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六十章 白天鹅与癞蛤蟆
    “对不起,我不该骂你是丑丫头,不该打你的屁股......”

    “你给我住口,你自然是没有打到我的屁股的,幸好我的家丁及时赶到,阻止了你卑鄙无耻的行为。”

    “刚才我让你说的,你快点说出来,要说三次。”

    李婉儿掐着腰,今天她终于可以出一口恶气了。

    阿呆无奈,只得道:“你是天下最漂亮的女孩,你是美丽的白天鹅,是仙女下凡,我是天底下最丑最丑的男孩,我是一只癞蛤蟆,臭癞蛤蟆.......。”

    ........

    听着阿呆这样夸她,骂他自己是癞蛤蟆,李婉儿脸上一阵兴奋。

    她没想到,这个屡次让她吃亏的小滑头竟然这么轻松就搞定了。

    “这小滑头,这次怎么不耍滑头了?”

    李婉儿想了想,最后看向了薛父、薛母。

    李婉儿眼珠一转,忽然脸上泛起一片红晕,然后蹑手捏脚走到薛母身旁,低着头,拉着薛母衣角:“婶婶,我能跟你说几句悄悄话么?”

    李婉儿这一声婶婶叫得薛母一愣,她没万没想到,这个娇蛮的大家族小姐,竟然还有这么娇俏娇羞的一面。

    可她有什么话要私下对自己说?

    薛母心中存疑,但李家大小姐开了口,她自然不敢不应,只得跟着李婉儿走到了一旁。

    李婉儿低着头对着薛母低语着,说着说着,她眼泪簌簌落了下来,时不时抹几下眼角,还用手指指阿呆,然后哭得更伤心,薛母脸上则逐渐阴沉,最后浮现怒色。

    薛母道:“小姐你放心,民女回家一定会好好教训教训他。”

    李婉儿也哭着说:“其实刚才我说打烂他的嘴巴,也只是吓唬吓唬他,只是希望他不要对我那么坏。”

    薛母叹道:“小姐你放心,这个臭小子我饶不了他。”

    李婉儿反而求饶道:“婶婶,已经教训过了,回家你就不要难为他了。”

    “不行,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小姐,民女这里再次替那个小混蛋给您道歉了。”

    说着,薛母竟然要跪下,李婉儿连忙扶住薛母道:“婶婶,您别这样,这不是让婉儿折寿么?”

    “婉儿故作刁蛮,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名节,还请薛母莫要怪罪。”

    薛母闻言连忙道:“民女哪敢怪罪小姐,是民女太放纵这个臭小子了,民女跟您保证,那臭小子再也不敢对您出言不逊了。”

    李婉儿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不过脸上仍是恭敬道:“婉儿也相信他以后不敢了,婉儿送婶婶。”

    “使不得,使不得,小姐您千金之躯,民女不能劳您相送。”

    寒暄了一阵,薛母带着阿呆离开了,李婉儿也回到了李府。

    刚进了自己闺房,李婉儿就趴在床上,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死我了,真是笑死我了,真是太好玩了。”

    “死滑头,臭小贼,看你还怎么跟我斗,哈哈哈.......”

    李婉儿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看得一旁的侍女面面相觑。

    镇子大门口,牛车上,薛母面色阴沉地看着阿呆。

    阿呆心里毛毛的,他想知道那个奸猾的丑丫头跟娘亲说了什么,但没敢问。

    薛母双手环着胸,忽然开口道:“阿呆,你还记得娘跟你说过什么么?”

    “来了!”阿呆一个激灵,连忙道:“娘,我没忘,真的不赖我,是她先招惹我的。”

    薛母叹了口气:“娘也知道,可是你告诉娘,你是不是摸人家的屁股了?”

    薛父闻言,嘴角一抽。

    阿呆:.......

    “娘,我没有,我只是用鞋底子打了她的屁股,娘,你不知道,她.......”

    未容阿呆说完,薛母一巴掌扇在了阿呆的脸上。

    阿呆不可置信看着薛母,从小到大,娘还从没打过他的脸。

    “娘,你.......”阿呆眼睛一红,眼泪不禁落了下来,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流在嘴里,又苦又咸。

    薛母脸色阴沉:“你还觉得自己委屈了是不是?”

    “娘问你,对一个女孩子来说,什么最重要?”

    阿呆低头不语。

    “名节,对一个女孩最重要的就是名节,一个女孩的名节坏了,她这一辈子就算完了。”

    “男女授受不亲,若将来她嫁了人,她的丈夫知道她的妻子屁股被你碰了,那她的丈夫,会认为她是下贱的女人,便不会善待她,她一生的幸福,便可能被你断送了。”

    “现在,你觉得这一巴掌你该不该挨。”

    阿呆没说话,但却是点了点头。

    薛母长出了一口气,随后摸了摸阿呆的头:“阿呆,别怪娘对你太严厉。”

    “现在你是小孩子,小孩子打闹关系倒是不大,但娘就是要你记住,等你长大了,万不可举止轻佻,你记住了么?”

    阿呆缓缓开口:“阿呆记住了,以后阿呆绝不会碰女孩一下。”

    薛母闻言将阿呆搂在了怀里:“阿呆,以后离那个李家小姐远点,她不适和你,记住了么?”

    “娘,我记住了。”

    阿呆虽然不懂适合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应了下来。

    “真是娘的好阿呆。”薛母亲了一口阿呆,随后笑逐颜开道:“快把考牌给娘看看。”

    阿呆将考牌拿了出来,递给了薛母。

    薛母看着考牌,上面写着“玄辛酉”。

    薛母看了又看,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问一旁的薛父道:“孩他爹,甲榜第一考号是玄辛酉吧?”

    薛父笑道:“那还有错?”

    “我们的阿呆考了甲榜第一?夺了魁首?”

    薛父脸上笑意浓:“是的,咱们的阿呆考了第一。”

    “那,那个镇里的铺子咱们能白租十年了?”

    “呵呵,是啊,白租十年。”

    薛母觉得这一切好像做梦一样,一切都显得不那么真实。

    薛母又把阿呆搂在怀里,亲了又亲,兴奋的说:“甲榜第一,我儿子是甲榜第一,是魁首了,哈哈。”

    薛母的亲昵,看得一旁小丫头满脸的羡慕,魁首这词,第一次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不就是考了一个镇试的第一嘛,只是个准妙才,有什么好得意的,又不是真妙才。”

    这时,不远处老大媳妇拉着薛涛走了过来。

    刚才知道了阿呆考了第一,老大媳妇不想看薛母得意的样,于是躲开了,约好在镇子大门口汇合。

    老大媳妇摸着薛涛的头道:“我家小涛也进了乙榜,说不准,来年就能考中真的妙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