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九十二章 以筷为题
    王成指了指阿呆,薛丙文以为事已成,笑道,“实在抱歉,身体有恙,不能多饮。”

    王成闻言忍不住了,当下道,“薛兄,方才你那侄儿将事实都已经说了。”

    薛丙文闻言叹了一声,“这件事,本不想说的,没想到这孩子嘴快倒说了出来,这一路遇到了几个毛贼,不过还好是有惊无险,只是这伤了腹部,让诸位挂怀了。”

    王成当即打断道,“薛兄,刚才令侄没有说你们一路经历什么,说的是,你告诉他县里都是‘坏人’,让他把你的那所谓的经历讲出来,吓唬‘坏人’。”

    薛丙文闻言一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不禁看向了阿呆,目带不善。

    阿呆站了起来,走到薛丙文身旁,拍了拍薛丙文的肩膀,低声道,“三叔,好的名声,骗是骗不来的。”

    “福祸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薛丙文闻言一愣,随后双眸紧紧盯着阿呆。

    但见阿呆面含笑意,双目明亮,哪里还有半点呆傻的样子。

    薛丙文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直到此刻他方才明悟,原来他这个侄儿是聪慧无比,只是一直装傻充呆,今天若非他主动暴露,此刻他还蒙在鼓里,被玩弄鼓掌之间。

    这个小子,当真是好深的心机啊。

    当下薛丙文想了想,眼珠一转道,“三叔知错了,三叔不该用此不正当的手段骗取名声。”

    随后薛丙文便与赵疏通等三人说明了事情缘由,并且悔悟了一番。

    赵疏通闻言诧异看了看薛丙文,道了一声,“善,薛兄能当众痛辟己过,大善。”

    于是,几人再度觥筹交错,阿呆也被薛丙文拉了过来,并且隆重介绍了一番,并且将当年成为魁首的事也说将说出来。

    还说阿呆同一位真正的仙人于山中修道八年,近月方才破关而出,参加仙考。

    赵疏通本就觉得阿呆气质不俗,此番闻言,心中自是信了七分,当下道,“道友山中修行八年,此番参加仙考,定然是想一鼓作气,拿下妙才,再拿羽士吧。”

    阿呆呵呵一笑,“能把这个准妙才的头衔去掉,阿呆就心满意足了。”

    几人说话间,四层楼忽然一阵骚乱,便见在阿呆等人对面,一个四十上下,两鬓微白,做文士打扮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中年人一出现,四下里响起悉悉索索的议论声。

    “没想到,真的是赵居士,听闻赵居士素来是刚正不阿,为人最是公正,推举人才,从来不看出身那个修仙世家或者大修道院,只看个人修为本事,有赵居士坐镇四层,是我等寒苦修者之福啊。”

    “若是郡里人人皆如赵居士这般清高廉洁,我等怎么可能还是个妙才。”

    赵居士身旁,一年过半百的男子呵呵一笑道,“赵兄清廉公正之名,连我这小小的青山县都人人耳闻啊,我们还要向赵兄学习啊。”

    赵居士目若朗星,胸中自有一股正气,说起话来更是洪亮干脆,“孙兄你我相交多年,怎么对我也来这一套,只是这修仙院不能只注重道术,一个人的品性也是至关重要,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修者,要善养胸中浩然之正气。”

    整个四层大多修者都面色激动,他们觉得赵居士的话,就是对他们说的。

    一旁孙县令笑着说,“赵兄说得是,此番就有劳赵兄了。”

    赵居士闻言笑道,“孙兄想要将这案牍劳形之事都压在弟的肩上,这可不是做主之道啊。”

    孙县令呵呵笑道,“还不是赵兄你一上来就谈政事,你我多年未见,今日借着这个机会,你我也把酒论道。”

    赵居士哈哈笑道,“如此甚好。”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赵居士笑道,“你我太过尽兴,上面交代的事情,险些给忘了,孙兄,你来出题如何?”

    孙县令笑道,“赵兄乃是学正,出题正是赵兄的强项,赵兄让弟出题,这不是想瞧弟的笑话么?这题,还是赵兄来出。”

    赵居士闻言也不客气,他略微思忖想了想,觉得原来想的考题不太合适,一时间却没有什么好想法。

    当下自倒了一杯酒,却偏巧不巧碰掉了竹筷,他下意识伸手去拾竹筷,却见竹筷是新做的,其上犹带着绿色。

    赵居士心中一动,哈哈笑道,“有了,便以竹筷为题。”

    孙县令笑道,“赵兄,这以竹筷子为题,当做何解?”

    赵居士笑道,“竹,彰显气节,坚韧不拔,不惧苦寒,万古长青;身形挺直,宁折不弯;竹虽有节,却不止步。竹外直而中空,虚怀若谷;我等修者,当一如这竹。”

    “这考题便是,‘竹再生’,此竹筷生机将尽,但仍有一丝生机,谁能让竹筷长成成竹,便算合格,然后再以竹的大小品相论优越。”

    孙县令闻言笑道,“看来赵兄仍是偏爱竹,竹已成死物,赵兄却想让其再活生机。”

    这时,下方一少年忽然道,“只怕,居士想要复苏的不是区区一根竹。”

    赵居士闻言看了一眼那少年,孙县令一皱眉,“你是何人?居士说话,你也敢胡乱插嘴。”

    赵居士却笑道,“无妨无妨?”

    孙县令无奈道,“青山小县少年多鲁莽,不想竟敢口出狂言,冒犯了赵兄。”

    说着孙县令斥道,“还不快给赵居士赔礼,然后快快退下。”

    赵居士当下阻止道,“孙兄且慢,我倒是想听听他的后话。”

    孙县令呵呵一笑道,“既然赵兄发话,弟自当遵从,那少年,且上前说话。”

    少年上前一步,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道,“晚生斗胆,居士想要复苏的不是区区一根竹筷的生机,居士想要复苏的是这竹之气节。”

    赵居士深深看了一眼青年,这话其实还有后半句,这青年能说出上半句,下半句自然也是明了。

    不过既然这少年没说,他也不会挑明,只希望孙兄能够明白他这一片苦心。

    赵居士点了点头道,“那少年郎可愿上台与诸多才俊比试一番。”

    “正有此意。”少年身形一闪,飞向了中心的高台。

    阿呆身旁,那秦姓男子最看阿呆不喜,此时忽然笑道,“这位薛小兄弟可是跟随以为仙人在山中修行了八年,定然学得一身道术,此番当上台一展所长,方不负平生所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