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七十二章 登徒子
    薛母擦了擦手,看着眼前的少年郎。

    刚才她就注意到这个少年盯着她看,起初她也没当回事,可盏茶的时间过去了,这个少年郎还在盯着她看。

    被人这么盯着看,薛母觉得很不舒服。

    她打量了一眼少年郎,便见眼前少年郎身长七尺有余,剑眉英挺、双目含光,面容白皙红润,嘴角带着温和的笑意,一身青衣穿在身上,说不出的潇洒俊逸。

    她越看越是觉得眼熟,但眼前这少年,她确实是不认得。

    恍惚间,薛母想起了自己的儿子阿呆:“已经五年了,现在她的阿呆应该也长这么高,这么俊秀了吧。”

    薛母心里这么想着,脸上浮现笑意道:“这位小客官,可是要喝汤么?”

    一旁的少女见状刚要开口,少年动了,他走了过去,找了个位置坐下,微微含笑道:“老板娘,听说你们这里的汤最是好喝,在下是慕名而来。”

    少女古怪地看着少年,心里觉得大为有趣,就没拆穿,也坐了下来口中道:“婶婶,也给我来一碗。”

    “好嘞,这就来。”

    薛母看了两人一眼,只道这少年是同少女一起的,也没多问,就端了两碗汤。

    一边盛汤,薛母一边偷瞄一眼少年,不知道为什么心底那种熟悉与亲切感越发浓烈起来。

    盛好了汤,薛母将一碗汤递给了少女,少女熟练地抓起碗,咕噜咕噜大口喝了起来。

    薛母则将另外一碗汤递向了少年,少年则抓住了薛母的手,另外一只手在薛母的手上细细摸了起来,口中还啧啧叹道:“老板娘的手好生滑腻细嫩,难怪能熬出这么好的汤。”

    薛母见自己竟然被一个少年调戏,柳叶眉一竖,目光一寒,一碗汤顿时泼在了少年的脸上,大怒道:“好一个登徒子,小小年纪学不学好,还调戏到老娘的头上了,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这青阳镇,哪个混混敢到我的地盘撒野。”

    说着,薛母抄起了一旁的棍子,朝着少年就打了过去。

    少年摸了一把脸上的汤水,见薛母抄起棍子,脸色一变:“娘,别动手,别动手。”

    一旁的少女一口汤水喷了出来,坐在凳子上用手指着少年上气不接下气地笑着。

    薛母听见少年叫自己娘登时一愣,手中棍子就没有砸下。

    少年见状松了口气,连忙笑道:“娘,我是阿呆,阿呆啊。”

    “娘,您怎么连阿呆都不认得了。”

    薛母细细看着眼前丰神俊朗的少年郎,口中有些难以置信道:“阿呆?你,你是阿呆?”

    “是啊,娘,是我,您忘了小时候我一下河水你就用鞋底子楔我屁股。”

    “爹为了给我赚灵石,被狗熊重伤险些去了,还是娘您跑了十几里去镇上请来了郎中救了父。父亲

    “我第一次赚灵石,藏了起来,结果被小颖给翻了出来,被您给巧取豪夺了。”

    “还有五味鲜,娘,这可是我教给您的手艺啊。”

    “还有这个铺子,是我考取了魁首,李大商人才白租十年给我们家的啊,娘,我真的是阿呆啊。”

    “阿呆,你真的是阿呆!”薛母眼眶一红,走近前来,粗糙的手掌细细摸着少年的脸颊。

    因为激动,薛母的手轻轻颤抖着,她抚摸着阿呆的额头,抚摸着阿呆的眉毛、眼睛、鼻子、脸颊、下巴。

    “阿呆,你真的是娘的阿呆。”

    薛母一下将阿呆搂在了怀里,鼻子一酸,眼泪簌簌落下,泣声道:“你个兔崽子,五年,一走就是五年,五年半点音讯都没有,你知道娘多担心你么。”

    “你怎么就不知道给家人带个口信.......”

    薛母喜极而泣,一边狠狠埋怨着自己的儿子,一边用力拍打着。

    一旁的少女看着这一幕,心里觉得酸酸的,慢慢的她止住了笑声,眼眶泛红,鼻子一酸,一种伤感将她笼罩。

    若是她也有娘该多好啊,自己回家,便也会有人为她哭,为她笑。

    少女嘴角笑了笑,缓缓从薛家走了出去。

    一群下人顿时围了上来,少女缓缓道:“我想一个人走走,都别跟着。”

    下人们都止住了脚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等少女走远了,这才远远地跟在后面。

    薛家店铺内,阿呆笑着说:“娘,别打了,打坏了您的手,阿呆心疼。”

    薛母闻言破涕为笑,随后柳叶眉一竖,反手将阿呆摁在了椅子上。

    “娘,你干嘛啊!”阿呆慌忙道,‘努力’挣扎着,却没挣扎开。

    薛母脱下鞋底子,狠狠就在阿呆的屁股上楔了两下:“你个小兔崽子,在山上都学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连你娘都敢戏弄,今天看我怎么收拾你。”

    啪啪啪!

    鞋底子一顿猛楔,打得阿呆哭爹喊娘,‘嚎啕大哭’:“娘,别打了,阿呆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阿呆的哭饶让薛母的动作便一缓,脑海里浮现起起阿呆小时候的事。

    那时候阿呆才五岁,下河抓虾,自己为了教训他,也是这样将他摁在椅子上,用鞋底子打他,他就是这么喊的。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阿呆也长成这么一个俊秀少年郎了。

    薛母有了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那一切,仿佛发生在昨天。

    只是,这性子却是一点没变,非但没有收敛,反而越来越皮了。

    这要是不好好教训,将来勾搭女孩子,做出些荒唐事,那怎么得了。

    于是薛母又狠狠抽了十几下,直到薛父、薛老四、老四媳妇都反应过来,拉着薛母,薛母这才停手,不过口中仍是道:“你个臭小子,以后要是敢随便戏弄人,看老娘不打烂你的屁股。”

    阿呆躲在薛父身后连忙道:“娘,阿呆真的再也不敢了,爹,你快帮我说两句话。”

    儿子回来了,薛父脸上一片笑意,劝说道:“孩他娘,阿呆好不容易回来,今天可得好好给阿呆接风洗尘。”

    “给这个浑小子接风洗尘,美得他。”薛母口中这么说着,手上却鞋子穿好。

    一旁的薛父则笑着与客人们说:“不好意思,今天我们店要提前关门,诸位不好意思了。”

    客人闻言皱眉道:“老板,我们可等了好久,而且这才几点你就关铺子。”

    薛父连连道歉道:“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大儿子五年没回来了,今天难得回来要好好聚聚,实在对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