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一百零二章 院试开始
    随后那人将盒子上一拇指大小的东西取下交给阿呆道,“考完后,可拿此物来此处领取物品。”

    说完,那人继续喊道,“下一个。”

    存放了东西后,阿呆走进了走廊内的一片光幕中,检查后,这才被允许进入考场。

    阿呆问了一下站岗的兵士,找到了考场。

    考场是露天的,每个考生都用屏风单独隔离出来,一脸肃穆的考官来回巡逻,偶尔喊上一声,“不得喧哗”,气氛庄重而肃穆。

    阿呆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闭目养神,等待着考试开始。

    大约过去一柱香的时间,所有考生都到齐了,考官看了看时辰,开口道,“仙考开始,发卷。”

    沙沙沙.......

    士兵发着卷子,纸质的卷子发出轻微的声响。

    阿呆接过了卷子,扫了一眼,试卷上两个内容,说文解字与填空。

    说文解字前八个字十分简单,但后面两个字就见难度了。

    不过对于阿呆来说,也没有什么区别。

    阿呆挽了挽袖口,将墨研好,提起毛饱蘸墨水。

    撩起袖子,写上自己考号后,一笔一画开始答了起来。

    十个字写下来,没有半点停留,半盏茶后,书写完毕,阿呆则将目光看向填空。

    填空也是十道题,前五道给出前面一句,填写后面的句子,后五道则是给出后面的句子填写前几句。

    阿呆略作思忖,将十道题的答案都在心中想好后,提笔作答。

    第一道颇为简单,给出的是前两句: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阿呆在其后书写起来: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前五道颇为简单,后五道稍显难度,都是一些比较生僻的。

    第六道给出的后两句是,欣迷幻境之中,唯言实是。

    此句出自坐忘论收心第三:夫心者,一身之主,百神之帅。静则生慧,动则成昏。欣迷幻境之中,唯言实是。

    这一篇主要讲的是修心,答完第六题后,阿呆也快速将剩下最后四道答了出来。

    如此,第一场的两道题算是答完了。

    院试不比他年幼时进行的镇试,即便答完也不准随意出入,只有等三场考完才统一放出。

    阿呆闭目养神,过了大约一个时辰,兵士开始收卷,各处的修者考生开始吃着带着的干粮。

    阿呆凑了凑鼻子,虽不饿,但却有些馋了。

    他的乾坤袋里可有着不少的好吃的,可惜没拿进来,忍忍吧。

    不多时到了下午,兵士再度开始发试卷,第二场考试开始了。

    第二场考的是释义,共有三道题。

    第一题: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请对此句进行释义。

    此句出自逍遥游,作者说,天空的颜色苍苍,真的就是天空真正的颜色吗?只有你到了天的尽头,远得不能再远,你往下看,告诉我说天空真的是苍苍,那我就信了你。

    这句话并非表面看去那么简单,其中蕴含着深刻的批判性,但多数人看到的只是字面的意思,其深意主要还在字面之外的延伸之意。

    那就是,如果你所到达的不是人的至境,便请不要随便下结论。

    是在告诫人,要谨言慎行。

    当下阿呆将解释其字面意思与延伸意思,然后自己的观点写了出来,最后小小升华又延伸到了修真当中。

    所谓修真炼道,便是去伪存真,在这个过程中,要不断提醒自己,自己看到的是否便是真?

    写完第一题,阿呆又蘸了蘸墨,开始对下面两题进行作答。

    后面两个越发难了,不过对于阿呆来说却也算不得什么,大约半柱香的时间,三道题都解答完了。

    放下了笔,阿呆再度开始闭目养神,等待着明天的第三场,同时也是至关重要的一场。

    如果第三场没考过,那么就算前两场答的特别好,依旧不能拿到妙才的头衔。

    阿呆对这第三场也是有些期待了起来。

    大约一个时辰后,第二场也结束了,士兵开始收卷子,考生可以随意走动,吃点干粮,解解手。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月上枝梢,夜沉沉,考生便在考场里睡着了。

    次日清晨。

    东升太阳的光芒照射在考场中。

    卯时三刻,一名名士兵走了进来,叫醒了众人。

    一名名修者考生缓缓睁开了眼睛,清梦被扰,不由得发起了牢骚。

    见众人都醒了,一个文士打扮的考官拿出一卷名单念道,“地甲申,玄乙未.....”考官念了二十几个人的名字,然后收起了名单道,“你们跟我走。”

    这些人去了大约两个时辰后方归,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有士兵看着不让动。

    随后考官又带走了一批人,阿呆是第三批。

    等到阿呆去时已是未时了。

    那考官走在前面,头也不回与众人道,“一会进入考场不得喧哗,若是谁发出一丁点的声音,立刻取消资格。”

    众考生顿时都将嘴牢牢闭上,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阿呆心中也是好奇,这第三场怎的如此神秘?

    一行二十几人,走过了走廊,越过一处庭院,出了文理学院的大门。

    一出大门,两旁的士兵显得有些紧张了起来,紧紧盯着阿呆等二十多个修者考生。

    穿过了一条街,到了县府。

    县府内站着不少的兵士,一个个手持长枪,如临大敌一般。

    考官拿出了一个牌子,那守门的士兵看了方才放行,一众人入了县府后院。

    后院墙根附近有不少考生在那里盘坐着,不知在干什么,另有五名考生在一处假山前站着。

    考官将他们也带到五人的身后排着队。

    阿呆看了看假山,但见假山有一个石门,两旁有兵士守着。

    不多时,石门打开,漆黑的假山里面走出五名考生,脸色都有些苍白。

    考生走出来后,一名老者也负手慢慢走了出来,对这那五人喊道,“你们五个进来。”

    过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这五人也脸色苍白地出来了。

    老者一如之前,对这阿呆等五人喊道,“你们五个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