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四十章 薛父带薛母下馆子
    大汉走了,老大媳妇也没有再追上去,对着大汉吐了一口唾沫,大骂了一句,“什么东西,不是个玩意儿!”

    骂完了、痛快了,老大媳妇这才对着围观的路人满脸堆笑道,“好吃的面饼子,好喝的鸡蛋菠菜汤,大家都没吃早饭吧,坐下来吃一口......。”

    老大媳妇的话还没说完,围观的行人就都散了。

    老大媳妇冲着众人背影也吐了口唾沫,“都什么玩意,不吃我的面饼子,还在我这站了这么久,挡我生意。”

    老大媳妇给自己盛了一碗汤,又喝了一口,咋么咋么嘴,“也没有那么咸啊!”

    老大媳妇看着坐在一旁抽着老汉烟的薛老大气就往胸膛顶,“抽抽抽,就知道抽,过来帮我尝尝汤咸么?”

    薛老大放下烟,叹了口气道,“孩他娘,咱就不是做生意的那块料,我还是回家老老实实操持农田,你好好做手工吧!”

    老大媳妇瞪了薛老大一眼,“你个没出息的,一点上进心都没有,难道看着老二家大把大把赚灵石,你就甘心?”

    “而且,我们着不是卖出去了两个面饼子么,卖了两个灵币。”

    “你过来,尝尝汤。”

    薛老大叹了口气,尝了一口问,“怎么样?”

    薛老大又尝了一口,“好像,是有点咸。”

    老大媳妇拍了薛老大脑袋一下,“既然咸,你早怎么不说?”

    “早也没觉得咸啊!”

    老大媳妇眼珠一转,“你去河里打点水,然后倒进菜汤里,就能冲淡一些。”

    “孩他娘,这不好吧!”

    薛老大眉头皱起老高。

    “有什么不好的,不就是加点水,烧汤前加跟烧后加有啥子区别,让你去你就去,啰嗦什么。”

    薛老大一听似乎也是这么个理,将面饼子倒了出来,将汤水倒出来一些,拿到河水里倒了,然后提着河水回来。

    老大媳妇将汤桶挪到角落里,看到没人,然后往里面加河水。

    加了半桶河水,舀了一碗给薛老大,“怎么样,还咸么?”

    “好像,有点咸。”

    老大媳妇又倒了一些,“现在呢?”

    “好像,还是有点咸。”

    老大媳妇干脆把剩下的全倒了进去,“现在不咸了吧。”

    “好像,又有点淡了。”

    老大媳妇给了薛老大一巴掌,“淡淡淡,那你倒是来做啊!”

    挨了一巴掌,薛老大也不吭声了,蹲坐在一旁,抽起了老汉烟。

    老大媳妇不看薛老大,越看越来气,又喊了起来,“好吃的面饼子喽,两个面饼子只要一个灵币,还送鸡蛋菠菜汤喽,可劲喝喽。”

    又有行人走过来要了两个面饼子,喝了一口汤,那人就一皱眉,“老板,你的汤,没什么味啊!”

    老大媳妇呵呵笑道,“盐吃多了对身体不好,来大兄弟,嫂子再给你盛碗汤。”

    “不,不用了,这汤喝着怪怪的。”男子扔下一个灵币,拿着两个面饼子走了。

    轱辘轱辘,车轮滚动的声音远远传来。

    薛父、薛母拉着牛车走了过来,“大哥,大嫂你们卖的怎么样?”

    薛老大闻言站起来看向薛父摇摇头道,“不怎么好?”

    薛父笑道,“没事,我们第一天卖的也不好,只卖了半桶饼子。”

    薛老大笑了笑,只是这笑有些勉强,“二弟,你们怎么这么快就过来,都卖完了么?”

    “嗯,都卖完了,今天生意好做些。”

    老大媳妇闻言冷哼了一声,“怎么,卖完了就急着跑我们这炫耀么?”

    薛父尴尬笑了笑,薛老大则道,“老二,别忘心里去,你嫂子就这脾气,没啥坏心眼。”

    “一家人,往啥子心里去,大哥,你们还剩多少没卖?”

    老大媳妇冷哼,“还有两百多张没卖出去,哼,听了心里特别高兴吧!”

    薛母本不想多言语什么,可听了老大媳妇这话,胸膛的火再也压不住,腾一下窜了起来。

    “大嫂,你这怎么说话呢?”

    “什么叫你们卖不出去,我们心里就特高兴,说得我们跟好像是幸灾乐祸的小人似的。”

    “再说了,大嫂你卖饼子的面粉,那都是家里出灵石,你卖不出去,损失的是家里,我们能捞到什么好处。”

    “大嫂,说话要凭良心。”

    老大媳妇饼子没卖出去,早晨更是受了一肚子气,一听也火了,“老二家,你就这么跟你嫂子说话,说你嫂子没良心,你安的什么心。”

    “老二家的,我告诉你,不用幸灾乐祸,今天的饼子我一定卖得出去,卖不出去,我就不走了。”

    见两人又要吵起来,薛老大拉着自己的媳妇。

    薛父拉着薛母,连忙道,“孩他娘,你不是饿了么,我们先去吃点东西。”

    “大哥、大嫂,你们先卖着,我带着孩他娘先去填填肚子。”说着,薛父拉着薛母快离开了。

    薛老大也急忙拉着自己媳妇,“孩他娘,忙了一早晨,你也饿了吧吃点东西吧。”

    薛老大这么一说,老大媳妇真觉得饿了,抓起了一个面饼子,塞到口中吃了起来。

    只是觉得噎得慌,口中嚷嚷着,“汤,汤。”

    薛老大把汤给她盛来,可她一想,着汤加了河水,就怎么也不想喝了,就这么干噎下去。

    一家菜馆

    薛父拉着薛母坐下,薛母犹自生气,“刚才你拉我干什么,怎么不让我好好教训教训那个泼妇。”

    薛父呵呵一笑,“都是一家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关系闹太僵不好。”

    “这几天,孩他娘辛苦了,咱家都赚够一块下品灵石了,能娶到孩他娘这么好的媳妇,我是修了三辈子的福,今天一定要好好犒劳犒劳孩他娘。”

    说着,薛父要了一盘炒鸡蛋,一盘花生米,还有一盘小鸡炖蘑菇,几个馒头,又要了一壶小酒。

    薛母不禁低声道,“你疯了么,这得花多少灵币。”

    “嘿嘿,这算什么,等日后生意越来越好,我天天带你下馆子,孩他娘,你为这个家付出太多,没有孩他娘,就没有这个家,也没有我,我敬你一杯。”

    说着,薛父一口喝了杯中酒。

    薛母被薛父一阵夸赞,心中怒气消了许多,脸上不禁浮现一丝羞红,含笑道,“算你还有点良心。”

    说着,薛母喝了一小口酒,忍不住轻咳了两声,“这个,好辣啊!”

    薛父急忙走过去,轻轻拍着薛母的后背,同时喊了一声,“老板,你们这点什么酒,瞧把我孩他娘给呛的,快点来壶茶。”

    “好勒,客官您稍等。”

    四周的人闻言不禁看向薛父、薛母,目光怪异。

    薛母只觉尴尬,拽着薛父娇嗔道,“是我自己喝不惯,你说店家做什么,还那么大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