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八十七章 你看那边云好多
    阿呆、二虎纵情高歌。

    这民间曲调谁人所做已不可考,但整个王庭内无论男女、无论老少都在传唱。

    劈妖斩魔,莫问幼老,这里面另有一段故事。

    当年王庭与妖魔一战,妖魔诡诈,避开王庭大军,突袭王城。

    眼看着妖魔大军即将攻入王城,王城周围乡野间,行将朽木的老者重披战甲,不尚未束发的孩童提起战刀,组成一支万人军,杀向了妖魔大军。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一万老幼,九成战死,终于等来了各路勤王大军,破妖魔于王城外。

    之后,不知哪位诗人,将这段故事编成一首曲调,传唱至今。

    每遇战事王庭征军时,这充斥着满满腔热血与淡淡凄凉的民间曲调,便四处响起,举国上下,同仇敌忾。

    此时两人唱起这曲调,胸中报国之意显露无疑。

    阿呆、二虎两人声音一个悠扬绵远余力十足,一个声若洪钟大吕震人而耳廓,两人唱来,竟有千百人合唱之雄壮。

    不远处四匹快马正飞驰向青山县,马背上是一个少年,两个中年男子,还有一个带着面纱的女子。

    忽闻这歌声,少年眼睛一亮,猛地一扯缰绳。

    稀溜溜。

    骏马一声咆哮,前蹄高高抬起,停了下来。

    “你们听。”少年有些兴奋道,“有人在唱劈妖斩魔歌,歌声如此激荡雄浑绵延有力,定然是一方隐世豪杰人物,走,我们去会见一番。”

    说着,少年双腿一踢马肚子,骏马向着阿呆等人的方向疾驰而去。

    阿呆、二虎同时止住住歌声,向后方看去,不一会,便闻马蹄阵阵,急骤如雨。

    紧接着,四匹快马疾驰而来,一路上烟尘四起,草屑纷飞。

    阿呆与二虎相视一眼,同时运转起了体内的灵力。

    山中多匪盗,尤其是马匪横行,来无影去无踪,官兵几次围剿都毫无收获。

    谁也说不准眼前这人是不是马匪。

    转眼间,四人到了近前。

    为首的少年驱马上前,马车也停了下来,少年下了马,看着眼前一车人不禁有些兴奋道,“刚才,是哪几位高人在歌唱劈妖斩魔?”

    阿呆闻言打量了一番这少年。

    少年身穿白锦衣披着青缎袍,头发以丝带随意扎着,一张小脸上的稚嫩尚未褪去,年纪看去比阿呆还要小些。

    少年年纪虽小,但行为举止落落大方,不似一般少年,一双眼眸更是澄澈透亮,隐隐有着青光闪烁,眉宇间英气勃发。

    阿呆细细看去,便见少年体内灵力充沛凝实,其身后三人更是不得了,体内灵力凝练如铅汞,淡淡青光亮不刺目,丹田处还燃着一缕青色的火焰。

    这三人是阿呆除了陆师外,见过修为最深厚的修者了。

    “这几人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问谁在歌唱”阿呆心中不禁浮现疑惑,同时却也道,“刚才我师兄弟二人被这景色所吸引,这才胆敢放声高歌。”

    二虎看了几人一眼,那洪若大吕的声音同时响起,“你们有事?”

    少年一听二人声音就立刻辨认了出来,当下笑道,“适才听两位高歌,声音悠远洪亮,定然是隐世不出的高人。”

    “我父......亲说,路遇高人不能与之相会,乃是人生一大憾事。”

    “所以在下冒昧而来,还请勿怪。”

    说着少年拱了拱手,算是行了一礼,阿呆与二虎还了一礼,阿呆随后用手指了指自己与二虎道,“这位,嗯,小兄弟,你刚才是说,我们是高人?”

    少年用了点了点头。

    阿呆呵呵一笑,“我们算是什么高人啊?那些高人,哪个不是胡子一大把。”

    “依在下看来,小兄弟倒是不俗,与我们相比,你们更像是高人!”

    少年闻言一愣,心中暗想“他说得好像也很有道理,都说山中隐士高人一个个都是白胡子、白头发,眼前这两人确实不像是隐世高人的样子。”

    不过少年还是有些迟疑道,“适才,在下听你们的声音雄浑绵远,若非高人,怎会有如此雄浑的灵力?”

    阿呆憨厚道,“这,让你们笑话了,我跟师弟平时爱吃,本事没长,体格倒是高大了些,所以声音未免洪亮了些,倒是让诸位见笑了。”

    少年这才看了看两人,便见两人身材都是高大,阿呆伸长七尺有余,二虎更不用说了,铜塔一般。

    少年身后的一名男子看到二虎眼睛都是一亮,好一条大汉。

    少年眉头皱得更紧,难道这两人真的不是隐世高人。

    少年眼睛打量着阿呆,眼中精光连闪心里想着,“这两人看去实在不凡,就算这两人不是高人,可这两人的师父,也可能是高人。”

    “这么好的一个可以遇到高人的机会,自己可不能错过。”

    想到这,少年眼中精光更亮。

    阿呆观少年的眼神,已知他不会这么轻易放手。

    修炼一日不可废,而陆师教他的秘法道术却不可示人。

    当下他忽然啊了一声,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道,“我想起来了,这附近倒是有一个隐世高人,一身的白衣,满头华发,面如婴儿。”

    “我遇见他时,他还在唱,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少年一听这歌词大俗中见大雅,意境道意甚浓,定为高士所做,当下眼睛急忙道,“兄台,不知做这歌谣的高人在现何处?”

    阿呆向着远方的大山一指,“我记得那高人说过,他在莽莽青丘山,云深不知处。”

    少年闻言一皱眉道,“青丘山八千里,云深不知处是何处啊?”

    阿呆道,“应该,就在这附近,因为上次我就是路过这里看到的,而且既然是云深,那就是不是就该找云彩多的地方。”

    说着阿呆一指不远处的深山道,“你看,那边的云彩好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