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五十八章 发榜
    薛母帮着阿呆分析了一路,最后分析得头昏脑涨,不由得冲着薛父嗔怒道:“孩他爹,你就不能发表一下意见么?”

    薛父笑道:“明天发榜不就什么都知道了么?”

    薛母白了薛父一眼,乐此不疲帮着阿呆分析着。

    夕阳残照,余晖暖暖,薛父赶着牛车到了家。

    薛母、薛父卸好了牛车,薛父拉着牛去饮水吃草,薛母则去厨房忙活。

    薛母刚到厨房门口,一声冷哼传了出来:“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做饭,想饿死谁么?”

    薛母回头看去,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老大媳妇。

    薛母今天心情极好,没有搭理老大媳妇。

    老大媳妇声音尖锐了起来,对着一旁正在做活的赵氏道:“娘,你看看她,这是个什么态度。”

    赵氏瞥了一眼薛母,淡淡说:“老二家的,下次早点回来,不能总让一家人都等着你吧,现在才回来做饭,什么时候才能吃上?”

    薛母好好的心情被赵氏一句话给弄得满腔怒火,她真想说:“你们等不起,倒是自己做啊!”

    但百善孝为先,礼教大妨,薛母只能忍了下来,脸上挤出笑意道:“下次儿媳一定早点回来。”

    说完,薛母便进了厨房。

    “娘,你看看她,连声道歉都不会说,一点礼节都不懂。”老大媳妇添油加醋道。

    赵氏也冷哼了一声,越看薛母越是不顺眼。

    阿呆早慧,将这一幕幕都看在眼中,虽然他现在没有办法改变什么,但都一一记在心里,随后转身默默向着小屋走去。

    小屋里,小丫头听见了外面的动静跑出来,看见阿呆一下就扑了过来。

    阿呆脸上露出了笑意,抱起了下丫头,向屋里走去,然后从怀里取出最后一片酱牛肉塞到了小丫头嘴里,哄着小丫头。

    过不多时,饭菜做好,薛家一家人围在了桌子上。

    桌上仍是两个肉饼,阿呆眼睛盯着。

    最后一片酱牛肉他给了妹妹,自己还没吃,所以眼馋桌上的肉饼。

    老大媳妇笑呵呵道:“娘,我跟您说,这次小涛考得可好了,两场考试都答得可好了。”

    “是吗?”赵氏闻言脸上露出笑意,目光温和看着薛涛:“奶奶好大孙,快跟奶奶说说。”

    薛涛闻言目光从肉饼上移开:“奶奶,第一场小涛写出了十几个文字。”

    一旁的老大媳妇闻言连忙解释道:“娘,这第一场是写字,一共二十个字,而且都是生僻字,大多数考生都不认得,能写出七八个的,那都是厉害的好考生了,能写出十几个文字的可不多。”

    赵氏闻言脸上笑意更浓,点了点头,继续问:“那第二场呢?”

    薛涛挠了挠头:“第二场,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让摸了一下球,球亮了一下。”

    这时一旁的老大媳妇连忙又道:“娘,我打听了一下,这第二场考试摸球,能让球亮的都是厉害的,能让球亮的人可少了,咱家小涛就让球亮了一下。”

    赵氏闻言更喜,将一张肉饼夹给了薛涛道:“奶娘的好大孙,多吃一点,将来一定能跟你三叔一样,考中一个妙才。”

    一旁的薛母闻言撇了撇嘴,刚想让更赵氏说阿呆考得如何,也好长长脸面,可赵氏忽然开口了,将她的话堵了回去:“好了,吃饭!”

    说完,赵氏开始动了筷子,整个过程,看都没看薛母或者阿呆一眼。

    薛家讲究食不语,薛母也就什么都没说,一口一口咬着窝头,阿呆扒拉几口碗里的稀饭,吃一口窝头,填饱了肚子,便带着小丫头去修炼了。

    薛母、薛父忙活着做汤,老四媳妇、老四则忙着烙面饼子。

    薛老四只觉全身充满了干劲,因为第一天帮着二哥家忙活完,足足给了十个灵币,比之前说好多了一倍。

    薛老四问了一下原因,薛母说,是因为薛老四、老四媳妇提前帮忙的缘故。

    人对我好一分,我对人好三分。

    薛老四心里也充满了感激,多得了五个灵币,第二天就买了半只鸡,给自己媳妇熬了汤,现在自己媳妇奶水充足,两个娃吃得饱,也不怎么哭闹了。

    看着灵币一点点变多,日子逐渐有了希望,薛老四觉得自己有使不完的力气。

    忙活了大半夜,直到月上枝梢,满天繁星,四人方才睡去。

    第二天,阿呆一家,薛老大一家早早就起来了,前往青阳镇看发榜。

    发榜是在未时,也就是下午,所以薛母卖完了饼子、汤水,带着阿呆、薛小颖下了馆子。

    吃完了饭,便与薛父带着阿呆去镇府门前等着。

    此时镇府门前已经围了几百人,都是来看发榜的,为了不出现骚乱,镇府更是派了二十名衙役维持着秩序。

    薛母虽然提前了去了,可还是去得晚了,前面已经围了好多人。

    薛母责怪薛父:“都怪你,都排到后面了。”

    薛父呵呵一笑,也不再多说什么,任凭薛母发牢骚。

    不多时,未时已至,两个衙役一人拿着一个榜单走了出来。

    站在最前面,一旁的大个子男孩一脸兴奋道:“这次,魁首一定是我的。”

    李婉儿轻哼一声,扬脖得意道:“是我的才对,我的考号是地乙巳,一会排在最上面的一定是我的考号。”

    两人吵着,那衙役已走过来,开始贴榜单。

    榜单分为两张,右边贴的是乙榜,乙榜是上只有三十个考号,说明这三十人,有成为妙才的潜质,但是这并不是定性的,毕竟很多孩子的年纪还小。

    左边的是甲榜。

    甲榜上只有三个考号。

    甲榜三人,便是此次镇试的前三名。

    能够位列甲榜,就说明镇府已经给了充足的肯定,一定能够成为妙才,甚至更进一步成为羽士也是极有可能的。

    所以,几乎所有人目光都首先集中在甲榜上。

    李婉儿、大个子男孩同时看向了甲榜。

    “甲榜第一,一定是我的考号,地乙巳。”李婉儿兴奋地看着甲榜。

    “甲榜第一一定是我的考号,地甲子。”大个子男孩也不甘示弱的说,同时看向榜单。

    下一刻,两人脸色同时愣在了原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