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 第六百四十四章 受刑
    “我们这样走下去,怕是没有足够的步数上黄泉神座,如果回去的话,数步同样也会减少。”流云说道。

    周文摇头说道:“就算我们从开始第一个刑房走过来,恐怕也到不了黄泉神座。”

    “为什么,步数还是不够吗?”流云疑惑道。

    “步数够不够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短短一天之内,要受两百三十九种刑罚,单独一样刑罚对我们的身体来说,确实不算什么,可是两百三十九种刑罚累积起来,我们能够承受得起吗?反正我是承受不起,在我认识的人当中,恐怕只有一个人能够走完这条街,受遍所有刑罚活下来,可惜他不在这里。”周文说道。

    “虽然确实很难,不过怎么也要试一试,总不能坐以待毙吧?”流云说道。

    “那等会儿就你先试吧。”周文指了指旁边的店铺说道。

    “我试就我试。”流云也知道,到了这种地步,必须要想尽办法尝试了,否则没有一点活路。

    “要不要先走回去?”流云看了看来时的路说道,不过很快他自己就否定了:“还是先进入旁边的刑房试试看吧。”

    距离下一个小时的钟声还有一段时间,两个人只能站在那里等待。

    周文拿出手机看了看,依然还是没有下载完成,这个游戏显然比较庞大。

    周文趁机修炼诸神回避,每次召唤出来数息时间,等他快要被涨暴的时候,再把他切换回去,如此反复修炼之下,玉婴的身体越来越透明,到了后来,变的似是水晶一般通透。

    周文隐隐感觉到,玉婴就快要突破了。

    “不知道完美体的命魂会是什么样的?”周文把希望都寄托在了玉婴身上,诸神回避还不足以对抗这里的禁忌之力,如果能够晋升完美体,也许他们还有活命的希望。

    至于进刑房受刑,周文对此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他的体质已经算是很强,但是这么短的时间受这么多的刑罚,却也未必能够支撑得下来,除非李玄在这里,否则周文根本不想去尝试。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玉婴休息的时候,周文就和楚河聊天,有意识的问一些楚河以前的事情。

    楚河被困在这里,心中本就恐惧,能和人聊聊天,也是一种缓解心理压力的方法,到是说了很多。

    楚河对以前的事情记忆的都很清楚,看起来不像是有什么问题的样子,也没有失忆的情况。

    当!当!当……

    钟声再次响起,这一次钟声响了八次,钟声停下来之后,原本长街两侧关闭的刑房,都打开了大门。

    周文目光望向一旁的刑房,只见刑房里面摆着一个古怪的刑具,像是一个木马,而那木马的背上,却有一根长长的尖刺,就像是独角兽的角一般,只不过不是长在头上,而是长在背上。

    在那刑具的旁边,还立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木马刑二十步”的字样。

    “大师兄,这边受刑一次可以得二十步,奖励很高啊,要不要试试?”周文对一旁的流云说道。

    流云看了一眼那刑具,脸都绿了,立刻摇头道:“试你妹啊,还是试试这个吧,千刀万刮,刮一片肉一步,多刮几片,就可以多换几步,这个是可以反复受刑的刑罚,也许有机会多得些步数。”

    “你受得住吗?”周文看向千刀万刮的刑房,只见房间里面有一条铁镣铐悬在梁上,旁边还摆着一把匕大小的刀。

    一看大概就明白了,这是要拷住双手吊起来,然后用刀刮肉。

    “男子汉大丈夫,为了活命,有什么不能受的,让我来。”流云知道现在想活命就只能拼了。

    几乎没有犹豫,流云就按照楚河所说的方法,对着千刀万刮刑房喊了一声:“我要受千刀万刮之刑。”

    这声音刚落,身体就在周文身边消失不见了,像是瞬移了一般。周文转眼望去,只见他已经双手被拷,吊在了刑房的空中。

    那柄小刀被一个白色如幽灵般的生物拿了起来,对着流云的大腿就是一刀下去。

    那小刀就像是在锯肉一样,一点点的来回切割,从流云的大腿上,片了一片肉下来。

    你还别说,那白色幽灵的刀技还真是一流,片出来的肉,薄如蝉翼,都快要透明了,能够和顶级的大厨师媲美。

    周文大概也明白,为什么小刀割肉会割的这么薄,不是因为怕人死掉,而是割的太厚的话,就割不出成千上万片了,自然就不能算是千刀万刮了。

    这样的割法,只是一片,流云已经疼的脸色煞白,伤口到是还在其次,切下来的肉也不多,可就是真的太疼了。

    流云咬着牙不吭声,小刀继续再割,又是慢慢割下了一片肉。

    周文再看流云的时候,他额头上已经全是冷汗了。

    楚河在一旁看的也是心惊胆颤,如此血淋淋的残酷刑法,只是看着就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小刀一刀刀的往下割肉,流云哼都没有哼一声,简直就是铁血真汉子的典范,连周文都不得不佩服,流云这人是真的够硬气。

    让周文意外的是,流云的伤口流血并不多,每次小刀割下一片肉后,伤口就会自动收缩,没有大量出血。

    “大师兄,看不出来啊,你还练过这么强的自愈术。”周文惊叹道。

    “自愈个屁,是这刑房内的力量在阻止我流血,这是怕我在没有被千刀万刮之前就死掉了。”流云骂道。

    他并不是真的那么暴躁之人,只是想要借着骂声,宣泄身上的痛苦。

    一连刮了二十三片,铁血如流云也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叫道:“我放弃继续受刑。”

    只听当的一声,铁拷自己打开,流云的身体掉落了下来,不过他落下的时候,人已经回到了他原本所在的石板上面。

    果然,他石板上面的数字增加了二十三。

    “你看,这不是很简单,一下子就增加了二十三,再多试几个刑房,走上黄泉神座没问题的。”流云脸色惨白道。

    别说是周文,就算是楚河都看出来了,这只是流云在自我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