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十七章 三叔上吊(上)
    阿呆买了一袋子十几个糖油果子,给了一块灵石,倒找回来九十多枚灵币。

    阿呆心里很兴奋,糖油果子原来这么便宜啊!

    那以后自己是不是可以天天吃。

    想一想就觉得好兴奋!

    除了糖油果子,阿呆还买了妹妹最喜欢的布娃娃。

    他记得上次母亲带他们上镇上来,妹妹就哭喊着要娃娃。

    但娘没给买,现在自己有灵石了,自己给妹妹买。

    阿呆已经想到妹妹看到娃娃兴奋的样,肯定跳起亲自己。

    阿呆一阵傻笑,他最喜欢看妹妹高兴笑的样子了。

    阿呆随着老四媳妇与薛老大、薛老四汇合。

    所有山货都卖光了,薛老大脸上带着笑,很是高兴。

    薛老四更是有些兴奋地与自己媳妇道,“孩他娘,你猜我们这次卖了多少灵石?”

    老四媳妇道,“三十三块下品灵石?”

    薛老四哈哈一笑,“三十三块,那可是一个大主顾,一出手就比市价高了一成,真是阔气,。”

    “我跟你学学他的样子啊!”

    说着,薛老四迈着八字步,昂挺胸,嘴角往下拉,声音也沉了下来,“小伙子,你这东西我都包了,三十三块下品灵石。”

    学完,薛老四笑神色露出羡慕,“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出手这么阔气。”

    薛老大将绳索系好,将老牛套上车道,“我们回去吧。”

    “不用等三哥了么?”

    “不等了,三弟去会一位得道的大仙去了,今天怕是要晚上才能回来。”

    说到这儿,薛老大眼露羡慕,“修仙就是好啊,都能仙人见面。”

    不过想到自己的儿子也修仙了,薛老大脸上不自觉也露出笑意。

    一旁老四媳妇脸色确实古怪,口中喃喃,“大仙吗?”

    “孩她娘,你嘀咕什么呢?”

    “没,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一路无话,转眼到了薛家。

    阿呆趁着所有人不注意,跑到了自己的小屋里,眼睛四处瞄了瞄,见无人,急忙将装着灵石的口袋藏了起来。

    “哥哥,你在干什么呢?”

    阿呆身子一僵,回头一看,小颖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正看着阿呆。

    阿呆可不想自己藏的灵石被现,心中一动,急忙道,“诶呀,被你现了。”

    “现了什么呀?”小颖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阿呆。

    “当当当......看这是什么?”阿呆把左手伸了出来,手中袋子装着都是糖油果子。

    “哇,是糖油果子。”小颖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小手抓住了一个,立刻吃了起来。

    “好好次哦!”小颖含糊不清地说着。

    “当当当.......再看着又是什么?”阿呆右手伸出,正是布娃娃。

    薛小颖看到布娃娃,眼睛都直了,甚至忘记了吃糖油果子。

    “哥哥,这是给我买的吗?”薛小颖的眼睛亮亮的,目光里充满了渴望与极度的兴奋。

    “当然,喏,给你。”阿呆将娃娃递给了自己的妹妹。

    “哇!哈哈!”薛小颖兴奋大叫着,然后在阿呆脸上亲了又亲,“我有布娃娃了,我有布娃娃了。”

    说着,薛小颖跑了出去,口里喊着,“娘亲,你看,哥哥给我买布娃娃了。”

    阿呆微微一笑,将藏灵石的地方盖好,这才满意地走了出去。

    薛母看到薛小颖左手糖油果子,右手布娃娃,以为是老四媳妇给买的。

    老四媳妇却说,是阿呆自己卖的灵石,自己给妹妹买的。

    在薛家人一顿夸赞中,阿呆灵币亮出来一下,然后又收好了。

    虽说家里的灵石要交给赵氏统一使用,但一来阿呆还是个孩子,二来钱也不是很多,赵氏也就没开口。

    但薛母却将阿呆的灵币要了去,美其名曰,“为阿呆攒钱修仙。”

    阿呆心里好庆幸,还好自己聪明,将灵石都藏起来了。

    阿呆高高兴兴的去修仙,快乐的一天时间转眼过去了,傍晚阿呆随着薛母回到了家中。

    前脚刚踏入门中,两人耳旁就传来赵氏哭喊声,“我的儿啊,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啊?”

    “你要是去了,你可让为娘怎么活啊.......?”

    薛母一听心里一急,以为说得是孩他爹。

    可走近一看,正屋里,赵氏正趴在三弟薛丙文身上哭,她清晰看到,三弟的脖子上又一道红印子。

    阿呆也走了进来,拉着薛母问,“娘,三叔这是怎么了?”

    一旁薛老大也忙问赵氏,“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赵氏只是一个劲的哭,薛老大看向一旁的薛老爷子,问,“爹,怎么回事?”

    薛老爷子抽着烟袋锅子,一副事不关己己不关心的样子,“别问我,我不清楚。”

    这时,薛丙文轻咳了几声,回过气来,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里,是阴间么?”薛丙文眼珠一转,看向了赵氏,眼泪流了下来,“娘,你怎么也死了?”

    见薛丙文苏醒了过来,赵氏喜极而泣,骂道,“混账东西,这是阳间,你没死,幸好娘及时把你放了下来。”

    “我没死?”薛丙文喃喃一声,而后痛哭道,“娘,为什么要救儿啊,为什么不让儿死了算了,呜呜呜......”

    这几个儿子中,赵氏最是偏爱薛丙文,否则四个兄弟中,也不是他去修仙了。

    薛丙文一哭,赵氏肝肠寸断。

    “我的傻儿啊,到底是怎么了?你一定要寻死啊?”

    薛丙文哭到,“娘,今天我去镇上,终于见到大仙了。”

    “大仙说我说我资质本是上佳的,否则也不可能十几年前便觉醒灵根,考取了妙才。”

    “这是好事啊,你为何要上吊啊?”

    “可大仙还说,我这些年之所以未曾一直有所进益,难以通过乡试,成为一名羽士,实非人力,而在天命啊”

    一听是天命,赵氏吓了一跳,连忙说,“儿啊,咱不考了,娘不要你成为羽士,娘只要你活着,只要你活着。”

    薛丙文一听,忽然神情无比激动,“不,我资质上佳,我是可以成为仙人的,如果不能成为仙人,我宁愿去死。”

    赵氏一听急了,泣声道,“儿啊,难道就真的只有一条死路?难道仙人就没有给你指一条别的出路?”

    听到这,薛丙文哭声一滞,欲言又止,随后又长叹出声。

    “仙人倒是说了一个法子,如果我肯从这法子,我就一定能改命考上羽士。”

    “只是,这让儿如何说得出口啊!”

    赵氏见似乎有转机,急忙道,“儿,你快说,究竟是什么法子,为娘的就算舍掉这条老命,也给你办了。”

    薛老大也急了,“三弟,你倒是说啊。”

    全家人眼睛都汇聚在薛丙文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