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楚狂生
    姜姓少年道,“一宗指的便是落英仙宗,两院则是青丘修仙院与琴韵别院。”

    “落英宗宗主梅上雪便是这青丘的郡守,两院的院长则在兼任一郡要职,这三股力量把持着青丘郡的一郡资源,以这些资源培养的弟子,那实力还能差了?”

    “尤其是那落英仙宗的梅映雪,听说从小就泡在灵药罐子里,五岁开始修炼,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便找到了气感,不到半月觉醒了灵根,随后开始引气入体完成凝脉,谁也不知道他凝了多少条灵脉,有人说是八十一条,不过我推测应该更多。”

    “否则以她的天赋,不可能十二岁才打完根基,方才将全身经脉融为一炉,进入到练气境。”

    “如今又五年过去了,在落英宗的全力培养之下,谁也不知道她的修为到了什么程度,唯一知道的是,今年她出关了,院试中轻松拿下了魁首。”

    “不过据我推测,她早已经跨过练气,达到下一层的境界,开光境。”

    “一旦开光明悟,便可轻易观察到自己的缺陷与不足,从而更加完善自己,对战时,也能轻易看穿对方的修为弱点,青丘一郡之地青年一辈少有人能与之匹敌。”

    “还有青丘修仙院的姬无衣、琴韵别院的萧瑟,这两人修为就算不如梅映雪,只怕也相差不多。”

    “除了三人外,青丘各地也有不少的青年才俊,青丘刚更新青丘青年榜,位列第四的是韩渥,第五的是诸葛奇.......第九马幽莲、第十萧楚河,这些都是其中翘楚。”

    二虎闻言不禁嗔怒道,“什么狗屁的青年榜,我师兄院试第一,怎么没在榜单上,落在我师兄后面的反而上了榜单,这样的榜单,不看也罢。”

    姜姓少年没言语继续道,“这还只是青年的榜单,另外还有一个中年榜。”

    “中年榜?”阿呆脸上浮现淡淡笑意,这次乡试还真是有些卧虎藏龙的感觉啊。

    薛丙文闻言含笑道,“这个中年榜便由三叔来说吧,三叔更为了解。”

    “这中年榜共有三十人,位列第一的楚狂生今年四十五岁,连考十三年没中羽士,一怒之下闭关二十年,今年大考,方破关而出,看这架势,魁首极有可能落在楚狂生的头上。”

    “什么中年榜,分明是一群老不休自吹自擂榜,修真炼到靠的是天赋是机缘,你在苦修个几十年就能考中羽士、居士,那那些上了岁数的岂不都是羽士、居士了。”

    李婉儿嗤笑一声继续道,“我看啊,这次魁首定然是我莲姐姐的,莲姐姐的真正实力又岂是你们能知晓的。”

    薛丙文闻言把羽扇轻摇,缓缓叹息一声道,“少年人不知历朝历史典故尚可归咎于贪玩,然连王庭历代大事却都不了解就实在可悲可叹了。”

    “我且问你们,谁知王庭第二任相国是何人?”

    姜姓少年道,“王庭第二任相国复姓公叔,单名一个离字。”

    “没错,王庭第二任相国正是公叔离,当年相国公叔离也曾是连续十数年未中妙才,结果是愤而闭关,这一次闭关便是八十年。”

    “等到功成出关日,连中四元,后以一百零五岁的年纪接任王庭相国,辅佐王上几十年治理王庭,抵挡妖魔,为我王庭今日之安宁、四方之繁荣,垫下了坚实的基础。”

    薛丙文越说气息越足,越说声音越是洪亮,胸膛高高挺起,似乎他就是第二个公叔离。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老相国百岁之龄尚且是一介布衣,然从未放弃过仙考,一朝参透天地之造化,连中四元。”

    “而今仙道昌盛,我等年岁尚不足老相国之一半,虽时运不济,一时未能悟得大道,但谁又能说,我们一辈子就会一直默默无闻。”

    “既已有了第一个公叔离,怎知就不会出现第二个.......”

    薛丙文一番话说来铿锵有力,振聋发聩,听得一旁诸多修者不禁纷纷拍手叫好。

    众人中一名四十上下的修者听得眼中发亮,这几句话简直说道他的心坎里去了。

    中年修者走过来,递给薛丙文一辈酒水,一开口,其声雄浑激荡,如滔滔大江之水奔涌,震得人的耳轮隐隐作痛,只听中年修者道,“听兄一席话,胜悟十年道,兄之一席话,足抒我等修者苦闷之情,弟楚狂生,敢问兄高姓大名。”

    薛丙文一听竟然是中年榜单第一人,心中震动,难怪连这声音都如此雄浑,薛丙文不敢托大,连忙道,“弟不才,不敢妄称高姓,弟姓薛贱名丙文,字远山。”

    说着薛丙文又将诸人介绍了一番,“这位是吾侄,青山县院试的魁首薛鹏,这位是青丘十杰之一的马幽莲。”

    “原来是薛魁首,莲道友,楚某有礼了。”楚狂生微微含笑拱了拱手。

    马幽莲点了点头,算是回礼了。

    阿呆目光打量了一番楚狂生,但见楚狂生体内灵脉散发浓郁的青光,一身的灵力充沛凝练,比他要强上太多太多。

    阿呆再不敢小视着一郡之地的英才,当下含笑道,“楚道友大名如雷贯,今日一见,方知盛名之下无虚士。”

    楚狂生哈哈笑了笑,“薛魁首见笑了,有时间,再一起论道。”

    打过了招呼,楚狂生便不再与阿呆、马幽莲等人言语,老一辈修者与年轻一辈的修者很少会凑到一起,两方互相都没有什么共同话。

    楚狂生含笑与薛丙文道,“远山兄胸怀之宽广,志向之远大,弟心中敬佩,且与我等一同把酒言道,岂不痛快。”

    “楚兄既有请,弟敢不从命。”说着薛丙文与阿呆等人含笑道,“吾侄,尔等玩过后可自行离去,三叔要与诸位大才畅谈论道一番。”

    说完,薛丙文对楚狂生道,“楚兄,请。”

    楚狂生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远山兄,请。”

    看到薛丙文的身影,姜姓少年笑道,“这个楚狂生修了几十年,也好意思出来跟年轻人抢魁首,他也好意思。”

    马幽莲看着楚狂生的背影,眼中精光连闪,终于缓缓开口道,“此人修为深厚,不可等闲视之。”

    说着,她不禁将目光投向了阿呆。

    阿呆眼中光芒连闪,忽然发问道,“马大姐、姜兄,你们见多识广,可知如果想要立足朝堂,需要在仙考中取得什么样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