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四十三章 镇试
    “白租十年主街的铺子?”

    “那铺子的租金,最便宜一年也要几百块下品灵石吧?”

    “这个面店的老板,真的是大手笔啊!”

    薛母一叹,满脸都是羡慕。

    现在她只是在摆摊,没有个固定的居所,就是靠天吃饭,下一场大雨,他们道路不通,生意就做不成。

    若是在镇里有个店铺,再大的雨,雨一停,生意照样做。

    对于一个店铺,薛母心里向往得很,只可惜,一年几百块下品灵石,她可负担不起。

    就算负担得起,她也舍不得。

    也就只能想想了。

    薛母不禁叹了口气,不知道谁最后能白租那个铺子。

    薛父点了烟袋锅子道,“而且,这件事昨天就下达到青阳镇下面的修仙院了,今天就开始报名了。”

    “可这事儿咱么怎么不知道?”

    “青阳镇不可能把青牛山修仙院给忘了吧。”薛母心中忽然有了意动,不禁看向阿呆。

    “阿呆,娘问你,6师有没有跟你说过镇试的事儿?”

    阿呆点了点头,“说过啊,怎么了娘?”

    薛母眉头一竖,“你个臭小子,那你怎么不跟娘说?”

    阿呆见薛母要作,顿时一缩头,“娘,阿呆不想去,所以就没说。”

    阿呆确实不想去,那什么城里大人物讲道会有6师讲的好么?

    而且,他的酱牛肉快吃完了,他还要准备和师姐再做一份,他不想去参加什么镇试,不想去城里。

    薛母沉思了一会,严肃的神情忽如冰雪消融,脸上满是笑意,一双明眸闪亮闪亮地盯着阿呆。

    阿呆不知为何浑身炸起一阵汗毛,有些战战兢兢地道,“娘,你别这么看我,我怕。”

    薛母呵呵一笑,“阿呆,娘对你好么?”

    “好!不打我,不抢我的灵石就更好了!”阿呆道。

    薛母笑容微微一僵,刚想开口大骂,但想到铺子,她忍住了。

    因为她还要说服阿呆报名去参加那个什么镇试,然后夺得魁,然后,小镇那个主干道的铺子,她就能免费租用十年。

    薛母相信,只要阿呆去考,一定能夺得魁的,因为仙人都夸她的阿呆资质极佳。

    “阿呆,娘跟你商量个事儿,你去参加镇里的院试好不好。”

    阿呆闻言摇摇头,“娘亲,我不想去,一点也不好玩。”

    薛母循循善诱,“阿呆,你不是喜欢吃糖油果子吗,只要你参加,娘每天都给你带糖油果子回家。”

    阿呆想了想,现在他喜欢吃酱牛肉,喜欢喝五味鲜了。

    阿呆摇摇头,“娘,阿呆现在不喜欢吃糖油果子了。”

    薛母一听火了,笑容顿时消失,一张俏脸阴沉着,眉头高高竖起,柳眉倒竖,口中出一声清喝,犹如断冰切雪。

    “你个小王八蛋,老娘供你吃供着你喝,让你去参加个镇试你推来推去,你到底去不去!”

    说着,薛母开始脱鞋子。

    阿呆见了顿时就哭了,“娘,我去,我去还不行么,你把鞋底子收起来先?”

    薛母晃了晃鞋子,“那你说,你能不能夺个魁回来?”

    “阿呆尽力,一定尽力。”

    薛母鞋底子一下打在阿呆屁股上。

    “不是尽力,是一定,一定把魁给我夺回来。”

    “是,是一定夺回来,娘您别打了,呜呜呜。”阿呆哭着说。

    “要是夺不回来,看我怎么楔你。”

    吓唬了一下阿呆,薛母这才将鞋子穿在脚上。

    “这个臭小子,软的不行,就得来硬的。”

    薛母脸上则一片笑吟吟的,揉了揉阿呆的屁股,“疼么?”

    “疼!”阿呆道。

    薛母一点阿呆的额头,笑骂道,“放屁,老娘我根本没使劲儿。”

    “那也疼!”阿呆抽泣了两下,其实他也不觉着疼,不过喊疼是没错的,这是他挨了两年打的经验。

    收拾好了桌椅板凳,薛父牵着牛车,薛母拉着阿呆薛小颖,一路打听,向着报名处走去。

    报名处就在镇府附近,隔着老远,薛母看到那里支了个棚子,还有不少人带着孩子,排着队,正报名呢。

    薛母拉着阿呆急匆匆走了过去,却正见老大媳妇带着薛涛也过来了。

    老大媳妇见到薛母,冷哼了一声,“不是不报名吗,怎么又跑来了?”

    “老大家的,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难道不是你让阿呆告诉小涛,让小涛不去参加镇试的。”

    “还好我家小涛聪明,把这件事告诉了我,否则我家小涛就要错过这次机会了,你也就如意了吧。”

    “真是好深的心机啊,你一定是见你家阿呆不如我家小涛,你家阿呆夺不到魁,所以也不想我家小涛夺到魁,我没说错吧。”

    薛母闻言气得笑了出来,“呵呵,老大家的,究竟咋俩谁心机深沉。”

    “青阳镇大大小小修仙院几十座,修仙的学童几百名,你就保证,你家小涛能夺得魁?”

    “那也魁也不会是你家阿呆。”

    “呵呵,那就骑驴看唱走着瞧。”

    “走着瞧就走着瞧。”

    两人冷哼一声,拉着各自的孩子排着队。

    老大媳妇抢先一步,排到了前面,然后对着薛涛道,“儿啊,一定要好好考,给娘考个魁,娘给你煮鸡蛋吃。”

    薛涛闻言眼睛放亮,“娘,我要吃鸡蛋,我要吃鸡蛋。”

    “那就好好考,考个魁,否则,娘就打你的屁股。”

    “娘,那我不吃了。”

    老大媳妇一瞪眼,“那娘现在就打你的屁股。”

    “别打,别打,娘我一定考上。”

    阿呆看到薛涛的模样不禁摇头,“一点骨气都没有。”

    薛母冷哼一声,然后对阿呆道,“阿呆,这次魁,你能考中不。”

    阿呆正色道,“娘您放心,阿呆一定能考上的。”

    薛母闻言一笑,“考不考得上另说,这气势断不能弱了。”

    不一会,老大媳妇、薛母都给自家的孩子报好了名。

    这时,薛母听见不远处有人喊着,“历年的院试试卷,一份只要十个灵币,看一看历年院试的试卷,通过镇试的机会多三成啊!”

    薛母闻言眼睛一亮,顿时走了过去,“老板,你这试卷给我来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