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九十八章 水斗(下)
    惊仙阁第五层,阿呆体内灵力在十几条经脉中流转,其运转的轨迹正是四季剑术中的最后一式万里冰封所需的经脉。

    体内灵力快速运转,指尖几片飘雪凝成,围绕着指尖快速转动,散出的寒气让阿呆指尖周围浮现了淡淡的寒雾。

    随着阿呆手臂一挥,指尖指向地面。

    几片飘雪旋转着,带着一片寒雾击中了地面正流向马幽莲的水流。

    转眼间,飘雪击中水流,几乎同时,满地的水流瞬间化作寒冰。

    一阵阵刺骨冰冷的寒气不断散开,冰面上都凝成了一层寒雾。

    “嗯,不错不错。”大胡子将军大笑着说,用手捋了捋自己的大胡子。

    赵居士满意地点了点头,一县之地虽是不大,却也不能小瞧了啊!

    帷幔中女子嘴角微带笑意,“这几个孩子若是加以培养教化,将来未必不能成为一方栋梁。”

    “不想此行竟然还有这般意外的收获。”

    场中姜姓少年见阿呆一出手就从根上破了少女的符法道术,顿时哈哈大笑出声,“呆兄,好手段,看看这位小姐姐姐还怎么让水流。”

    阿呆呵呵一笑,“马大姐术法高深,在下只是取巧了。”

    说着阿呆体内灵力轨迹一变,那些散在四周,原本从阿呆体内散出的灵力,开始快速向着阿呆体内涌入。

    与之同时,地面那些被阿呆注入灵力的寒冰,也开始向着阿呆移动。

    “诶,呆兄,你这又是什么手段,竟然可以让冰移动?”姜姓少年啧啧称奇。

    西边的马幽莲却轻哼一声,脸色很是难看,其中原因,却并不仅仅是阿呆破了她的术法,更多的却是阿呆那一声马大姐,让她十分恼怒。

    马幽莲符笔一挥,那张‘裂’符射向地面,轰然炸开,顿时将寒冰炸做点点冰屑雪粉,满天飞舞。

    “妙妙妙.......”姜姓少年哈哈大笑了一声,手中印决一变,右手拇指压着食指,指尖青光流转,随后姜姓少年轻轻一弹,一道青光射入冰屑雪粉中。

    便见满天的冰屑雪粉开始围绕着青光汇聚,只是转眼间,已然凝成一条尺许大小的雪蛟龙。

    雪蛟龙驼头,鹿角,牛耳,蛇项,蜃腹,鲤鳞,鹰爪,身躯在雪沫寒雾中游走,看去竟好似真龙一般,不过那一双眼睛却是空洞的,表明这术法并不完整,但仅此手段,已是颇为惊人了。

    场中大胡子将军与赵居士瞳孔一缩,不禁想到了什么,同时看向了帷幔。

    帷幔中女子仍是正襟危坐,没有丝毫异样。

    姜姓少年以控制着薛蛟龙,吞食着满室的冰雪。

    马幽莲见状则又画出一道‘裂’符,符箓炸开后,那雪蛟龙化作雪粉,但转瞬间,又凝聚成形,反而更快吞吃冰雪,‘裂’符再无效果。

    姜姓少年哈哈笑道,“小姐姐,这次你的‘裂’符不好用了啊!”

    “看来,这第一名是我的了。”

    姜姓少年志得意满地大笑着,一旁萧楚河再次拨弄古琴。

    左手摁住琴头,右手猛地一扫白、青、黑、红、黄五弦,一阵沉闷的琴声骤然响起。

    与此同时,雪蛟龙身躯一颤,出现了裂纹,随后仿佛失去了控制,在空中摇摇摆摆起来。

    姜姓少年见了惊呼一声,“萧兄,你这是吃准了我啊!”

    说罢手忙脚乱地开始加大灵力输出,竭力维持雪蛟龙形态,而萧楚河一击占据上风,琴声愈转急,声声如雨落,阵阵如疾风。

    萧楚河与姜姓少年酣斗在了一起。

    另外一边,马幽莲一连画出三道符,这三道符统一模样,似是一个‘巽’字。

    三道‘巽’符摆成三角状,然后开始快速旋转了起来。

    转眼间,四周刮起了大风,吹着满室的雪粉冰屑飞向了三个巽字中心,只是片刻间,便有大半的冰雪吹到了马幽莲的身前。

    “真是好本事。”

    阿呆啧啧赞叹一声,紧跟着也改变了体内灵力运转的轨迹,手中持着之前用过的竹筷,一式春雨无声使了出来。

    一道剑芒射入地面,数十株绿竹疯长起来,冲击着巽字符阵。

    片刻间,两道术法瞬间撞击到了一起,巽字符阵一阵猛烈颤抖,绿竹则被风阵切成碎末。

    二者僵持了一阵后,绿竹开始占据上风。

    绿竹仍继续吸收着大地的养分快速生长着,巽字符阵则无有后力,终于被绿竹击破,符阵炸开,马幽莲身前的雪团则炸成漫天的飞雪。

    马幽莲见状紧咬牙关,恨恨看了一眼阿呆,喘息了几口气,平息了体内灵力后,再度画了起来。

    阿呆见马幽莲术法奇异诡谲,不敢有丝毫大意,心中一动,当下便用出了四季剑术第二式,烈日炎炎。

    阿呆一式用出,一股炽热洪流席卷漫天的雪粉。

    热浪之下,姜姓少年的雪蛟龙、满室的冰雪瞬间化作雨水坠落下来,流向马幽莲。

    此时马幽莲见状脸色浮现喜色,她怎么也没想到,这姓薛的竟出此昏招。

    吃了上一次的亏,马幽莲绝不会再允许阿呆将水变成冰,连忙又画了一道‘御’符,将地面罩住了。

    姜姓少年见了不禁摇头道,“呆兄,这一招失策失策啊,现在小姐姐又占了上风了?”

    阿呆闻言笑而不语,目光移向了还在生长的竹子。

    竹子不仅主杆生长,地下的竹根也快速生长着。

    一根根竹根破土而出,然后快速分支,吸收着地面的雪水。

    只是转眼间,地面的雪水便被竹子根系吸收得干干净净。

    “时辰到。”而就在此时,赵居士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斗法正酣,暂将时辰的事给忽略了,此时听闻赵居士的声音,不禁同时看向那柱香。

    便见香上星火已灭,香已成灰,一柱香的时辰已然到了。

    看着烧完的香,阿呆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

    姜姓少年见状抚掌笑道,“呆兄,我等都在全力斗法,你却还能分心将时辰算得刚刚好,厉害厉害。”

    “在古道上时我就是说你是个高人,你还不肯承认,今日露了相吧。”

    阿呆呵呵笑了笑道,“姜兄可莫要羞煞了阿呆,姜兄道术神奇,竟能凝成蛟龙,腾云驾雾,这等神奇的道术,阿呆平生仅见,呆也就只会这么一招平平无奇的栽竹子,别的什么都不会,与姜兄比,姜兄才是高人。”

    姜姓少年打趣道,“可惜啊可惜,我这般高明的术法,竟然败给了呆兄平平无奇的一招栽竹子,诶,丢人丢人啊!”

    一旁萧楚河也笑道,“恭喜薛兄,赢得大修的手札。”

    马幽莲咬了咬嘴唇,最后也心不甘情不愿地道了声恭喜。

    阿呆微微一笑,目光看向了帷帐。

    帷帐中女子挥了挥手,一名婢女手托玉盘,将一块紫色玉简呈送到阿呆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