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八十六章 歌谣
    薛丙文闻言嘴角抽了抽,你这是想吓唬他们?他们会在乎你死活?你这分明是想吓唬我。

    这要是让李捕头、镇长,还有县里仙道院的高材知道我连侄子的灵石都骗,我的名声可就臭了,想要晋升羽士更是不可能了。

    想到这,薛丙文忽然神色一动,“如果反过来想,如果自己给他出车马费,傻小子容易意气用事,若是他一怒之下用这些‘意外’吓唬人,那岂不是可以为自己攒一个,侄儿付考,叔叔资助的美名。”

    薛丙文越想越是觉得这个方法可行,更何况,车马费而已,也花不了几个灵币。

    想到这,薛丙文豪气了一次,大声说,“好吧,谁让我是你的叔叔呢,这次车马费叔叔掏了。”

    阿呆嘴角微微勾起,但转瞬消失不见,一脸地惊喜道,“真的么?”

    薛丙文看着阿呆,在他眼中,阿呆不过是未出过门,一个傻不拉几的孩子而已,骗一个孩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薛丙文抬头挺胸,羽扇轻摇,一副做了天大的好事的样子道,“你三叔可是妙才,这次鸿运当头,必中羽士。”

    “你三叔都要成为羽士,岂能会骗你。”

    说着,薛丙文看着阿呆十分认真道,“阿呆啊,你觉得镇上的马老三坏不坏,讨厌不讨厌。”

    阿呆认真点头道,“那个马老三坏死了,去我家喝汤还想不给钱,幸好李捕头路过,教训了他一边,我最讨厌马老三了。”

    薛丙文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马老三是坏是讨厌,但是县里的那些大修仙世家的弟子,大修道院的高材,一些宗门弟子甚至比马老三还坏还令人讨厌。”

    “遇到这些人,咱就不能让他们好过,阿呆你说是不是?”

    阿呆用力点头道,认真地看着薛丙文,一字一句道,“嗯,三叔说得对,坏人都得好好教训,就得让他吃点苦头,而且还得多吃一些,谁让他心思不正呢。”

    薛丙文闻言一拍手,兴奋道,“这就对了,不过,不是他,是他们,县里的坏人多着呢。”

    阿呆也笑笑道,“没错,不是他一个人,是他们,是他们一大家子很多人呢。”

    薛丙文愣了愣,随后笑道,“对,县里的大修仙世家,一大家子都不是好东西,到时候你可要好好表现。”

    “三叔,你就放心好了,阿呆吓得他跟他们知道自己的错。”阿呆一脸的认真。

    薛丙文与阿呆说着,不多时便到了镇边一处车行附近。

    忽然远处一声烈马嘶鸣声破空而来。

    哒哒哒......

    马蹄声急骤如雨,两人同时看去,便见一白一红两匹大马疾驰而来,一路上草屑飞溅,尘土四起。

    红马马背上,一魁梧青年扯着缰绳,将手中马鞭一甩。

    啪!

    一声脆响骤然响起。

    红马稀溜溜咆哮一声,四蹄如飞,转眼到了阿呆与薛丙文的身前。

    魁梧青年一扯缰绳,两匹马前蹄高高抬起,又一声嘶鸣,这才停了下来。

    两匹马都是骨架高大,比常人高出两个头,浑身的腱子肉,双眼明亮有神,还闪着凶光。

    薛丙文看了吓得不禁后退一步。

    马背上魁梧青年大笑着,声若洪钟,“师兄,我没来晚吧。”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阿呆的师弟,李二虎。

    阿呆笑道,“不晚,刚刚好。”

    李二虎纵身跳了下来,高大的身躯与马头持平,加上他皮肤发红,整个人看去就好像一座红色的铜塔一般。

    薛丙文在一旁看着,心中暗道,“好一条汉子,不过这人怎么叫阿呆为师兄?从没听阿呆提起过,他还有这么一个师弟啊。”

    阿呆笑笑与李二虎介绍道,“二虎,这是我三叔。”

    李二虎行了一礼道,“见过三叔。”

    薛丙文连忙道,“不客气,不用客气,既是阿呆的师弟,也算是我半个侄儿了,若是对仙考有什么不解之处,可以问三叔。”

    李二虎眉头一挑,呵呵一笑,“这就不用了吧。”

    薛丙文闻言暗道这少年还不知礼,这般的脾性,日后怕也没有个好前程。

    阿呆随即将目光移向了那两匹马道,“师弟,你哪来的这么两匹神驹?”

    李二虎笑道,“从我老爹马场弄来来的,我老爹这几年生意也做起来了,进了一批好马,我将最好的两匹挑来了。”

    “这两匹马可是烈得很,我费了好大力气才驯服的,红马是我的,白马给你。”

    “可不能堕了我们师兄弟的威名。”

    一旁薛丙文见阿呆要骑马,那自己的算盘不就打空了么,连忙道,“阿呆啊,这马看去凶猛,还是不骑为妙,万一你摔下马来,我该如何与你娘交代。”

    阿呆闻言也认真说,“三叔说得极是。”

    “而且,我也不会骑马啊,我还是坐三叔的车吧。”

    李二虎闻言皱了皱眉,目光怪异地看着阿呆,心里想,“师兄又在搞什么鬼?他怎么又不会骑了?”

    不过一起生活了八年,他对阿呆的脾性也是摸得清清楚楚。

    他看了看薛丙文,心中有了七分猜测,肯定是师兄要捉弄他的这三叔。

    李二虎不禁摇了摇头,师傅不久前刚教导过,让师兄不要随便捉弄人,可这才几天师兄就把师傅的告诫扔到了脑后。

    李二虎收回了白马缰绳,跟白马拴在了一起,随后道,“那成,你们坐车,我骑马。”

    阿呆看向三叔道,“三叔,那这次就让你破费了。”

    薛丙文笑笑道,“好说,好说。”

    说话间,薛丙文开始在车行找去县里的马车。

    此时距离院试已近,所以去县里的马车也不少。

    薛丙文选了一辆最便宜的无蓬马车,车等了一会,凑足了十五人后,方才启程。

    最美人间四月天。

    李二虎骑着高头大马,但见道路两旁青山巍峨,河水滔滔,微风袭来,让人心胸为之一开,忍不住放声高歌。

    “青山峨峨呦,大河滔滔。是我家乡呦,鱼米富饶。”

    二虎雄浑洪亮的声音在山间回荡着,马车上阿呆闻歌声,想到自己即将一展抱负,不负多年所学,胸中快意大盛,也接着大唱起了这民间歌谣,“王于兴师呦,修我戈矛;劈妖斩魔呦,莫问幼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