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三十九章 老大媳妇卖饼子
    一百八十个面饼子,一桶汤没用半柱香的时间就卖光了,摊位前还有十几个人排着队。

    薛母怎么也没想到,今天的生意会这么好。

    薛母擦了擦手,有些歉意地说,“不好意思各位,今天的都卖光了。”

    “什么?卖光了?”

    “老板,你这才来多大一会,就卖光了,你这也汤也太少了吧!”

    薛母敏锐的捕捉到了汤这个字,是汤太少了,而不是面饼子太少了。

    “难道,她的生意这么好,真的是因为汤?”

    薛母心里想着,嘴上连忙道,“不好意思,刚来时一个人拿着桶装走了不少,所以今天的比往天要少。”

    “诶,白等了这么久。”

    “就是,不知道哪个家伙,竟然拿桶来装,还得我们都没得吃喝。”

    “老板娘,下次记得多做一些啊。”

    薛母心中复杂,心里觉得酸酸的,但更多的却是高兴,配笑着说,“一定一定,明天一定多做一些。”

    排队的人探头往桶里看了一眼,果然没有汤了,这才散去了。

    “今天生意可真好,我就说嘛,孩他娘,你做的饼子最好吃了。”薛父开始收拾桌椅让牛车上放。

    “嗯!”薛母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收好了九十个灵币,帮着薛父把木桶往牛车上装。

    装好了车,薛父赶着牛车往老大媳妇的摊位走去。

    薛父笑着说,“也不知道大哥大嫂卖得怎么样,应该也不错吧。”

    薛母没有应声,坐在牛车上,沉思着。

    小镇主干道,老大媳妇奋力吆喝着。

    “卖面饼子喽,好吃的面饼子,两个面饼子只要一个灵币,而且汤可劲喝。”

    一个行人往过瞄了一眼,老大媳妇赶忙道,“客官,大早晨的肚子里没有食可不行,坐下吃一点面饼子,喝口汤,我们这汤可鸡蛋菠菜汤。”

    那人闻言止住了脚步,问了一句,“你这汤也白送?”

    老大媳妇陪笑道,“白送,可劲喝。”

    那人闻言做了下来,“那先给我来碗汤。”

    “这......我们是买面饼子才送汤。”

    “哦,那可先说好了,要是不好吃不好喝,我可不给钱。”

    老大媳妇闻言一皱眉,“我还没听过只吃不给钱的道理,你还是去别家白吃吧。”

    那人闻言一乐,“就你们这样还想出门做生意,趁早回家种地去吧!”

    说着,那人拍拍屁股,转身就走了。

    老大媳妇气得脸色青,冲着那人吐了口唾沫。

    不多时,一个大汉走了过来,粗生粗气道。

    “老板,来四个面饼子,两碗汤。”

    老大媳妇见终于开张了,连忙陪笑道,“客官稍等,这就给您拿面饼子,盛汤。”

    不一会,老大媳妇将四个面饼子端上来,又盛了一碗汤。

    那大汉咬了一口面饼子,嚼了两口道,“老板,你这面饼子不咋地啊,怎么还这么贵?”

    老大媳妇尴尬笑了笑,“都是上好的面粉做的。”

    她这般说着,心里却想,莫不是老二家的藏私了,没把做面饼子的好手艺告诉她?

    肯定是这样。

    老大媳妇向想着的同时又将汤推到大汉面前,“客官,这可是用鸡蛋菠菜顿的好汤。”

    大汉看了一眼碗,汤澄清澄清的,里面飘着一片指甲盖大小的蛋花,几片菜叶,大汉不由得抬头看向老大媳妇,“这就是鸡蛋菠菜汤?”

    老大媳妇笑道,“虽然鸡蛋少了点,但可劲喝。”

    “行吧!”大汉咬了一口面饼子,端起碗,喝了一口汤。

    汤刚入口,大汉眼一瞪,噗的一口吐了出来。

    “我说大嫂,你这汤里放了多少盐啊?”

    老大媳妇皱了皱眉,端起碗尝了一口,随后陪笑道,“是咸了点,可都是干力气活的,汤咸点刚好就面饼子,也有力气干活啊!”

    “算了,不吃了。”大汉扔下一个灵币,转身就要走。

    老大媳妇却拉住大汉道,“这位客官,你买的是四个面饼子,要两个灵币。”

    大汉皱眉,“面饼子我只吃了一个,剩下三个我都没动。”

    老大媳妇道,“不管动没动,你买了,我还怎么卖个别人,今天你要是不再拿一个灵币,就别想走。”

    “想在我这吃霸王餐,也不打听打听,我......”

    大汉听得眉头高高皱起,一甩手,将老大媳妇甩开了。

    老大媳妇顿时哭喊了起来,“打人了,打人了,有人吃霸王餐,还打人。”

    老大媳妇这么一喊,周围的顿时围了过来,对着大汉指指点点。

    大汉怒道,“都想干啥子,老子吃的是饭,不是气。”

    “就她那破东西,两个饼子就要一个灵币,老子吃了一个,给他一个灵币老子都觉得亏得慌,她还在那喊啥子吃霸王餐,你们这群王八蛋,还说我的不是,眼睛长到**上去了么?”

    “哪个想要在老子这逞英雄,可以,老子接着。”

    大汉的声音落下,一个少年人站了出来,大声道,“你这个汉子好生无礼。”

    “吃了人家东西,还摔人家,言语还不干不净。”

    “你倒是干净,有本事你先去吃一个饼子,喝三碗汤,老子就当众给她认错,再陪给她十个灵币。”

    “哼,我就吃喝给你看。”那少年一甩袖子,走到桌子前,抓起面饼咬了一大口。

    面饼子实在干得很,少年越嚼口越干,端起一旁的碗喝了一大口,他脸色陡然一变,不过却是没有吐出来,而是缓缓咽了下去。

    少年缓缓放下饼子喝汤,缓缓道,“就算这位大嫂的面饼和汤确实,额,确实不算太好吃喝,但你也不该如此。”

    少年话音刚落、老大媳妇将少年啃剩下的一个面饼,又加了一个面饼递给少年,“这位小哥,一共一个灵币。”

    少年皱眉道,“大嫂,我这是在帮你说话,我并不想买啊!”

    老大媳妇道,“不管什么原因,可你已经吃了啊,小伙子,看你年纪轻轻,长得一表人才,不会也想白吃吧?”

    少年心中堵得慌,这叫个什么事,真后悔出头,碍于面子,他只得接过面饼,扔下一个灵币,心底誓,以后白送自己都不来这家。

    一旁大汉见了哈哈大笑,对这少年讥讽道,“小子,以后想替人出头,先要弄清事情原委,哈哈哈。”

    少年人一阵羞愧,低着头离开。

    大汉也出了口气,甩袖子离开了,却再没有人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