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五十章 第一场考试
    二百多小孩陆陆续续进了考场,一人一张小桌子,每人前后左右相隔大约两尺的距离。

    考场里面乱哄哄的,不多时,一个考官走进来,轻咳一声,“肃静。”

    众小孩顿时噤声,一双双眼睛紧张的瞧着考官。

    阿呆也有些紧张,毕竟是第一次考试。

    考官是个三十几岁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的灰白妙才服,头上带着束冠,一脸的严肃。

    锐利的目光扫了一眼考场内的四十八名考生,沉声道。

    “考试期间,有几点纪律。”

    “一,不得交头接耳,一旦发现,立刻逐出考场。”

    “二,我说可以答卷时,才能动手,谁若是先动手,立刻逐出考场。”

    “以上两点,都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啦!”众孩童大声道。

    “嗯!”考官点了点头。

    随后点燃了一根香火,插在了香炉上。

    紧接着,中年考官拿出一个两个卷轴,挂在了众孩童的面前的墙面上。

    两个卷轴展开,每个卷轴都是十个字。

    考官的声音同时响起,“现在你们用心将这二十个字记住。”

    “只能用心记,不写在宣纸上,一旦我发现谁动手了,立刻逐出考场。”

    “等到我说可以开始做答时,你们才能写,等这柱香烧完时,必须停笔。”

    “都挺清楚了么?”

    “听清楚了。”

    “开始记吧!”

    考官说完一双眼睛盯着下面的一众孩童。

    一众孩童,看着两副卷轴上的文字一个个抓耳挠腮。

    这上面字,他们大多都不认得,这如何去记啊?

    不要说是孩子,就算是大人,一时半会,也记不住这么多生僻,且笔画繁复的字。

    阿呆也睁大眼睛看着这二十个字。

    这些字,他大多都不认得,不过在阿呆看来,这些字更像是二十个图画。

    阿呆用心记着,按照陆师交给他的方法,将这些字拆解成文,记在心里。

    第一个字,像是一个人匍匐在地,第二个字,像是一头猪低头吃草,第三个字他认得是弓,第四个,像是一辆牛车,第五个,像是许多人围在一起.......

    于是,阿呆脑海里想着,一个人出去打猎,趴在地上,盯着吃草的野猪,然后拿出弓箭,射杀野猪用车拉回家,大家都围着野猪......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香燃下去了四分之一时,考官收起了两个卷轴,同时开口道,“好了,可以作答了。”

    “作答之前,在右上角写上你的牌子上的考号。”

    众孩童闻言连忙拿起毛笔,饱蘸墨水,开始书写了起来。

    刷刷刷.......

    起初写的都很快,可大约盏茶后,大多数孩童书写的速度就慢了下来,开始抓耳挠腮。

    没过一会,一双双眼睛就开始四处乱瞄。

    又过了片刻,低低私语声响起。

    一个贼头贼脑的小男孩,见考官背对着自己了,对这面前的人低声道,“诶,前面的那个丫头,身子往左边挪挪,让我看看。”

    前面的是个小女孩,自顾写着,没理会。

    小男孩又道,“别那么小气嘛,借我看看。”

    小女孩不耐烦了,大声道,“考官,我后面那个家伙要看我的字。”

    这声音一出,后面的小男孩脸色陡变,一阵红一阵白。

    中年考官走了过来,看了一眼男孩的宣纸,上面只有一个字。

    男孩冲着考官一笑,“我跟她开玩笑的。”

    中年考官拿起小男孩的宣纸说,“你可以出去了。”

    男孩脸一垮,哭着说,“考官,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考官淡淡说,“再不出去,取消你后面的考试资格。”

    男孩无奈,只得停止哭泣,收拾着东西往外走,同时狠狠瞪了一眼女孩。

    赶走了男孩,中年考官继续巡视着,同时道,“不准四处乱看,不准交头接耳,一经被我发现,立刻逐出考场。”

    不知不觉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考官走到了阿呆的身旁,停下了脚步。

    一双锐利的眸子盯着阿呆的宣纸,点了点头。

    阿呆认真的写着,一笔一画十分工整。

    右上角写着‘玄辛酉’,这是他的牌牌上的写得,

    那二十个字他虽都不认得,但按照陆师交给他的方法,却也都完全记了下来。

    二十个字,一个不落的写了下来。

    写完后,阿呆吹了吹宣纸上的墨迹,然后开始检查起来。

    心里默默念着,一个人出去打猎,趴在地上,盯着吃草的野猪,然后拿出弓箭,射杀野猪,用牛车拉回家,大家都围着野猪,开始烤野猪肉......

    检查了两遍,阿呆见没有错误和疏漏,这才放下了笔墨。

    阿呆微微松了口气,抬起头,忽然发现不知何时,教官正站在他身旁。

    阿呆吓了一跳,连忙道,“考官,我没看别人的。”

    考官闻言一笑,“你要是看别人的,怕是写不出几个字。”

    “准备交卷么?”

    阿呆闻言看了看香还有一半没烧完,不禁道,“不是要等香烧完才交么?”

    考官道,“可以提前交,你也可以好好准备下一场。”

    “嗯。”阿呆闻言也就交了卷,收拾了笔墨纸砚,离开了考场。

    此时交卷的孩童并不多,现在出来的大多是被赶出来的。

    那些被赶出的孩童一出门就大哭了起来,或跟父母诉说委屈,或一脸羞愧低着头,不过也有迈着八字步,丝毫不以为意的。

    所以,场外的家长很怕自己的孩子现在走出来。

    薛母、老大媳妇盯着门口的香炉,又看了看镇府的大门,心里都想着,“一定要坚持到最后啊!”

    两人正想着,阿呆背着包走了出来。

    薛母、老大媳妇同时一愣。

    老大媳妇脸色一喜,自己儿子没出来,老二家的出来了,会解给字有什么了不起,看来这次魁首还是她家小涛的。

    看到阿呆出来,薛母的心咯噔一下,心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薛母连忙上前几步,问,“阿呆,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是不是没考好?”

    “没考好也没关系,下面还有两场呢,下面两场可一定要努力啊!”

    薛母宽慰着阿呆,怕影响了他后面的两场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