说道此处,赵氏已是声泪俱下,泪水在那张好似晒干的橘子皮的脸颊上流淌着。

    薛丙文缓缓推开了赵氏的手道,“娘,若是哪天你在大哥家过不下去,就去找儿。”

    “只要儿有一口吃的,就不会先饿着您。”

    “儿明天就找村长过来分家。”

    说着,薛丙文拉着放开了赵氏的手,拉着自己媳妇向外走去。

    赵氏看着薛丙文,这个自己最钟爱的儿子,竟然也投奔老二家的去了,一时间,赵氏心痛如绞,一股怒火凭空而生,直冲她的胸膛、头顶,眼白处更是浮现了丝丝血丝。

    赵氏看着薛丙文离开的背影嘶吼起来,“走,都走,我赵翠花就当从没生过你们这些不孝的儿子。”

    “我赵翠花这辈子,就只生过老大一人,我只有老大一个儿子。”

    “只有小涛一个孙子,小涛也去参加乡试了,小涛这么聪明,一定也能考中羽士。”

    “再过几年,小涛就能考中居士。”

    “我有小涛就够了,就够了,就够了!”

    “老二家的,我不会后悔的,后悔的一定是你,是你们,老二、老三、老四,你们一定都会后悔的。”

    赵氏不顾往来人的指指点点,撕心裂肺地吼叫着。

    薛丙文一步一步向前走着,虽然很慢,但却十分地坚定。

    过不多久,便来到了一品鲜。

    铺子里,薛薛父、薛母正在招呼着客人,看到薛丙文走了过来,薛父上前道,“三弟,今年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考得如何?”

    薛丙文含笑道,“多亏了少爷,这次三弟侥幸考中了羽士。”

    薛父闻言愣了一下,他是怎么也想到,三弟考了这么多年都没考中,这次大考竟然考中了。

    薛母在后面捅了薛父一下,笑笑道,“恭喜三弟考中羽士。”

    薛父也回过神来连连笑道,“恭喜三弟,恭喜三弟了。”

    道完喜,薛母向后瞧了瞧,这老三都回来了,她家的阿呆也该回来吧。

    薛丙文见状含笑道,“主母,不用看了,少爷没有回来。”

    “主母?少爷?”薛母听得一愣,这是叫谁呢?

    薛丙文连忙解释道,“二嫂主母,这次三弟能够考中羽士,多亏了薛鹏少爷,所以第已认薛鹏为少爷了,您跟二哥就是弟的主母跟家主。”

    薛母闻言眉头高高皱起,“胡闹,简直是胡闹,三弟,一定是那小王八蛋使坏了吧,你放心,等那小王八蛋回来,我一定好好教训教训他,连自己的叔叔都敢捉弄。”

    薛丙文闻言心中暗叫不好,若是让二嫂主母在少爷面前一说,自己那还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薛丙文又一番解释,说自己是完是自愿的云云,然后又说自己已经决定要跟老大、还有赵氏分家了。

    薛丙文含笑道,“二哥家主,二嫂主母,那边我是回不去了,您要是不收留我们一家,我们可就无处可去了。”

    说着薛丙文摸了摸自己的孩子,眼睛里竟然泛起了泪花,“我跟孩她娘倒是无所谓,只是可怜我这孩子,才多大,就要跟着我和孩他娘四处流浪了,呜呜呜!”

    薛丙文一边哭,一边用袖子摸着眼泪。

    一旁老三媳妇听薛丙文左一口二哥家主,右一口二嫂主母,这时竟然又抹起了眼泪,即便是出身青楼的她都觉得羞得慌,自己究竟嫁了个什么人呐?

    薛父、薛母闻声见状那叫一个不自在,薛父连忙道,“三弟,你别哭啊!”

    “家主、主母,以前是三弟不好!三弟知道,你们心里一定怪我这个当弟弟的。”

    “诶,三弟,都是一家人,我们不曾怪过你。”

    “家主,你说的是真的?”薛丙文眼眶泛红看着薛父。

    “真的。”薛父道。

    “那就好,那就好,家主,主母,三弟真的知错了。”

    这几声家主主母叫得薛父、薛母一阵的尴尬,薛父连忙又道,“三弟,可千万不要再叫我跟你嫂子家主、主母,这不是要羞煞我跟你嫂子么?”

    薛母也连忙道,“就是,还是叫二哥、二嫂吧,至于你到我们这来这件事,再另说。”

    薛父闻言,看了看孩子,动了恻隐之心,那孩子还小,怎么能四处流浪。

    薛父不禁将目光投向了薛母,拽了薛母衣角两下道,“孩他娘,还再说什么,孩子还小,要不,咱们就收下吧。”

    薛丙文闻言连忙道,“弟不会白吃白住,虽然别的不会,可这账算得还算清楚,若是二哥家主、二嫂主母同意让三弟留下,三弟愿意做个账房先生。”

    薛母心动了一下,现在生意红火了,账目也越来越繁杂,她跟孩他爹都不精通算账,老四一家也不行,老三如今是羽士了,算账应该没问题。

    而且传出去也好听,谁谁家铺子请了一个羽士打工,只是,雇佣一个羽士当账房,这该给多少灵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