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八十章 终于分家了
    老大家闻言冷笑,她本就没打算靠这个理由拿到灵石,她要的就是薛母跟薛家彻底决裂。

    老大媳妇脸色一沉道,“老二家的,你这话,是要你话是要与薛家彻底决裂么?是想分家么?”

    “老大家的,这可是你说的,我可什么都没说,反正要灵石没有。”薛母冷冷道。

    子女提分家,那是不孝,修者在仙考的时候,也是很在意这方面的名声的,她可不会傻乎乎被人扣上这么个屎盆子。

    “娘,你看她,你都看到了吧,你都看到了吧。”

    “动不动就说没有灵石,真以为谁不知道她赚了多少灵石呢?”

    “这些年,他们偷偷赚了五万多块下品灵石,这么多灵石,一点都不肯多孝敬给娘。”

    “娘,想她这种忘恩负义,不孝顺的儿媳,留着她还有什么用。”

    薛母闻言杏眼一瞪,气得胸中怒气翻滚,一张脸颊发青怒骂道,“放你妈的狗臭屁。”

    “老大家的,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偷偷赚了五万块下品灵石。”

    “没错,这些年我确实赚了一些灵石,但远没有五万块那么多,而且灵石都是我们起早贪黑,一个灵币一个灵币攒起来的,是光明正大赚的。”

    “老大家的,做人得要点脸。”

    “这些年,你们什么都不做,我每个月都给你们十五块下品灵石。”

    “我不求你们有半点感激,只求你们能正常待我们一家就行。”

    “可你们呢,人心不足蛇吞象,还想方设法想要我的灵石,将不孝这么大的屎盆子往我头上扣,还说我忘恩负义。”

    “老大家的,你摸摸自己的良心,问问自己,你这么说话,你的良心不会愧疚么,这是人能说出的话么?”

    薛母一顿话,说得老大媳妇又羞又怒。

    老大媳妇一下坐在地上,又哭又闹,“不活,没法活了,没法活了啊!”

    “娘啊,你听听,你听听,现在她敢骂‘放你娘的狗臭屁’,娘这不是在骂我,她这是再骂您啊。”

    “还让我摸摸良心,说我不是个人,娘,儿媳做的这一切,还不是为了薛家,为了薛家能出仙人么?”

    “娘,今天,您一定要给主持公道,今天您要是还承认老二家的这个儿媳,儿媳我就带着小涛离开。”

    “今天,老二家的跟儿媳只能留一个。”

    薛母闻言心中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换做平常,老大家最多只会跟她对骂,可今天怎么会如此激动,还扯到离开。

    赵氏闻言脸色也沉了下来。

    老二家的实在太让他失望了,赚了那么多灵石,竟然半点都不肯孝敬给她这个当娘的,还敢指着老大家的鼻子骂她贪婪自私,骂她不是人。

    那是在骂老大家的么?

    那分明就是在骂她,骂她这个当娘的。

    本来如果她肯拿出灵石孝敬给她,她也不想走到这最后一步。

    而且她也不会多要,五五分,也就两万块。

    可现在,她对老二家的算是彻底死心了。

    赵氏将拐杖狠狠一戳地,大声道,“老二家的,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不是想分家么,好,为娘就同意让你分家。”

    薛母闻言顿时愣在了原地,她怎么也想到,日思夜想的分家,赵氏竟然提了出来,难道她不想要那每个月的十五块下品灵石了?

    一旁的薛父闻言心里一急,连忙道,“娘,有话好说,刚才孩他娘都是乱说的,都是一家人吗,分什么家啊,这传出去,多不好听啊。”

    赵氏瞪了一眼薛父,“乱说,我看她说的都是心里话,分家好,分家以后彼此再不见面,眼不见心不烦。”

    薛母闻言冷笑道,“娘,您说的分家一定是有条件吧。”

    赵氏闻言冷笑一声,看着薛父道,“听见没,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薛父闻言张了张口,最后闭上了嘴,站在一旁,连连叹息。

    一旁的老大媳妇道,“条件自然是有的,那就是,要么把铺子交出来,要么把欠家里的灵石还干净。”

    “老大家的,八年了,还在打我家铺子的主意,告诉你,铺子是我家的,你休想沾手,还有,我什么时候欠家里的灵石?”

    “呵,什么时候欠家里的灵石了,你没忘记当初你跟娘签的契约吧,契约上明明白白地写着,你每月给家里十五块灵石,分家了你以后要给娘的灵石,就要一次全部付清,以后,你们这个薛家,与我们这个薛家,便无半点关系。”

    薛母看了老大媳妇良久,最后冷笑出声,“老大家的,这主意是你出的吧,为了骗灵石、骗铺子,你倒是用尽了心机啊。”

    老大媳妇被薛母戳破,神色略微尴尬,随后冷笑道,“少说那些没用的,我已经帮你算过了,娘至少还能活一百年。”

    “一百年的话就是一千两百个月,一个月十五块下品灵石,一共是一万八千块下品灵石,当然,如果你给不出这个灵石,那就把铺子转给我们。”

    “你做梦,这种分家条件,我是不会同意的。”薛母闻言脸色难看道。

    老大媳妇嘴角一翘,“你如此不孝,今日又说出那样大逆不道的话,就算你不同意分家,娘会将你逐出薛家,娘会说你不孝,虐待娘,所以你们家才会被赶出家门。”

    “而且既然你都不是薛家的人了,那店铺你自然也就再无权打理了。”

    此时薛母已经看明白了,店铺她是断不会让出的,赵氏跟老大媳妇演的一出戏,就是想要从她这敲诈一大笔灵石。

    她怎么也没想到,闹归闹,她这个娘,丝毫不念及这八年的侍奉之情,竟然如此狠心待她。

    薛母看着赵氏,心中仍不免有一丝幻想,这些赵氏是不知情的,当下不禁道,“娘,这是您的意思么?”

    老大媳妇没连忙又道,“娘,老二家的要是不离开,我就带着小涛离开,将来小涛一定会考中羽士,到时候娘您可别后悔。”

    赵氏本就喜欢小涛,也觉得小涛将来更有出息,厌恶阿呆一家,想也没想,当下便道“没错,这就是我的意思。”

    薛母闻言一颗心完全凉了下来,她轻笑一声,口中连道,“好好好......”

    薛母刚要说狠话,此时阿呆却忽然开口了,“娘,算了同意分家吧,他们想要铺子,那就给他们吧。”

    一旁老大媳妇听了阿呆的话先是一愣,随后面上露出狂喜色。

    她以为这次能弄点灵石就不错了,可没想到这个呆子竟然同意把铺子让出来。

    这铺子是什么?

    这铺子就是下蛋的鸡,还是一只下金蛋的鸡。

    有了鸡,还怕没有蛋么?

    还怕没有灵石么?

    还怕今后没有好日子过么?

    老大媳妇脸上都是喜色,心中暗想,无怪八年都没能考中妙才,这阿呆是真的呆傻了,傻得好,傻得真好啊。

    老大媳生怕阿呆反悔,连忙道,“阿呆,这可是你说的,家里可没有人逼你,到时候李胖子问你,你可要说你是自愿的。”

    “娘,赶紧同意吧。”

    一旁薛母闻言急了,眼睛一瞪阿呆,怒道,“你个浑小子说什么浑话呢,这铺子是咱们的根?”

    “没有铺子,娘用什么赚灵石,娘拿什么供你修仙。”

    “你个傻孩子,娘宁可被逐出家门,这铺子不能交出去。”

    阿呆挠了挠头,一脸茫然地看着薛母道,“娘,赚灵石是要靠铺子啊?”

    薛母气道,“赚灵石当然靠铺子,不靠铺子还能靠什么?”

    阿呆仍是一脸憨厚一笑,“阿呆懂了,赚灵石是靠铺子啊,就像当年娘卖饼子是靠饼子一个道理。”

    “你个浑小子,终于明白,所以这铺子.......”薛母还想说让阿呆将话收回来,但她声音却戛然而止。

    薛母眼睛顿时瞪得老大,眼中光芒连闪,阿呆的话,恰如醍醐灌顶。

    当年饼子之所以能卖那么好,是因为阿呆的汤。

    生意好,所重在汤而不在饼子。

    此时她细细一想,这么多年,铺子经营得红火靠得是什么?

    是那间铺子?

    不。

    不是的。

    这么些年来,她看了太多新开张的铺子,比她家的大的,比她家装修好的数不胜数,可最后留下的有几间,生意像她家这么好的就更没有了。

    薛母也终于彻底醒悟,这些年生意这么好,靠得是阿呆的汤好喝,靠得是阿呆又添置的菜肴,靠得是她与孩他爹每日每夜的打理生意,积攒回头客。

    没有了这些,就算是再好的铺子,也红火不起来的。

    现在老大家要的就是一个铺子两年的租期,而不是一门可以日进十几块灵石的生意。

    用两年租期换他们一家的好名声,算是划算了。

    老大媳妇小摊都摆不好,还想打理铺子,只怕她自家的灵石都要赔进去,自己就等着看笑话吧。

    薛母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她本来也想买个大铺子,再请几个伙计,可心疼灵石,一直没买,也罢,趁着这个机会就把这些事都定下吧。

    想到这儿,薛母心中大喜,她将目光投向阿呆,想要知道阿呆是不是早就想到这一些了?

    薛母细细瞧着阿呆,但见阿呆一脸的茫然,一副呆傻的模样,薛母知道,自己定然是猜对了,她这个儿子,真是狡猾,不,应该是聪明得紧啊。

    老大媳妇见薛母欲反悔,连忙道,“这铺子是阿呆的,既然阿呆同意转让,老二家的,你就没权力阻止。”

    “娘,赶紧同意吧。”

    赵氏心中也在思忖利益,“按照老大媳妇的说法,那铺子一天就能赚二十块下品灵石。”

    “如果铺子交给老大家打理,让老四家从旁辅助,老四跟了八年,就算老二家的汤有什么秘诀,老四家肯定也掌握得七七八八了。”

    “自己让老大家打理铺子,让老四家帮忙,一天应该也能赚二十块下品灵石,她一天就能收十块,一个月就是三百块,一年就是三千六百块下品灵石,这笔生意怎么算都划算。”

    “至于老三的事,先跟老二借点灵石,到时候还给他们就是,想他们不会不同意。”

    赵氏打定了主意,于是开口道,“好,为娘同意了。”

    薛母佯作痛心状,一边哭一边指责阿呆道,“你个傻孩子,你怎么就这么傻呢?”

    “那铺子咱家经营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有点起色,八年的努力,平白为被人做了嫁衣。”

    “娘的傻儿子啊。”

    一旁薛小颖也哭着说,“娘,哥,那是咱家的铺子,凭什么给他们啊。”

    “娘,咱们不给他们好不好,呜呜呜......”薛小颖大哭着说。

    阿呆目光看去有些呆滞,愣愣道,“娘,阿呆不想让你背负不孝的骂名,阿呆错了么?”

    一旁老大媳妇笑呵呵道,“没有错,没有错,阿呆你做得很对,做的太对了。”

    “阿呆,你是个孝顺的孩子,你个聪明的孩子,一个店铺怎么比名声更重要呢,你做得很对。”

    “阿呆啊,就是因为你出让铺子,家里不会驱逐你的母亲,而是正常分家。”

    “我们会请村长为我们分家,然后再去镇里登记一下,我们就正常分家完成,你母亲也不用背上不孝的骂名,你们一家都可以好好生活,不过,想要正常分家,你可要写个转让契,我们好能使用那店铺,明白么?”

    阿呆点点头,一脸认真道,“嗯,大娘,你说得可真好,阿呆明白了,阿呆会写转让契的。”

    老大媳妇一喜,连忙冲着赵氏道,“娘,成了。”

    赵氏脸上也浮现了喜色,吩咐道,“老三,你去取笔墨纸砚,将财产分割写好。”

    “娘,儿的事.......”薛老三问。

    “娘心里记着呢,你尽管放心就好。”

    “儿这就去取。”薛老三连忙含笑道,这下家里算是有一大笔进账了,到时候也不能让老大家全占了。

    “老大媳妇,你也跑一趟,把李村长请来,另外再请几个长辈做见证。”

    “好嘞,儿媳这就去。”老大媳妇一脸的兴奋,连忙跑了出去。

    转眼,薛老三取来了笔墨纸砚,殷勤研磨。

    不多时,老大媳妇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娘,李村长和几位长辈请来了。”

    赵氏连忙让李老村长等人坐下。

    如今八年过去,李德福身子骨也不如之前硬朗了,面色已有些灰色。

    李德福长出了一口气,若有所指道,“可算是分了,不管怎么样,分了就好,分了就好啊!”

    【镇长说:我当镇长的看了都一肚子气,再不分,我这镇长都想替你们分了,真怕我这把老骨头看不到你们分家,先被你们家气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