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两相争艳
    郡守府,后宅内。

    一长得五大三粗的、膀阔腰圆,鼻大唇厚的女子正在专注地画一副雪夜梅花图。

    画卷上大雪纷飞,满地银白,魁梧女子右手撩起左袖,左手持着一杆笔,饱蘸朱砂,点在黑褐色的梅枝上。

    忽然,她专注的神情有了波动,下笔用力多了一毫,笔尖多往下压了半分,梅枝上多了一个大大的红点,看去分外惹眼。

    不过随即女子回过神来,继而运笔如飞,片刻间,一朵大大的红色梅花跃然纸上。

    看着这一大朵梅花,女子眉头微微皱起,若有所思。

    这时,一旁一极其俊秀的男子走过来,看着雪夜梅花图微微含笑道,“这一朵梅花开得分外争艳,盖过了其余诸花,上雪,似有所寓啊!”

    这膀大腰圆女生男相的不是别人,正是梅映雪的母亲,青丘郡守、落英宗宗主梅上雪,而一旁的极其俊秀的男子,则是梅映雪的丈夫青冥子。

    梅上雪闻言摇头道,“一时分神,笔误而成。”

    青冥子微微含笑,俊美的脸颊笑意柔和,缓缓握住了梅上雪的手。

    梅上雪微微侧头,看向自己的丈夫。

    青冥子微微含笑,抓着梅上雪的手,持着笔,再度蘸了蘸朱砂,在砚台上刮了刮,然后在那黑色的梅枝、那朵大梅花旁用力点了一下,随后寥寥几笔,又一朵梅花跃然纸上。

    青冥子随后含笑道,“一枝独放,不如两相争艳。”

    .......

    看虎狰爪下的金光,二虎哈哈大笑道,“师兄,是师兄,我就说师兄一身惊世的道术,怎么可能会死,师兄终于想通了,早就该拿出真本事了。”

    二虎的话音刚落,山河图中金光忽然敛收,所有金光不断地汇聚、凝练,最后成一米粒大小的暗金色光球。

    光球似乎十分沉重,上升的十分缓慢,但终于升到了虎狰的胸口。

    下一刻,暗金光球表面浮现了一道裂纹,一道金光从中透出。

    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刹那间,光球表面已尽是裂纹,金球轰然炸开。

    轰!

    一声巨响,虎狰那庞大的身体直接被炸飞了出去。

    巨大的身体倒飞百余丈远,随后狠狠砸在了地上,滚了十几滚,撞到数株大树最后轰地一声撞在山体上。

    些许山石滚落。

    此时再看虎狰模样已极为凄惨,被金光正面命中的胸口已凹陷了进去数尺有余,周围被烧得一片漆黑,还冒着黑烟,散发着一股焦糊的香味。

    虎狰看着远处弥漫的烟尘,巨大瞳孔中充满了恐惧。

    它四腿用力向后蹬了蹬,用力翻起身来,掉头就跑。

    这虎狰已被吓得慌不择路,撞到了几株大叔,然后被一块巨石绊倒,紧接着身子往前一滚,从这小山坡一路滚了下去。

    山河图外,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一个个惊得下巴都快落了地。

    “虎狰,可是有着大荒奇兽狰的血脉,足以比肩开光巅峰的修者的凶兽,竟然被击飞出了百丈开外,吓得落荒而逃,滚下山去。”

    一个懵懂小孩,不禁与旁边的妇人道,“娘亲,那虎狰看起来好可怜。”

    “虎狰可怜?”

    一名修者闻言嘴角抽了抽。

    虽说童言无忌,可他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虎狰可怜的。

    殊不知,大荒中,凶兽有多么凶残恐怖。

    妖兽来袭。

    凶兽直把人类当零嘴吃。

    多少修者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袍被凶兽一口咬掉了脑袋,项上喷起的鲜血如柱,而无能为力。

    多少百姓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被凶兽在嘴里咀嚼,听着亲人那撕心裂肺的嚎叫,痛苦的呻吟、绝望的眼神、恐怖的神情.......而陷入疯狂与绝望。

    妖兽,怎么能用可怜来形容。

    非是虎狰可怜,而是它面对的更加凶恶!

    山河图外,所有人都陷入深深的震撼当中。

    他们将目光投向金光炸开的地方,此时那里早已是一片狼藉。

    被那强横的气劲波及,幼小的树木尽皆折断,高大古木剧烈摇摆着,树叶凋零,只剩下光秃秃的主干些许枝丫。

    金光炸开的中央,方圆数十丈内,皆已被尘埃弥漫,什么都看不清。

    二虎、李婉儿、薛丙文、韩渥等等等等,所有人都在紧紧地盯着那烟尘。

    山河图内的剧烈灵力波动,再度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姬无衣看向金光爆炸的方向,神色凝重,身下的三尾赤蝎发出不安低沉的嘶吼声。

    姬无衣手中抚摸着三尾赤蝎的头部,些许的灵力注入其体内,三尾赤蝎方才安静了下来。

    萧瑟抚摸着玉笛,低声呢喃道,“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看来计划需要提前了。”

    说着,萧瑟吹响了笛声。

    远处,萧楚河停下了脚步,看向天空,神色复杂,“这就,要开始了么!”

    说完,他缓缓朝着金光爆炸中心走去。

    此时在金光爆炸中心不远处,马幽莲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境。

    在她身前,三道土黄御字符形成的屏障,现在只剩下了一道,而且已经处于半破碎的边缘,可见方才的冲击多么强烈。

    马幽莲神色凝重,若是被那金光正面击中.......

    马幽莲没有再想下去,而是微微眯起眼眸,紧紧地盯着烟尘。

    姜玄心有余悸地躲在一大印的后面。

    大印丈许大小,周身符纹闪烁着银色的光辉。

    这些银辉从符纹中溢出,飘向空中,形成一座小山的模样。

    这正是姜玄的护身灵宝,‘方山印’。

    姜玄瞥了瞥地面,这激发符纹重若千钧的‘方山印’竟然被生生冲击得退了三丈远,在地面留下一道深深的划痕。

    姜玄额头冷汗直流,若非有方山印在,这次他可就惨了。

    这攻击也太恐怖了点吧,姜玄小心翼翼,探出头,看向尘埃处。

    咔嚓!

    咔嚓!

    那是脚踩碎枯木枝的声音,马幽莲、姜玄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他们已经感受到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在靠近。

    烟尘中,一道人影缓缓浮现。

    这人,一步一步地走着,不急不缓。

    终于,这人走了出来。

    所有人顿时都瞪大了眼睛。

    便见这人,浑身上下沐浴着浓郁的金光,一头长发在金光中上下漂浮着,双目含光,神态肃穆、庄严,宛若仙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