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四十二章 预定
    “好,那就这么定了!”赵氏应了一声,不过脸色却并不怎么好看。

    听她这二儿媳的意思,反倒是她冤枉了她似的,心中对这个二儿媳的好感又少了几分。

    当初自己也是昏了头,怎么就让老二将这么一个不省油的等娶进了门。

    “吃饭!”赵氏了话,一家人才开始动筷子。

    老大媳妇吃一大口饼子,喝一口稀粥,脸上满是笑意。

    明天有了老二家的饼子,加上自己已经知道了镇上人口味偏淡,明天一定能大卖。

    以后想办法把老二家从镇里挤兑走,自己一个人在镇子卖饼子,那一天能赚多少灵石。

    老大媳妇似乎又看到灵石一块块向她飞来。

    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天还没放亮,薛父、薛母便已套好了牛车,装好了饼子、汤水。

    老大媳妇今天也起得早早的,她可不会让老二家的找到借口,先让她家去摆摊。

    两家的饼子、汤水都装上了车,薛父赶着牛车向着小镇走去。

    四人走着,阿呆跟小丫头薛小颖还有他们的堂哥薛涛则坐着牛车

    今天休沐,阿呆、薛涛都没有去青牛山修道。

    阿呆去小镇,是想卖又找到了几个灵物,小丫头、薛涛贪玩,所以都吵着要去镇里。

    阿呆很懂事,所以薛母没怎么思考,就同意了,也带上了小丫头,让阿呆看着。

    老大媳妇也带上了自己的儿子,牛车轱辘轱辘地行进着,摸着黑,进入了小镇。

    过不多时,东方浮现了一丝鱼白,晨光缓缓挥洒下来。

    阿呆闭上了眼睛,手掐印诀,口诵喃喃,修炼着金光咒。

    大约一刻钟,阿呆觉得太阳皮肤有些灼痛,便缓缓睁开了眼,停止了修炼。

    小丫头还靠着阿呆睡着,阿呆将披在妹妹身上的衣服紧了紧,然后就坐安稳地坐在那里,让小丫头靠着。

    此时太上升起有半竿高,小镇上的人也都开始出了门,店铺了开了门。

    面粉昨天用光了,薛母催促薛父去买面粉去了。

    薛父本想卖完饼子再去买,可薛母说,面粉也要趁早去买,若是去得晚了,好面粉都别人买走了。

    薛父只得去了,留着薛母一个人看着摊位。

    小小摊位前人开始多了起来。

    “老板娘,两个饼子一碗汤。”

    “老板娘,四个饼子,两碗汤!”

    路上行人闻到了香味,坐了下来。

    今天,小摊前摆了三张桌子,十二条凳子,这是薛母昨天买的。

    薛母一个人忙得不可开交,一边拿饼子,一边叫阿呆去给客人盛汤。

    “来了,娘。”

    阿呆放好小丫头,起身去给客人盛汤。

    这时远处急吼吼跑了一个人,正是王小二。

    王小二提着一个桶,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让桌上一放,“先把我这桶装满。”

    “等一下!”阿呆没有理王小二,而是给先来的几个客人盛了汤。

    王小二见了是阿呆,笑了笑,“小滑头,今天又来帮你娘做生意啊?”

    阿呆盛完几个客人的汤,看向王小二道,“一碗汤,要买两个饼子,你吃得完吗?”

    王小二笑道,“小滑头,不要你管,你只管装汤就是。”

    阿呆没再说话,双手提着王小二的桶,开始往桶里舀汤。

    “一碗,两碗,三碗.......十八碗.....。”

    王小二今天拿的桶明显比昨天大,十八碗只装了大半桶。

    “诶,前面的你怎么还拿桶来装了?我们还喝不喝了。”

    “就是,一你个人喝得了那么多么?”

    王小二闻言斜眸瞥了一眼说话那人,“老子是李府的,老子爱买多少就买多说,你小子想怎滴?”

    那人一听是李府,顿时不敢吱声了,只是嘴里嘟囔着,李家就了不起啊,明天我也拿桶来。

    王小二的小汤桶足足装了二十八碗汤,薛家的大汤桶的汤一下子就少了许多。

    盛好了汤,薛母也已经准备好了五十六个面饼子。

    将面饼子包好,王小二扔下了二十八个灵币,离开了,不过一会他又折了回来,“老板娘,你这汤单独卖不?”

    “这样,还是我手中这个桶,你每天给我来一桶,我给你十个灵币怎么样?”

    “至于面饼子,我就不要了。”

    薛母一愣,“这样,不好吧,都是些烂河虾熬的汤!”

    “买卖就是个你情我愿,你只管说,卖还是不卖。”

    “这,好吧。”

    王小二闻言一笑,将又拿出五个灵币给薛母,“这是定金,明天我的汤给我留着。”

    说着,王小二这才离去了。

    一旁人见状,也有人急忙站了起来道,“老板娘,明天照他那样的也给我来半桶。”

    说着,那人也拿出两个灵币给了薛母,当做定金。

    给我也来半桶.......。

    薛母都应了下来。

    不一会的功夫饼子卖光了,汤也卖光了。

    阿呆帮着薛母收拾碗,眉头皱起,“娘,他们是不是不喜欢吃咱家饼子啊。”

    薛母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汤桶,又看了看手中十五个灵币的定金。

    此时薛母终于可以确信,她的生意这么好,是因为阿呆的汤。

    明天的生意还没做,就已经先卖了三十个灵币了,而且这三十个灵币,基本是没有成本的。

    薛母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然后抱起阿呆狠狠亲了一口。

    “娘的好儿子,今天娘带你下馆子。”

    “娘,我也要亲亲。”小丫头薛小颖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了。

    薛母抱着小丫又亲了两口。

    这时,薛父也扛着一袋面粉走了回来。

    看到薛母、阿呆已经在收摊子,不禁道,“今天生意这么好么,这么快就卖完了?”

    薛母笑道,“是啊,今天生意好得不得了。”

    薛母可没有将定金的事说出去,她怕孩他爹傻乎乎把这个秘密说出去。

    薛父一边帮着薛母收拾东西一边说,“孩他娘,刚才我去买面听米面店的小厮说,青阳镇最近刚上任的镇长,准备举行一次镇试,八岁以下孩童都可以参加,前三名可前往城里听一名大人物讲道。”

    薛母好奇问,“那卖面的小厮怎么会知道,还跟你说?”

    薛父道,“这事镇里都知道了,那活计也是显摆,听说为了讨好新任的镇长,镇子上有些头脸的人都资助了,面店的大老板也资助了这次镇试,并且愿意给此次镇试魁白租十年小镇主干街的门面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