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一百一十章 四邻来贺
    翌日清晨。

    为了好好扬眉吐气一番,薛母可是做足了场面上的功夫。

    一大早晨便张罗了起来,请来场子吹吹打打,又舞起了狮子。

    薛父觉得有些不太合适,便提醒了一句,“孩他娘,阿呆只是考中了妙才,随便请几个熟人就行了,没有必要这么大张旗鼓的吧,现在弄得整个镇子上的人都知道了!”

    薛母闻言道,“我就是要办得红红火火,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我就是要让镇里的人都知道,让那些说什么薛郎才尽的人看看,我儿考中了妙才,而且还是妙才里面的第一名,我倒要看看他们还有什么话好说。”

    “尤其是老大家的,不就是看小涛考中了妙才么,你看平时把她给嘚瑟的,走路时,胸脯挺得老高,仰着脖,那后脑勺都要拖地了,那眼睛好像要长到天上去了,看人时从不用正眼看人,斜着眼看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家小涛考中的是羽士甚至居士呢。”

    “你说平日里她嘚瑟也就嘚瑟了,咱么也是眼不见心不烦,可现在她搬到镇里,还到处贬低阿呆,夸她家的小涛,这次我儿子算是给我好好长了一回脸,我不好好热闹一场怎么行。”

    说着,薛母与那忙活的人道,“大伙响点吹,热闹点吹,中午给你们加酱肉吃。”

    “好嘞,老板娘您就瞧好吧。”

    吹吹打打的声音又响又亮,隔着老远都能听见。

    九品鲜铺子里,镇长李德福坐在上首的位置,两旁是薛老四、老四媳妇、赵氏、薛老爷子、薛老大一家,还有村里的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

    “咳咳.......”李德福轻咳了两声,抬了抬稀松的眼皮,有些浑浊的目光看了看薛老四,最后移向了赵氏道,“都想好了。”

    赵氏脸色难看地点点头,薛老四也道,“李叔,就等着您签字做个见证。”

    说着,将分家的文书递给了李德福。

    李德福也没多说什么,当下便签了字,摁了手印。

    分家的事情处理完后,李德福拄着拐杖,缓缓站了起来。

    赵氏连忙道,“李哥,这次劳您跑了这么远的路,吃个饭再走吧。”

    李德福笑道,“不了,这次阿呆,不,可不能再称呼阿呆了,要改称薛魁首了。”

    “薛魁首不是院试又中了魁首吗,老二一家说请我去吃席,本来我也不想去,这一把老骨头了,牙齿都咬不动了,可老四生拉硬拽,说老二家的说了,非要我过去,我们几个老家伙也只能过去了,呵呵,老二家的还是那么热情啊。”

    “弟妹啊,恭喜了,老二家的调教出了个好儿子,薛魁首这次考中了魁首,那再中羽士也是早晚的事。”

    “这薛家要出了一个羽士,你薛家长脸,咱青牛村也跟着风光啊!”

    赵氏闻言心情中一阵复杂,想要陪笑,可挤了挤,那老鸡皮一样的脸颊,怎么也挤不出一丝笑容。

    一旁老大媳妇却冷哼一声道,“什么薛魁首,不还是妙才吗,不管第几,都是妙才,而且那阿呆今年才考中,我儿小涛几年前就考中了,这次又去郡里考乡试去了,等我家小涛考中乡试,我们家也热热闹闹地大办一回,到时候几位叔叔可一定要来啊。”

    赵氏闻言脸色方才好看一些道,“是啊,到时候几位大哥一定要来啊。”

    镇长笑了笑,“考中了一定来,弟妹,老二家的那边办得正热闹,一起过去吧。”

    赵氏皮笑肉不笑的道,“算了,还得留在这里打点生意。”

    李德福闻言看了看冷冷清清,没有半个客人的铺子微微摇头道,“弟妹啊,你还是那么倔。”

    “这铺子一个客人都没有,你打理什么生意?”

    赵氏闻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淡淡道,“现在时辰不早了,李哥还要赶着吃席,弟妹就不留您了。”

    李德福闻言只是叹了口气,没再多说什么,拄着拐杖,离开了九品鲜。

    几个老人扶着李德福,开始交谈了起来,“老李,薛魁首小时候我就说他行吧,起个名字那都是大鹏,什么是大鹏,那可是天底下最大的鸟,展翅一飞,那就是十万八千里,我看再过几年,必能再中羽士,就算是居士也是有希望啊。”

    “诶,老王,你什么时候说过这话,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那时不在场,记得个球。”

    几个老人相互搀扶着,向着老二家的铺子走去。

    老四一家则到镇府正式办好了手续,薛老四揣好户籍册,笑着与薛老爷子道,“爹,走,我带您去吃席。”

    薛老爷一听,黝黑干瘪的脸颊上露出了笑容。

    这些日子,他一个人在老宅,日子过清苦。

    饭也没人做,只能自己动手,几十年没做过饭,弄糊了几次后,勉强弄成了半生不熟的来吃,菜就不用说了,这些日子就没吃过什么菜。

    吃不好也就睡不踏实,总会想起老二一家在的时候多好啊,吃喝不愁,儿孙绕膝,日子火火热热。

    可现在,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只能逗逗村中的娃。

    但村里的大人见了,就把娃叫走,还说他身上有霉运,他薛家的祖宅不详。

    谁要是跟他接触,就会把霉运带回家。

    慢慢的,便是村中的娃见了他都躲得远远的。

    老宅中,就剩他一个人。

    幽深寂静的老宅里,他一个人听着窗外的雨声哗哗连成一片,雨停了,便听着房檐上的雨滴砸在窗台发出的清脆声响。

    滴答滴答滴答。

    一滴,两滴,他数着。

    雨声,是老宅里唯一的声音,也是他唯一的一点寄托。

    雨停了,他的寄托没了。

    看着眼前冷冷清清的大院,他似乎看到了阿呆驮着小颖,老二家的跟老大家的拌嘴。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一阵风声吹动了门板,将他的思绪拉回。

    眼前,只是一个空荡荡的老宅。

    而他,是老宅里唯一的人。

    一种深深的孤单与寂寞将他淹没,孤寂就好像一种慢性毒药,一点一点的地侵蚀着他的肉体,吞噬他的灵魂,消磨着他的意志。

    这种日子,他真的不想再过了。

    薛老爷子站起了身,与薛老四道,“好嘞,爹这就跟你去,好久没见老二一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