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五十二章 你是笨蛋
    “我不,我怕你打我。”阿呆说。

    “你不说我才打你,你要是说我不打你。”

    “那你发誓,你发誓我才说,否则,你打我我也不说。”

    “你,好好,我发誓,如果呆子说了我还打他,就让我,让我,让我天天吃不到好吃的。”

    “不行,太轻了,你发誓,你要是打我,你就长得比猪还难看。”

    “你敢说我比猪难看。”

    “这不是发誓吗,你看,你还是想打我。”

    为了骗阿呆上当,李婉儿也是豁出去了:“好,如果你说完我打你,我就比猪还难看。”

    “我都发完誓了,你快说。”

    “那我说了。”

    “啰嗦,快说。”李婉儿一脸地兴奋。

    阿呆一脸肃穆,郑重其事地说:“你是笨蛋。”

    “哈?”李婉儿懵了一下,然后纠正阿呆道:“我让你说的是,我是笨蛋。”

    “是啊,我是说的你是笨蛋啊。”阿呆一脸认真的说。

    “不是,不是,我让你说的是‘我是笨蛋’,‘我是笨蛋’。”

    “你是笨蛋,你是笨蛋。”阿呆重复了两遍。

    李婉儿一急,心中一动,改口道:“我让你说,你是笨蛋。”

    “你是笨蛋!”阿呆吸溜一下鼻涕道。

    李婉儿觉得自己要抓狂了,扬起了巴掌,就要去打阿呆,阿呆急忙道:“你刚才可是发誓了,你要是打我,比猪还难看。”

    李婉儿的手僵在了半空,过了一会,她眼睛变得通红通红,哇一声哭了出来,抹着眼睛,向着远处跑去。

    薛母看了看被气哭的李家刁蛮大小姐,心中有些担心,阿呆把她气哭了,李家不会来找麻烦吧。

    薛母看向阿呆,眉头微微皱起,沉声道:“阿呆,你是故意的吧!”

    阿呆还是一脸的茫然,呆呆道:“娘,什么故意的啊?”

    别人或许会被阿呆这一呆然的模样骗到,但知子莫若母,薛母深深知道,阿呆一旦有了这种表情,反而就说明他在撒谎。

    薛母冷笑一声:“就你这点小把戏,还想蒙骗老娘。”

    说着,薛母斜楞阿呆一眼,一弯腰,手向鞋底子摸去。

    阿呆见状脸色一垮,连忙道:“娘,是那个刁蛮的丫头先要捉弄阿呆的。”

    “而且,都是话都是她让说的,是她逼着阿呆说的,阿呆不说,她就要打阿呆。”

    薛母闻言,手中动作停了下来,她微微叹了口气。

    她语重心长对阿呆说:“阿呆,娘也知道这件事不怪你,是那个李家小姐无理取闹。”

    “可她是李家的掌上明珠,咱家只是普普通通的小百姓,是草民。”

    “什么是草民?在那些大人物的眼里,咱们就跟草芥一样,他们想要咱们不好过,有千百种方法。”

    “阿呆,以后要记住,这些大人物,咱们能不招惹就不招惹,有时候就是吃点亏也没关系的,记住了吗?”

    阿呆点点头:“娘,我记住了,下次看到那个刁蛮丫头,我让着她就是了。”

    薛母闻言一笑,将阿呆搂紧在怀里,轻声道,“真是娘的好儿子。”

    说着,薛母忽然想到了什么,将阿呆往前一推,眉头一挑道:“不过,你给娘解释解释,刚才你说你就画了一个人去打猎,趴在地上盯着野猪,然后拿出弓箭射杀野猪还用车拉回家,这都是什么玩意,你给老娘说清楚?”

    阿呆脸色一垮,连忙道:“娘,你听我说。”

    一旁老大媳妇闻言嗤笑道:“还有用说么,明明就是不会,一顿瞎画呗。”

    “出来又怕挨揍,所以就撒谎说都会了呗。”

    薛母脸色沉了下来,问阿呆道:“你真的跟娘撒谎了?”

    在薛母心底,阿呆上修道院不久,不会很正常,但是撒谎那可就是不行了,那是一个人品质有问题,所以,如果阿呆撒谎,她绝不会轻饶。

    老大媳妇笑道:“想要知道阿呆有没有撒谎还不容易,小涛跟阿呆都是陆师教,阿呆会,小涛一定也会,一会小涛出来,问问小涛。”

    正说着话,大门中陆陆续续有孩子走出来了,最后薛涛也走了出来。

    老大媳妇见薛涛得意一笑:“看到没,这就是我儿子,最后才出来的。”

    “出来的越晚,肯定是写的字越多,我儿子这一次一定考得很好。”

    “老二家的,正好你也问问小涛,他写的都是什么字,就知道阿呆有没有撒谎了。”

    “不过,我看阿呆八成是撒了谎。”

    “这人啊,考什么成绩还是其次,最要紧的就是这品性,一个人品性要是坏了,走到哪,都是容不下他的。”

    被老大媳妇一顿说,薛母脸上更是难看。

    老大媳妇冷哼一声,随后连忙快步走过去,帮着薛涛拿着包,然后问道:“小涛,这次考得怎么样?”

    薛涛微微低着头,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二十个字,按照陆师的交给我们的法子,写了十几个字,也不知道对不对。”

    老大媳妇闻言连忙道:“对,一定都是对的。”

    随后她得意地道:“小涛啊,那你写出的字都是那些个字啊,说出来让你二婶也听听。”

    薛涛摇头道:“都不认得。”

    老大媳妇闻言一愣,奇道:“小涛,你可不能说谎啊,不认得你怎么能写得出来?”

    薛涛说:“是用陆师交我们拆解文字的方法写出来的。”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学习,薛涛也逐渐明白的文字的真正含义。

    “第一个字,是好几个文组成的,像是一个人进山打猎,第二个字,好像像是一头熊......只是,第十五个字,我没拆出来。”

    薛涛说着看向了阿呆道:“二弟,你拆出来了么?”

    阿呆点了点头:“第十五个字有些难,像是一只鹰与蛇在搏斗,不过蛇在上面,鹰在下面,我也是看了好一会,才拆出来的。”

    薛涛听了眼睛一睁:“对对对,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就是那样,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老大媳妇听得脸色越来越难看,薛母脸色则逐渐好转,蹲下身子揉了揉阿呆的头。

    阿呆急忙道:“娘,我真的没撒谎。”

    薛母温柔道:“娘知道,娘的阿呆是个好孩子,怎么会撒谎呢?”

    “娘相信你二十个字都写出来,至于某些人污蔑你,不过是因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心里巴不得自己的孩子跟我家阿呆一样聪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