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偷袭这种事薛某还是做不出的
    梅映雪身为落英宗少宗主,青丘郡守嫡长,青丘年轻一辈领军人物,无论是哪种身份,他都不可能就这么拿走薛鹏的金铃。

    只是他觉得,自己受伤了,对方也受伤,这也十分公平,没有恢复的必要。

    见梅映雪仍有些迟疑,薛鹏又道,“梅道友,应该不会是觉得薛某是那种会趁你恢复时突然下手的小人吧。”

    梅映雪闻言正色道,“自然不是。”

    薛鹏笑道,“不是就好,这么丢脸的事,薛某还是做不出来的。”

    “当然,为了各自都能安心恢复灵力,我们可以都设下禁制。”

    说着,薛鹏率先打了一个灵诀,随着四道灵力射入地面,以薛鹏为中心,四方升起了一道球状的黑色护罩,将薛鹏牢牢护在中心。

    一旁梅映雪见状,眼中光芒连闪,最后取出了灵宝一枝梅。

    随着一道灵力注入其中,灵宝一枝梅散出淡淡的粉色光芒,将他周身护得严严实实。

    两人各自开始恢复了起来。

    山河图外众人见状微微一愣,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薛鹏这个奸猾贪婪的家伙,竟然还有追求公平公正的一面。

    “什么追求公平公正,我看啊,八成是这薛鹏之前消耗太大,所以才想出这么个注意,要趁机恢复灵力,好再积聚力量施展雷法。”

    “嗯,有理,这个薛鹏虽然讨厌得很,但不得不说,他连败青丘顶尖的两大青年高手的雷法确实强劲,有此雷法在,这薛鹏与梅少宗到底谁能胜出还真的不好说。”

    “有什么不好说的,肯定是梅少宗胜啊。”

    “就算是梅少宗身受重伤,那个姓薛的实力在巅峰,也决不可能是梅少宗的对手,总之,青丘的魁首,绝对不是这个姓薛的。”

    “没错,这位道友说得即是,青丘的魁首绝不能是这姓薛的。”

    “大家想想看,若是让这姓薛的这种不要脸的家伙成为我青丘的魁首,到时候他的偷朱果、偷郡守酒水,用血污秽锁魂铃这些事迹一传扬出去,我们青丘的脸还不丢到姥姥家啊!”

    “别人还道我青丘穷得连魁首偷东西呢?”

    “这个脸,我们丢不起。”

    “就是,魁首一定不能是那姓薛的,梅少宗可一定要赢啊!”

    “那还用说,没少宗是不可能输的,这次青丘的魁首定然是梅少宗无疑了。”

    山河图外对于这最后一场比斗结果的态度几乎是一边倒,都认为是梅映雪必赢,薛鹏必输。

    李婉儿闻言不禁担忧道,“莲姐,你说小滑头能赢么?”

    此时马幽莲已离开了山河图,与李婉儿等人站在一起看着山河图,她冷哼一声道,“就他,只要不被梅映雪冻死就谢天谢地了,想赢,一点机会都没有。”

    马幽莲嘴上说得狠,但眼底却浮现了一抹担忧。

    梅映雪第一次出场时便力压姬无衣、萧瑟、她、薛鹏、姜玄五人。

    在那一刻,她就知道,梅映雪的修为高出他们太多太多。

    薛鹏根本不可能是梅映雪的对手。

    二虎眼中也露出担忧色,他深知师兄除了金光神咒、雷法,还有一些神奇道法,可师兄与那梅映雪修为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之前梅映雪与楚狂生的一战,他可是看在眼中的,梅映雪实在是太强了,一挥手,便是满天风雪寒冰,修为近乎开光居士的巅峰,根本不是姬无衣那近千冰鸟可比的。

    这一次,师兄怕是要输了。

    维持山河图运转的几名老人笑道,“你们说,两人谁是最后的胜者?”

    “呵呵,这还用说么,那薛鹏已伤了灵脉,一身修为也是靠着梅花酒支撑,岂会是开光后期梅映雪的敌手。”

    “如此看来,这一届的魁首当是梅映雪了?”

    “此次乡试大比,魁首之名,梅映雪当之无愧。”

    山河图前,灰衣老者闻言眼中倒是露出了一抹赞赏色,点头道,“此子虽然顽劣,但能想追求公平公正,其心,其性倒也还算不太坏!”

    “想来此时此刻,他已知自己必输无疑,只想与梅映雪大战一场,让自己扬一次名。”

    灰衣老者捋了捋须髯,心中对薛鹏赞赏有加,他可是清楚,着薛鹏可还没成年,但梅映雪多大了,早已成年,此番比斗,只要这臭小子不是输得太难看,薛鹏这个名字定然能在青丘传开。”

    “青丘数万修者考生也都将知道有这么一个名为薛鹏的未成年少年,在梅映雪手下坚持多少招方才败落,虽败犹荣。”

    灰衣老者正想着,忽然转头看向了群人外。

    便见人群忽然向两旁分开,一彪形女子与一文雅儒生走了过来。

    看见两人,灰衣老者连忙落到了地面,对着两人抱了抱拳道,“郡守、青冥道友,二位怎么也来到此处了?”

    梅上雪爽朗笑道,“此次大比,有一子几次出乎我与青冥所料,所以就走过来看看?”

    青冥子也含笑道,“那子确实不凡,竟然连那金光神咒都修成了,将来必定是一方栋梁。”

    灰衣老者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这两人是来招揽的?”

    灰衣老者眼珠一转急忙道,“确实如此,弟也有意好好教导教导这个臭小子。”

    青冥子闻言眼中光芒一闪,呵呵笑道,“看来,道兄是看中此子了。”

    灰衣老者笑呵呵道,“此子虽有些天赋,可却是远比不上映雪啊。”

    “在这青丘,映雪当是第一人,有了映雪,郡守与青冥道友眼里哪还能容得下他人?”

    梅上雪闻言已知灰衣老者心意,知道他是看上了这小子,怕她夫妻二人争夺,方才说什么眼里容不下他人。

    不过他们夫妻二人请人家来,就没准备跟人抢,当下梅上雪含笑道,“道兄,此子既修成了金光神咒、雷法,多半已有师承。”

    灰衣老者笑道,“不打紧不打紧,师父可以多收徒弟,徒弟怎么就不能多一个师父,郡守,您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梅上雪笑着摇了摇头,继而忽然笑道,“那这小子偷喝我一坛梅花酒,道兄觉得这件事该怎么算?”

    灰衣老者呵呵一笑,“再说,再说,这臭小子不是还没成我的徒弟吗?”

    这梅花酒这么大一口锅,他可不想胡乱背在身上,当下岔开了话题道,“郡守,你说这个臭小子能在映雪手下支撑多少招?”

    梅上雪闻言道,“至少,三十招。”

    “三十招?能支撑十招我就满足了。”

    说着灰衣老者再度看向山河图,便见此时,薛鹏的禁止忽然开了一个口子,薛鹏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

    接下来薛鹏的动作让人瞪直了眼睛,看得灰衣老者又羞又怒,一旁的梅上雪哈哈大笑,青冥子则摇头失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