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六十六章 搬家(下)
    阿呆一听顿时欢呼了起来:“哦哦,吃红烧肉了。”

    一旁小丫头也喊着:“吃肉肉,吃肉肉了。”

    阿呆带着小丫头跑回到自己的屋里,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

    老大媳妇冷哼一声,对赵氏道:“娘,你看老二家的,满脑子都是灵石,真是掉到灵石眼里去了,这样的人,最是无情了。”

    赵氏轻哼一声,随后道:“好了,你也别说了,快去做饭吧。”

    老大媳妇一脸的不情愿,随后看了看老四媳妇道:“老四家的,过来帮忙。”

    薛老四拉住了自己媳妇,缓缓道:“孩她娘还要为奶看孩子,大嫂,我还是我来帮你吧。”

    薛母折身回到屋内开始收拾东西,薛父正看了看老房子道:“离开也好。”

    薛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了看破门板,风吹来,吱呀吱呀地响着,小木窗敞开着,霞光照入屋内,照在墙壁上一片蛛网。

    薛母眉头微微皱起,下意识向外走去,口中唠叨着:“这才几天没打扫,竟然生蛛网了,我去找把扫帚来,把蛛网扫了。”

    未等薛母走到屋外走去,薛父的声音再度响起:“算了吧,就要离开了。”

    薛母闻声脚步一顿,看着周围熟悉的景物,精神有些游离。

    是啊,她已经要搬走了,可不知为何,心中有些空落落的。

    当天晚上,阿呆一家便到了镇里的铺子。

    开了锁,拆下了门板,一家四口开始往里面搬东西。

    铺子着实不小,前面是店面,后面的人住的地方,中间是有个小庭院,加起来少说得有几十丈的方圆。

    这让薛母是又惊喜又喜,抱着阿呆想要狠狠亲上几口,阿呆一脸的无奈,推着薛母的脸不让靠近来,可还是被亲了好几口。

    搬完东西,将牛拴在后院,薛母买了红烧肉,几个小菜,外加一桶米饭,一家人大吃了起来。

    薛母的脸上带着笑意,看着父子三人吃着饭。

    阿呆给薛母夹了一块红烧肉:“娘,你也吃。”

    薛母揉了揉阿呆的头,将肉夹回给阿呆:“娘的好阿呆,你多吃一点,吃饱了活动一下,早点去睡觉。”

    “然后好好修仙,将来成为考中仙人,羡慕死那些人。”

    “嗯,阿呆一定会考中仙人的,到时候给娘买一百个灶台。”阿呆小脸一片郑重的说。

    薛母闻言一乐:“行,到时候给娘买一百个灶台。”

    一家人不一会就吃完了饭,阿呆带着小丫头打扫两人的小房间。

    虽然是小房间,但却比在青牛村薛家的偏房的小房间大了一倍还多。

    一张大大的木板床,上面铺的垫子软软的,阿呆往上一扑,身体弹起老高,阿呆下了床,又往上扑,又高高弹起,乐此不疲玩了起来,还兴奋地跟小丫头说:“老妹,你也来啊!”

    小丫头见状也学着阿呆的样子,往床上扑,然后开始身体也弹了起来,咯咯的笑着:“哥哥,床好软,好好玩。”

    薛母听见里屋的扑通声,生怕两个孩子出事,急忙走过来,见两个小家伙不好好收拾屋子,在那‘作妖’,当下吼了一句:“不好好收拾屋子,想挨楔是不是?”

    阿呆一听,连忙道:“娘,我收拾,我这就收拾,老妹,别玩了,赶紧收拾。”

    小丫头喜欢跟着阿呆,阿呆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阿呆开始打水,洗着抹布擦屋子,拖地,小丫头撅着屁股,有模有样跟在阿呆后面擦着地。

    不一会,两人都打起了水仗,弄得屋子里到处都是水。

    薛母嗷唠一嗓子,两个人这才乖乖再度开始干活。

    直到月上枝梢,两个小家伙在月光下擦完了自己的小屋子,铺上了被子。

    小丫头玩累了,躺在床上睡着了。

    阿呆躺在小院内,开始缓缓入定,可不知怎滴,今天很难入定。

    而且入定后,他发现四周灵气十分稀薄,一夜几乎没有什么进境。

    第二天,外面的天还黑咕隆咚的,阿呆就早早地起来了,穿好衣服,背上笔墨纸砚,跑向青牛山。

    青牛阵距离青牛山要远一些,所以阿呆多花了一点时间才青牛山。

    到了山顶,太阳刚好升起,阿呆连忙盘膝坐下,开始修炼金光咒。

    大约半个时辰后,他的皮肤表面有些灼痛,便停了下来。

    缓缓睁开双眼,此时天色尚早,距离上课时间还有一段时间,阿呆没有闲着,开始练习四季剑术。

    不知不觉,青牛山的修仙院内学生多了起来,二虎不知什么时候到了。

    看到阿呆,二虎兴奋的一下搂住阿呆的脖子:“兄弟,听说镇试你考中了魁首,这是不是真的?”

    阿呆笑呵呵挠了挠头:“侥幸了,若是二虎你去考,你也能拿魁首的。”

    二虎听了哈哈大笑道:“就是,只可惜我老爹那个混球说只是镇试又不是院试,考了也没用,就没让我去,否则这个魁首就是我的,倒是让你小子捡了个便宜。”

    “兄弟,说说镇试都考了什么,怎么考的?”

    青牛山的修仙院中,有一半没考,好奇地看着阿呆,另外一半考了,大多都没有上榜,所以看着阿呆的目光都很是羡慕,都围在阿呆的身边,听阿呆说着。

    阿呆只觉一阵兴奋,开始唾沫横飞说了起来,而且越说越是离谱,说那二十个字,他一眼就全记住了,盏茶时间不到,他就写完了......镇长看到他,就非要把魁首的名次给他。

    屋里面一片嘈杂,连陆师和陆柔走进来,他们都没发觉。

    陆师看着人群中唾沫横飞的阿呆,微微皱起了眉头。

    一旁的陆柔秀眉一挑,娇喝一声:“吵什么吵。”

    这一声轻喝如金石炸裂,震耳欲聋,惊得诸多孩童顿时噤声,齐齐看向陆柔。

    便见陆柔阴沉着小脸,大步走到阿呆身旁,盯着阿呆的眼睛道:“你很得意吗,一个小小镇子的一次镇试魁首,就让你得意得找不到北了?”

    阿呆素来惧怕陆柔这个大师姐,连忙道:“没没有,同窗要听,我也没办法。”

    陆柔冷笑一声:“一点微末的名利冲击就让你乱了心境,就你这样的道心,也想修道有成?我看你还是趁早滚回家去吧!”

    陆柔还想狠狠教训阿呆几句,陆师便开了口:“柔儿,好了,现在开始上课。”

    陆柔这才冷哼一声,回坐回自己的位置。

    一时间,整个修仙院内静悄悄的。

    很快,一天的时光过去了,一众学生都离开了,陆师让阿呆单独留下。

    青牛山巅,陆师望着远方群山、大川缓缓道:“阿呆,知道我为什么要你留下么?”

    阿呆低着头:“师姐说,我乱了心境,陆师,是同窗们让我说,我才说的。”

    陆师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指着完全河川道:“阿呆,你说是海大,还是河流大?”

    阿呆不明所以,缓缓摇头道:“不知道,河流阿呆见过,却没有见过大海。”

    陆师闻言看了看阿呆缓缓开口道:“阿呆,你闭上眼睛。”

    阿呆闻言闭上了眼睛,随后便觉身子一轻,耳旁风声呼啸,不多时,陆师的声音响起:“睁开眼吧,向脚下看去。”

    阿呆睁开眼,这一看,吓得他惊呼了一声,双腿都有些发软,不停地颤抖着。

    阿呆此时身在半空,脚下只有一尺宽的飞剑,身边罡风吹来,扯着他数千米的地面倒。

    阿呆吓得脸色发白,紧紧抓着陆师的衣服,半点不敢松开。

    “哼,没出息!”剑尖上,陆柔双手环胸,冷哼了一声。

    陆师指着一望无垠的海面,缓缓开口:“这就是海?”

    顺着陆师的手指望去,便见远方,红日下,一片水域,无边无际,根本看不到尽头。

    水域上水波兴起,一只体长百米的大鲸发出一种浑厚悠远的吼声。

    随后一道水柱冲天而起,直射苍穹,在阳光的折射下,映出一道美丽的彩虹。

    远方,蔚蓝的海面上,一飞鱼群急速飞来。

    一只只飞鱼拍打着羽翅,冲出水面,滑行数百米,然后一头扎入海水中,再度冲出水面。

    方圆几万米的范围内,到处飞鱼,溅起水花无数,整个海面五光十色,美丽壮观。

    阿呆看着这一幕,不知如何去形容,只是一颗心被深深震撼着,一时间,忘了害怕。

    大海的美丽,完全不是江河湖泊能够比拟的。

    “好漂亮!大海比大河又大又漂亮。”阿呆被深深的震撼着,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赞叹。

    良久,陆师方才缓缓开口:“是啊,海之大为众人所羡慕,可阿呆你可知大海为何能成其大?”

    阿呆摇头。

    陆师微微笑道:“经过先辈修仙问道感应后,得知,海能成其大,是因为它处最低也因此他极具包容。”

    “所以历代先贤便想,人与海同样是应天地而生,如果人去放低姿态,去包容,虚怀若谷,是否能成就海一般的大?”

    “历代先贤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

    “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

    阿呆似懂非懂,但知道,要低,要懂得包容就对了。

    为了让阿呆能充分理解,同时还要警惕阿呆循道而行,陆师又道:“阿呆,听过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吗?”

    阿呆终于听到了一句自己明白的了,连忙点头道:“听过,我听大娘就说过,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意思好像是,人要是不为了自己,就连老天爷都不会放过他。”

    陆师闻言不由得失笑摇头,陆柔闻言一瞪眼,在阿呆的头上狠狠敲了一下,骂道:“放屁,你那大娘,真是个混账王八蛋。”

    “阿柔,不得口出秽语!”一旁的陆师告诫道。

    “知道啦,知道啦,呆子,你听好了,人不为己,这个‘为’是‘做’的意思,不是‘为了’的意思。”

    “这个己,指的是人的本性,所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人的本性,在这里指的就是道。”

    “修道者,只有感应大道,依道而行,方能获得逍遥自游,若逆天而行,天当诛之,这与自私自利没有半点关系,知道了么?”

    “哦......原来是这样。”阿呆如梦惊醒。

    告诫完阿呆后,陆师再度让阿呆闭上了眼睛,回到了青牛山,阿呆也将自己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陆师,不知道为什么,我家搬进了镇子后,我就很难入定,感受到的灵气也非常的稀薄。”

    陆师缓缓道:“有两点原因,其一,是你心境不稳,其二,镇里的灵气不够浓郁。”

    “从明日起,你就搬倒山中,接下来的几年里,便在山中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