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十章 道与术(上)
    起初,阿呆觉得自己的肚子里好像有蚂蚁在爬一样,有些瘙痒。

    不过6师曾说,睡觉时不能随便乱动,所以阿呆没有去挠,静心、忍着。

    不多时瘙痒加重,阿呆忍得难受,嘴角、身体都在轻微抖动着。

    没过多久,瘙痒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腹部逐渐有了清凉感。

    那种感觉,就好像跑了一身热汗,然后一口吞下一块冰溜子。

    刹那间,周身燥热一扫而空,整个人瞬间好似清醒了许多。

    此时此刻,阿呆正处于一种十分玄妙的状态中。

    他明明是在半睡半醒中,可他的意识却异常的清晰。

    他清楚的知道,此时此刻的自己是在‘睡觉’,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是清醒的。

    这种玄妙地状态让阿呆觉得甚为有趣,他想站起来四处看看,但做不到,好像有无形的力束缚着他,不让他的意识离开他的肉身。

    于是,他开始看自己的身体,这一看,他更觉有趣。

    他身体的世界好大好大,他的血液好像是长江大河,他的汗毛好像是一株株参天巨树,他的意识在他自己的身体世界里到处乱飞、游走着。

    终于他来到了自己的腹部,一个广大无边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的中心,一道通透美丽琉璃般的什物悬浮在半空。

    形状好像是玉如意,散着淡淡的青光。

    阿呆看着这什物,明明是初次相见,可他却有种异常熟悉的感觉。

    那什物没有说话,但他却能清楚的知道,它在召唤着他。

    像母亲召唤她的孩儿。

    这种感应越强烈,阿呆的意识不由自主地靠近。

    最后,两者融为一体。

    在这一刻,阿呆身体一颤,全身毛孔缓缓张开,四周的天地灵气涌入体内,随着深长均匀的呼吸,天地灵气缓缓流入他的体内。

    这一次,虽然大量的天地灵气仍从他的毛孔散出,但却有一小部分仿佛是被什么力量约束了,留在了阿呆的体内。

    正在矫正着一众孩童睡觉姿势的6师转头看向阿呆,眼中满是赞赏色,“好资质,这等天赋不比宗门中那些天才差吧!”

    6师回过头,继续为众孩童矫正,脸上笑意却更浓了,心中也下定了主意。

    呼呼呼......

    几个孩童打起了呼噜,睡得香甜。

    大约一个时辰后,一众小孩睡醒了。

    伸了个懒腰,大多孩童就随着家人下山了。

    二虎是倒数第二个走的,临走时看到阿呆还在睡,满脸地羡慕。

    “阿呆真能厉害,睡觉都这么能睡。”

    “不行,回家自己必须好好练练,不能让阿呆过了。”

    又过了许久,阿呆缓缓醒来,这一次睁眼,他看见的不是薛母,而是6师。

    6师与薛母说今天有些事要与阿呆说,晚上自己会送阿呆回家。

    薛母也就离开了。

    阿呆急忙站了起来,“6师,您怎么还没走啊?您是在等我吗?”

    6师点了点头,缓缓开口,“今天,6师有一件事要与你说,你随我来。”

    “嗯!”阿呆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随着6师走去。

    一旁的6柔翻了个白眼,口中低低骂着,“便宜你这个臭小子了。”

    阿呆随着6师走着,目光看着山中景色。

    傍晚,天上霞光烂漫,山间古径幽幽。

    小路两边树木摇曳,野花的芳香若隐若现。

    当真是山气日夕佳。

    没走多久,两人便到了崖边。

    崖边风愈烈,6师临风而立,颀长瘦削的身躯立得笔直,一身青衣随风抖动,俊美的面庞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缥缈气韵。

    阿呆有种感觉,似乎6师随时都会随风而去。

    6师看着远方红霞、群山、河流,阿呆看着6师。

    良久,6师忽然问,“阿呆你可知,为何自古以来,太阳从东方升起,落于西方?”

    阿呆看向了西方、天的尽头,那红红的,好像华盖一般的红日。

    看了一会,阿呆摇头道,“不知道。”

    6师又问,“阿呆,那你可知,为何条条溪水汇聚成大河,条条大河流入大海,亘古如此?”

    阿呆眺望远方,余晖下,天色渐朦胧,但仍可见条条溪水向东流,汇聚成河,流向远方。”

    阿呆又是摇头。

    6师又问,“阿呆,那你可知,为何一年有四季,春夏秋冬年年往复?”

    阿呆继续摇头。

    6师一笑,手掌已经多了一只纸蝴蝶。

    纸蝴蝶迎风张大,这一次足足有五米宽大。

    6柔第一个跳了上去,一身红衣迎风招展,娇嫩秀美的面庞朝着夕阳,盘膝坐下。

    6师微微一笑,“上去吧。”

    阿呆爬了上去,6师身影也落在了纸蝴蝶上。

    纸蝴蝶扇动翅膀,载着三人飞向了天边夕阳、晚霞。

    蝴蝶上,6师问,“阿呆,为何只蝴蝶能飞?”

    阿呆一愣,忽然如有所悟兴奋道,“6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太阳从东方升起从西方落下、小溪汇聚成大河,大河流入大海还有春夏秋冬都是道运行的结果,是不是?”

    6师微微一笑,摸了摸阿呆的头,缓缓开口道出一个字,“善!”

    “确是如此,那你可知,什么又是道呢?”

    阿呆眉头紧锁,脸上的笑容被疑惑取代。

    6师缓缓抬头看向天空,阿呆也看向天空,火烧云烧透了半边天,真的好漂亮。

    片刻,6师开口,“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怠,可以为天下母。”

    “有物混成,这物便是道。”

    “天地初开前,道便已经存在了,它是独立运行的,它的运行是永远不会停歇的,在天地初开时,是它孕育了天地万物,它是这太阳、是这晚霞、是这大山、大河、花草树木,是这世间万物的生身之母。”

    纸蝴蝶上,阿呆听得更迷糊了,愣愣地瞧着6师,他还是不明白什么是道。

    6师则继续说,“既然道是混成的,那么她是由什么混合而成的呢?”

    “道之为物,惟恍惟惚,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明月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

    “道就是由那看不见的、听不着的、摸不到的那些东西混在一起形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