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一百零一章 入场
    阿呆闻言却道,“三叔,这恐怕.......晚了。”

    薛丙文一听心中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连忙道,“侄儿,什么叫晚了?刚才不是说得好好的么,这会怎么就晚了呢?”

    阿呆叹道,“三叔,阿呆也想给您,可您知道的,大修手札是大修以神念将自己的感悟存放在玉简当中的。”

    “一旦读取其中内容,大修的神念便会从玉简转到脑海之中。”

    “您要是再早来一会,早来那么一小会,阿呆都还没读取大修的手札。”

    “可就在刚才,阿呆闲着无事,一小心读取了大修的手札,大修的神念,都印在了阿呆的脑海里,现在就是阿呆想给您,都办不到了。”

    薛丙文闻言痛心疾首,将自己的大腿拍得啪啪直响,埋怨阿呆道,“阿呆啊阿呆,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

    “那可是大修的手札啊,读取大修的手札,那可是要沐浴焚香,可是要斋戒三日,可是要对天地拜三拜才能读取的,你怎么,你怎么能这么随便就读取了?”

    “你.......你.......哎......大修手札,我的大修手札啊.......”

    薛丙文在一旁顿足捶胸,心痛如绞,发出一声声长叹。

    一旁阿呆夹起一个花生米放入口中嘎嘣嘎嘣地嚼了起来,炒熟花生那种芳香缓缓在口中弥漫开来,十分美味。

    阿呆又夹了一片豆干放入口中,就着一口酒吃了下去。

    如果不是灌酒,花生米、豆腐干就酒,简直是人间美味。

    一旁薛丙文见自己痛心不已,阿呆却在那吃得痛快,哪里半点伤心样。

    薛丙文痛呼声忽然止住,看着阿呆道,“阿呆,你不是跟三叔撒谎了吧?”

    阿呆连忙停下筷子道,“三叔,要阿呆发誓吗?”

    薛丙文想了想,修者可不能发誓,如果阿呆发誓,那确实可以证明他确实没有撒谎。

    当下他刚要点头,阿呆忽然道,“对了三叔,县城里还有什么坏人需要阿呆吓唬么?”

    薛丙文闻言脸色一阵难看,随后干笑了两声道,“没,没有,县城里都是好人,那个,阿呆,发誓就不用了,三叔信你。”

    阿呆一笑,“来,三叔,喝酒,花生米、豆腐干就酒,真香啊。”

    这时阿呆才喝出了点滋味,忽然觉得,少喝一点倒也无妨。

    “香,香.......呵呵。”薛丙文一边吃着一边用眼睛看着阿呆,心里也清楚,大修手札弄不到了,看来自己鸿运当头,可能应在别处,能应在何处呢?

    两个各自吃着,也没唠什么家常,最后阿呆付了灵石,便各自回去歇息了。

    阿呆坐在床上,手一抹乾坤袋,大修手札落入他的手中。

    阿呆将一股灵力注入手札中,然后将玉简贴在额头,一股信息流入脑海。

    只听一道玄而又玄的声音响起,“余少年始修真,历八十载而成大修,不敢言教于后辈,却有几许心得且与有缘者道之。”

    “修真炼道,起初感应天地万物的呼吸,使自身‘呼吸’与之相契合,便可逐渐凝成灵脉,使灵脉凝成一个大循环,炼化天地之气可化气为液,此乃由引气入练气之道也,练气之后是开光,开光后可驭物。”

    “引气、练气、开光、驭物,这是修真的四大境界。”

    阿呆细细听着,时间缓缓流逝,转眼三天已过。

    第四日清晨,二虎敲响了阿呆的房门,阿呆方缓缓睁开了眼睛。

    此次体悟大修讲道,让他对未来有个了一个清醒的认识。

    在山中修行时,陆师从未跟他讲过这些,只是让他一直的感应万物,打根基,打根基,再打根基。

    在大修手札中,大修曾提到过几个遗憾,第一就是当初急功近利,未曾将根基打牢,以至于日后再难精进。

    阿呆也再一次从大修这里深切体悟道陆师的良苦用心。

    阿呆缓缓睁开眼,眼底有过一抹亮光闪过,温润若秋水,整个人的气质变得越发出尘。

    二虎微微一愣,随后眼中露出羡慕色,“恭喜师兄再进一步。”

    阿呆微微含道,“一点精益而已,修为还是引气巅峰,院试开始了么?”

    二虎点了点头,“今天便是正日,所以我才过来。”

    “嗯。”阿呆点了点头,然后开始收拾了起来。

    东西并不多,略做收拾,阿呆便与二虎一同前往考场。

    为了防止统一镇子的考生相互作弊抄袭,所以同一镇的考生都会被划分到不同的考场。

    阿呆在青山县城地字号考场考试,与二虎不在一个考场。

    考场在青山县城东边的文理修仙院内。

    此时在考场周围站着不少的兵士,手持长枪,目不斜视。

    文理修仙院外更是围满了人,有考生,更多的是考生的亲人。

    “四娃,记得进去好好考,争取给娘考个妙才回来。”

    “娘,我知道了,我一定好好考。”

    “二牛,这次考不好没关系,还有下次,进去放轻松。”

    “嗯,娘我会努力的。”

    “信南,加油你一定能考中妙才的。”

    “妙才?呵,我的目标是魁首,爹、娘你们就瞧好吧。”

    考场外一片的火热,家长们嘱咐着自家的孩子,考生拿着自己的考牌,迈向考场。

    考场附近,些许的小摊贩摆下了桌椅板凳,脸上带着笑容。

    此次仙考要进行数天的时间,一些家长更是会一直守在门口,这可是做生意的好时候。

    考场大门口,两名兵士翻着考生的包裹,看看有没有夹带之类的。

    这第一层只是走个过场,检查的并不是十分严格。

    不一会,便轮到了阿呆。

    阿呆的包裹也被仔细搜罗了一番后,便被带到了里面。

    仙道院里面有一处走廊,每个人必须过。

    走廊里画着各种奇异的符纹,符纹上流光闪烁,将整个走廊映得色彩斑斓。

    走廊前,一名文士打扮的修者正大声道,“所有的灵器、包括但不仅限符笔、储物袋、灵剑........等不得带入,可存放此处,考试完毕后可带出。”

    阿呆学着前面人的样子,也将自己的乾坤袋拿了出来,然后报了考号、身份等信息。

    那人登记好后,将阿呆的物品存放在一个盒子中,然后施了封印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