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十八章 三叔上吊(下)
    薛丙文迟疑了片刻,终于缓缓开口,“仙人说我之所以未能有所成,便是因为独阳不生。”

    “什么是独阳不生,儿你把话说明白点。”

    薛丙文满目凄然,苦笑道,“这些年,儿一心求仙,从来都清心寡欲,时时刻刻约束自己,没想到矫枉过正,失了道心,反而落了下乘。”

    “三弟,你知道我们没修过仙,什么道心也都听不懂,你再说明白点。”

    “诶,独阳不生,需阴采补,阳指的就是男人,阴就是女人,仙长的意思是,只有我娶了亲,才能在修道一途有所精进。”

    赵氏一听顿时松了一大口气,不就是娶媳妇么,多大的事,还要寻思,正好她早就有这个打算了,今天就将这件事解决了。

    “成,这几天娘就找媒婆去村头老张家给你说亲。”

    薛丙文急忙道,“娘,不成啊,大仙要了我的生辰八字,给我算了,必须要相八字相符的才成。”

    “儿也求了仙长为我算一算,谁的八字跟儿的相符。”

    赵氏急忙问道,“算出来了么?”

    薛丙文点头,“算出来了。”

    “既然算出来了,那好办,娘找人去下聘,是哪个村的姑娘?”

    薛丙文道,“是......是青阳镇翠花楼的红霞姑娘,她的生辰八字与儿的八字正合。”

    “翠花楼?娘怎么没听过哪个村叫这么个名字?”赵氏道。

    这时一旁薛老四轻咳一声,“娘,翠花楼是镇上新开的妓院。”

    老四媳妇闻言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不过她也没有多嘴,深深看了一眼孩他爹,“孩他爹怎么知道是妓院,这件事,晚上要问个明白。”

    老大媳妇脸拉得老长,“看来,又要花灵石了。”

    薛老大眉头皱得老高,“这叫什么事吗,老三的八字怎么就跟一个青楼的女子八字吻合,娶一个青楼的女子回家,这件事要传出去,薛家的脸丢尽了。”

    薛母看着眼中全是不信,“什么独阳不生,分明就是骗人的,肯定是这薛丙文看上了青楼女子,想把人弄回家。”

    “这薛丙文仙没修明白,一哭二闹三上吊女人的把戏倒是明白得很呐,不过她也不想理会,只要自己的儿子能修仙就好。”

    “什么?”赵氏闻言蹭一下站了起来,看着薛丙文,气得手都抖了起来。

    薛丙文立时哭道,“娘,我也知道这实在有辱家门,儿不能做犹如家门的事,但而也不能不修仙,所以儿没有办法啊。”

    “娘啊,而不能为您尽孝了,儿不肖啊!您就让儿去死吧!”

    说着,薛丙文又要去上吊。

    赵氏心底虽愤怒,但更关心儿媳,当下急道,“儿啊,为娘答应你,答应你就是,你把那个......那个翠花楼的红霞娶进来吧!”

    赵氏一咬牙,终于狠下了心。

    相比清誉,她更看重自己儿子的性命。

    薛丙文也不闹了,看着赵氏,“娘,您真的答应了?”

    “为娘答应了。”

    “您不怕玷污了薛家的名誉?”

    “名誉再重要,也没有我儿的性命重要。”

    薛丙文感动,“娘,就算如此,儿还是要上吊,儿非死不可。”

    赵氏拉着薛丙文,痛心道,“儿啊,你是要拿刀剜娘的心头肉吗?你究竟还有什么难处啊?还要非死不可?”

    薛丙文嚎啕大哭,“娘啊,儿听说,想要赎翠花楼的一个姑娘要五十块下品灵石......。”

    “什么!”薛老四直接大吼出声。

    “去年我娶孩他娘,也才五块下品灵石。”

    “五十块下品灵石,三哥,你可真敢开口啊,咱家哪来那么多的灵石。”

    老大媳妇也吓了一跳,担心自己儿子修仙灵石不够,急忙道,“是啊,五十块下品灵石这个数目实在是太大了。”

    赵氏看着还要寻死的薛丙文,断喝一声,“好了,都别吵了,不就是五十块下品灵石么,我这存有十几块,再加上这次卖山货赚的,刚好五十块,正够给老三娶媳妇的。”

    一旁薛母听了赵氏的话,一颗心仿佛漏跳了半拍,脸色陡然变得十分难看。

    薛母上前一步,压抑着心头的愤怒,言语却不失恭敬道,“娘,本来儿媳本不想多嘴,可这次的山货卖的灵石可以说阿呆他爹您的二儿用命换回来的。”

    “当然,家里无论谁赚了灵石都要交给您统一只配,这个儿媳不敢有意见。”

    “不过儿媳记得您之前也说过,等咱家稍微富裕,就可以让阿呆好好修仙。”

    “儿媳卖嫁妆的钱只够阿呆修仙两年,儿媳请您看在阿呆他爹您二儿的面上,给阿呆留点灵石修仙吧。”

    薛母话入情入理,薛老大一家、薛老四一家也是微微点头。

    虽说家里灵石统一使用,但这笔灵石确实大多都是老二的功劳,薛母的要求也不算过分。

    赵氏闻言神色有些挣扎,薛丙文见状又痛哭出声,“娘,算了,儿不想看您被人逼迫,儿不想让您为难,您就让儿去吧。”

    “娘,儿不肖,儿这就去了。”

    说着薛丙文一头撞向柱子,幸亏薛老大及时拉住。

    赵氏又是一阵心疼,薛母刚想开口,赵氏本就看薛母不顺眼,当下厉喝一声,“老二家的,难道你想眼睁睁看着你三弟撞死在这里吗?”

    “真是最毒妇人心,老二怎么就娶了你这么个狠心的妇人?”

    “不必多说了,灵石该怎么花,为娘的心里有数,还用不着你来教我。”

    “阿呆想修仙,我也不拦着,也别总说什么老二用命换来的灵石,老二现在不还好好地躺在床上呢么。”

    “想要灵石,改天再让老二进山就是了。”

    “这五十块下品灵石给老三娶媳妇用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谁也不准再有异议。”

    薛母气性也上来了,双目怒睁,银牙紧要,身体都轻微颤抖着。

    她不好与赵氏顶嘴,于是将目光投向薛老爷子道,“爹,你就不能出来说句话么?”

    薛老爷子一缩头,“家里的事都是你们的娘做主,我管不着啊。”

    说完,薛老爷子转身回屋了。

    赵氏看着薛母冷哼一声,扶着薛丙文进了屋。

    薛丙文眼中含泪,“娘,儿让你受委屈了。”

    赵氏宽慰薛丙文道,“儿,娘受点委屈不打紧,你可一定不能再寻死了。”

    “嗯,儿一定好好孝敬您。”

    薛老大摇摇头,带着老大媳妇回去了。

    老四媳妇看了一眼自己的眼眶红二嫂,叹了口气,安慰了几句。

    薛母擦了擦眼角,抽泣了几声,勉强笑了笑,“弟妹,让你笑话了。”

    老四媳妇微微一笑,低声道,“笑话什么,人之常情,而且我要是我有阿呆这么一能赚灵石供自己修仙的好儿子,我可开心都来不及。”

    薛母闻言一愣,阿呆身子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