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九十六章 我侄儿不是什么大度人
    看着高台上的四人,孙县令犯难了,“赵兄,这四人都是翘楚,入第五层却只能有三人,这该如何取舍?”

    秦姓男子怕薛鹏入第五层发达以后报复自己,连忙道,“四人中那姓薛的少年是取巧,其他三位天才可都是实打实的本事,不若让这三位未曾取巧的翘楚入第五层,大家说此种取舍如何?”

    秦姓男子这么一起哄,顿时有人应和道,“没错,那姓薛的少年有取巧之嫌,将他排除,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对啊,方才学正大人还让姓薛的小子再试一次,他却不肯,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心虚啊。”

    秦姓男子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台下基本是一边倒的趋势,看来姓薛的小子被赶下去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孙县令听着下方的议论,也微微点了点头道,“赵兄,下方学子们说的也不无道理,依弟之意,不若就让马幽莲、萧楚河,姜姓少年三人入第五层。”

    赵居士闻言却微微皱了皱眉,没有接孙县令的话,而是用一双眸子打量着阿呆。

    又思忖了片刻赵居士方才缓缓道,“孙兄,这四人皆是一时俊杰,若有一人埋没都是我等失职。”

    “依弟的意思,我们也不要墨守成规,便将这四人都送上第五层也就是了。”

    “这.......”孙县令一阵迟疑,随后笑道,“赵兄是学正,主管仙考,这选拔人才的方面,赵兄做主便是了。”

    赵居士呵呵笑道,“孙兄,这举荐贤才的政绩,弟可不敢胡乱去抢。”

    “此次能得四个俊杰,孙兄可是功不可没啊。”

    孙县令闻言呵呵笑道,“一起,咱们便一起将四人送上第五层。”

    说完便与四人道,“尔等四人,随我们上第五层吧。”

    孙县令与赵居士同时起身,转身登上楼梯,向着四五层走去,姜姓少年、萧楚河、马幽莲跟在其后。

    阿呆与三叔薛丙文打了声招呼,然后看了一眼秦姓男子,这才上楼去了。

    被阿呆看了一眼,秦姓男子一颗心顿时坠入谷底。

    “那眼神,是要报复自己吧,完了,彻底完了,这小子上了五楼,日后只怕是要平步青云了,而自己却将他得罪得死死的,怎么办?怎么办?”

    秦姓男子脑海念头不断闪过,却无一法可行,被他尽皆抛弃。

    秦姓目光来回闪烁着,慌忙间瞥见了薛丙文。

    秦姓男子心中一动,连忙道,“薛兄,薛兄,这次你可要帮帮弟啊。”

    薛丙文如何不知秦姓男子心思,心中一动,这可是捞灵石的好机会。

    当下他脸上佯作惊讶状连忙道,“秦兄,你这是做什么,有话好好说。”

    秦姓男子哭丧着脸道,“适才弟对令侄有所怠慢,还请薛兄替弟说几句好话,希望令侄大人不计小人过,莫要与弟为难。”

    薛丙文闻言迟疑了一下,眉头高高皱起,手摸着下巴,一脸的为难道,“这,只怕有些不好办啊,我那侄儿可不是什么大度的人,从小心胸狭隘,睚眦必报。”

    “我记得小时候,有个小孩子就是瞪了一眼我这侄儿,结果我这侄儿考了魁首后将那小孩羞辱了一顿不说,还找了几个人,把那个小孩的胳膊都给打断了,骨头都从肉里面刺出来,流了一地的血,现在想来,我都觉得毛骨悚然,秦兄你说,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心肠怎么就如此的狠毒呢?”

    秦姓男子吓得脸上脸色都变了,连忙道,“秦兄,咱么兄弟多年,你可一定要帮帮弟,帮帮弟啊。”

    “这个么......”薛丙文眉头挑了挑,手指捻了捻,“虽说是不好办,但也并不是不能办。”

    秦姓男子也不傻,连忙取出二十块下品灵石道,“薛兄,弟这有二十块下品灵石,是给薛兄的辛苦费,还请你一定要收下。”

    薛丙文瞥了一眼,连忙往回推道,“诶呀呀,秦兄你这是干什么,这灵石我不能收,万万不能收的。”

    秦姓男子嘴角抽了抽,又拿出十块下品灵石道,“薛兄,这是弟的一点心意,请你一定要收下,你要是不收下,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薛兄你就收下吧。”

    秦姓男子顿时痛哭了起来,眼泪都流了出来。

    薛丙文见又加了十块下品灵石,这才慌忙道,“诶呀呀,秦兄,秦兄你这是做什么,弟答应了,弟答应了就是。”

    说着,薛丙文将三十块揣了起来,随后他故作沉吟片刻道,“我那侄儿心胸虽狭隘,但也最是贪婪,若是给足灵石,我再说通一番,他便不会计较的。”

    “啊?薛兄三十块下品灵石还不够啊?”秦姓男子苦着脸道。

    薛丙文闻言脸一板,“秦兄,你这话说得好像是我在勒索你的灵石似的,这灵石,你拿回去吧!”

    说着薛丙文将灵石往回一推,满脸的决然色。

    秦姓男子慌忙道,“薛兄,薛兄,误会了,误会了,弟不是这个意思。”

    薛丙文意味深长道,“秦兄,不是弟要你的灵石,这灵石是弟为你上下打点用的。”

    “想要哄好我这侄儿,就要哄好他的母亲,他的父亲,这点灵石是弟打点我那侄儿的父母用的,这是小钱。”

    “大头是给我这侄儿,我这侄儿满意了,他的父母再说两句话,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到时候我侄儿发达了,肯定就不会当众羞辱你,也不会找人将你的手脚都打断,让你三年起不来床。”

    “秦兄,你要明白,不是弟要灵石,弟拿之所以拿这灵石是给兄上下打点的,是给兄走动关系的,灵石都是给兄花的。”

    秦姓男子脸色比猪肝还难看,他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以前都是他想方设法坑这姓薛的灵石,这次他只能认坑了。

    秦姓男子哭丧着脸道,“薛兄,那你看,这次要多少灵石才够?”

    薛丙文摸了摸下巴,思忖一会道,“我记得,上一次我侄儿打断人家两条腿最后还要了两百块下品灵石。”

    “什么两百块下品灵石?薛兄,你还是让你侄儿打死我算了。”

    薛丙文眉头一挑道,“秦兄别急,听我把话说完,那一家花了两百块下品灵石是因为没有弟去走动,现在有弟帮你走动,一百块下品灵石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