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四十五章 人情冷暖
    薛老四也没想到,事情会牵扯到二嫂家。

    “娘,这事跟二嫂没关系。”

    “你给我闭嘴。”赵氏一喝,薛老四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白,双手暗里捏得紧紧的。

    不过他还是没有与赵氏争,而是低下了头,眼眶红了又红。

    “老二媳妇,你倒说说,为什么你卖就卖得出去,老大家的就卖不出?”

    薛母闻言脸色陡然就沉了下来,“娘,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儿媳卖得出去还是错了?”

    “昨天娘你是答应儿媳的,老大家的再卖不出去,那也跟儿媳没关。”

    “你不能总把屎盆子往儿媳头上扣。”

    “放肆,有你这么跟娘说话的么?你的眼里还有我这个娘么?”赵氏怒目一瞪,呵斥出声。

    薛父脸色也是一阵难看,夹在妻子和母亲中间,他实在不知帮谁是好。

    最后薛父一叹,硬着头皮,拽了拽薛母,他心中有愧,不敢抬头看薛母。

    薛母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责怪薛父,她要知道,薛父夹在中间不好做。

    现在她这个小家是越过越好,能忍则忍吧。

    薛母语气缓了下来,“儿媳不敢。”

    赵氏冷哼一声,“听老老大家的说,你还买了两块半下品灵石的试卷,你哪来那么多灵石,莫不是你卖的灵石私藏了?”

    薛母压着心中又窜起的火气,皮笑肉不笑道,“娘,每天卖的饼子您可都是过眼了的。”

    自从卖饼子那天起,薛母每次装饼时,赵氏也都要数一遍。

    “儿媳能花两个灵石买试卷,也是动用了之前卖嫁妆的灵石。”

    赵氏闻言神色仍是不悦,“两块半下品灵石,那就是两百五十个灵币,买什么试卷,有这个灵石,还不如帮帮你大嫂,不管怎么说,都是一家人。”

    “不过,买了就买了,试卷一个人是看,两个人也是看,也给老大家的小涛看看吧。”

    老大媳妇一听,眼睛顿时亮了。

    急忙笑道,“谢谢娘!”

    薛母听了胸膛都要气炸了,“娘,这是儿媳用自己的灵石买的。”

    “你就不是薛家的人了么?你要说不是,为娘绝不多一句话。”赵氏言语冰冷道。

    薛母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胸膛起伏着,身体都轻微颤抖了起来,不过,最后她还是忍了下来,“儿媳不敢。”

    “不敢的话,那就这么定了。”

    “吃饭!”

    赵氏心里对薛母已没有半点好感,什么叫不敢,那就是心里早就不想是薛家人了,所以才说不敢。

    这样的儿媳,有不如没有。

    赵氏雷打不动的肉饼夹到了薛涛的碗里,“奶奶的好大孙儿,多吃一点,一会看试卷才看得懂。”

    薛母气都气饱了,实在吃不下,扔下了一句,“我吃饱了!”就下了桌。

    赵氏看都没看一眼,自顾喂着薛涛。

    “我也饱了!”阿呆放下扒拉两口的碗,下了桌。

    “哥哥,抱抱。”小丫头伸开手,阿呆抱着小丫头也离开了。

    薛老四低着头,声音带着颤音儿,“我也饱了。”

    说着,薛老四也离开了,老四媳妇连忙道,“我去看看孩儿他爹。”说着,也离开了。

    赵氏脸上浮现怒色,冷哼道,“不吃好,都不吃才好呢,省下了。”

    阿呆抱着小丫头到了厨房,薛母正掉着眼泪,熬着汤。

    阿呆和小丫头都显得十分乖巧,阿呆将一片酱牛肉递给母亲,“娘,吃肉。”

    小丫头也说,“娘亲,吃肉肉。”

    薛母擦了擦眼泪,笑了笑,“阿呆乖,娘不饿,肉肉你跟妹妹留着吃。”

    阿呆闻言怀里掏出剩下的一个包裹,里面还有十几片酱牛肉,阿呆坚持给薛母,“还有好多酱牛肉,再不吃,都坏掉了,娘亲吃。”

    薛母亲了阿呆还有薛小颖一口,一边流着泪,一边吃着酱牛肉。

    泪水是咸的,牛肉是香的,薛母的心里是暖的。

    能有这么一对儿女,她觉得是自己这一生最幸福的事。

    吃了两片牛肉,薛母便吃不下了。

    薛母擦了擦眼泪,盛了一碗汤对阿呆说,“阿呆,一会去给你四婶端去,再把你的牛肉给你四婶两片,这段时间娘太忙,都不知道你四婶都两天没下奶了,这样下去,你的两个妹妹怕是保不住。”

    “嗯。”阿呆点了点头,拿出两片牛肉,将剩下的藏在怀里,然后端着汤去了四婶家。

    阿呆敲了敲门,是薛老四来开门,看到阿呆,不禁道,“阿呆你这是......”

    阿呆说,“娘说,给四婶下奶。”说着,小手拿出两片牛肉。

    薛老四眼眶又红了红,沉默了片刻,他把阿呆让了进来。

    老四媳妇在里面也听见阿呆的声音,看着阿呆拿着肉端着汤走了进来,眼眶也泛了红。

    老四媳妇揉了揉阿呆的脑袋,“替婶婶谢谢你娘。”

    “嗯!”阿呆点点头,放下碗和肉,带着小丫头走了出去。

    阿呆离开,老四媳妇将两片牛肉吃了,只觉满口香味,一股热流涌入全身。

    老四媳妇只吃了一片就感觉饱了,然后用汤水喂了哇哇哭的孩子。

    孩子喝了汤水,哭声小了,最后逐渐睡去,老四媳妇这才将剩下的汤喝了,然后将剩下的一片酱牛肉给薛老四。

    薛老四推还给自己孩他娘,“孩他娘,你留着下奶,一定要把娃养活,以前我混蛋,没心眼,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们娘俩的。”

    老四媳妇听孩他爹话里有话,不禁问,“孩他爹,你怎么突然说这话。”

    “没事,你好好养身子,也长点心眼,别娘让你干,你就傻得乎地一直干。”

    “嗯!”老四媳妇抱着孩子靠在了薛老四的怀里。

    “我去把碗还给二嫂,你先睡吧!”薛老四道。

    “那你好好谢谢二嫂。”

    “我知道的。”

    薛老四拿着碗,走到了厨房。

    此时薛母正烙着饼子,薛父也已过来打着下手,看到薛老四随后道了一句,“老四,你怎么过来了?”

    薛老四低着头,“二哥、二嫂,谢谢了。”

    薛母闻言笑道,“谢什么谢,一碗汤,几片肉。”

    薛老四沉默了一会,薛父、薛母终于现了这个四弟的异样。

    薛父薛母相视一眼,薛父问,“老四,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