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女神的合租神棍 >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弄巧成拙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弄巧成拙

    有句古话说的非常好。

    只要不怕天打五雷轰,就没有你开不了的光。

    司徒飞和他的小伙伴们儿今天算是真的懂了这句古话。

    老李是真的不在乎什么天打五雷轰啊。

    只要能开光。

    他是什么都敢编,什么都敢造。

    但不可否认,他编的还真有那么点意思。

    孙蝶是什么人?

    孤魂野鬼。

    被困在槐树上三十年,哪也去不成,唯一一点见识就是见过万天楼出手灭了一只不听话的鬼王。

    老李这一排名头下来,让她就觉得不明觉厉。

    还有绝鬼咒,怎么听怎么觉得是真的,又感觉自己鬼体里似乎真有什么符咒作祟,顿觉一阵不自在。

    老李脸上满是高深莫测,也知道长线方能钓大鱼,又是道:“你可知这绝鬼咒是何人所创?”

    “还请李道长指点。”孙蝶这会儿也不敢发脾气了。

    老李摸了摸胡子,道:“此咒为天相门第十八代掌门人袁天罡所创,贞观十九年,李世民出征辽东,却遭奸人暗算,遭受鬼怪折磨,险些丧命,本在千里之外的袁天罡祖师爷创下此咒,镇杀邪魔,然此咒可伤人杀鬼于万里之外,遭皇权猜忌,祖师爷假死方才脱身。”

    此时。

    秦宁和万天楼又感觉鼻子尖痒痒。

    孙蝶道:“原来还有这般典故。”

    “这绝鬼咒为当世一顶一的杀鬼之咒,若是有其余办法解除,又岂会被万天楼拿出来使用?”老李趁机反问道。

    孙蝶顿时明了,此时也不敢摆什么架子,只道:“还望李道长救救小女子。”

    说完。

    还就拜了拜。

    老李摆摆手,道:“你且起身。”

    孙蝶方才是老老实实的站在旁边。

    老李则是掐指算了算,而后叹了口气,道:“你可知我为何要与你结下这秦晋之好?”

    孙蝶此时也不敢妄自猜测,只道:“还请李道长解惑。”

    “我观你本心不坏,故才想救你一救。”老李感叹道:“但万天楼实属绝顶高手,他亲自布下的绝鬼咒,即便是我以纯阳法力除掉,你却也逃不过他的手掌心,故只能与你结下夫妻之名,如此方能瞒过万天楼,暗中进行。”

    顿了顿,他又是叹了口气,道:“万天楼一直在盯着此处,你我之间的戏,怕是已经被他看穿了。”

    孙蝶脸色顿时慌乱,道:“是我错怪了李道长。”

    老李摆摆手,道:“我倒是无妨,只是你……唉……相见即是缘,我救你便已经是因,若果不结,这因难散啊。”

    顿了顿,他又道:“若要除你身上绝鬼咒,目前来说只能以纯阳法力强行破除,可你鬼体太弱,本道长纯阳法力蕴养数十年,你必然坚持不住,只能以阴阳调和之法方可。”

    “何为阴阳调和之法?”孙蝶忙问道。

    老李苦笑道:“夫妻之实。”

    这一声苦笑很有精髓。

    孙蝶脸上也没煞气了,只惊呼道:“啊?”

    老李道:“本来我打算做法破除你身上绝鬼咒,但需演一出假戏瞒过万天楼,也可拖延时间,可此时万天楼必然已经察觉,唯有假戏真做,但老夫不想趁人之危,也不想坏了姑娘名誉。”

    老李这一通胡扯。

    成功让孙蝶有了浓浓的愧疚感。

    毕竟人家老李先前演戏,自己不配合坏了算计,这丢了鬼命也怨不得别人。

    而老李在这一通话,也让她心中感激之余,也佩服这老李不是个小人。

    “你们说,这傻鬼会不会上当?”楚九江此时忍不住问道。

    “难说。”安金同道:“老李的忽悠大法你们不是不知道,神鬼难逃啊。”

    “可惜了这美娇娘。”白洋依旧是忍不住嫉妒恨,又是忙道:“飞仔,你这时候不站出来主持公道吗?”

    “飞仔若是站出来主持公道,回头我们能给老李主持丧礼了。”赵平忍不住苦笑道。

    孙蝶刚才发飙。

    他们也是看在眼里的。

    真动起真格来,老李这恐怕……

    “不是,现在这鬼都这么单纯的吗?”常三没好气道:“这他妈傻子也能看出来吧。”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这鬼也逃不出这个规律。”楚九江幽幽道:“要么说,这鬼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

    孙蝶此时纠结万分。

    她想活吗?

    自然是想活的。

    被困在这槐树上三十年,她实在想去外面看看这世界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只是想活。

    只能委身于李道长……

    她在偷偷看了看老李。

    老李此时正维持着自己高人形象,一脸高深莫测,世外高人的架势,只是眼中也带着可惜,与痛惜,还有十分的关切。

    这眼神,让孙蝶顿时感觉自己的小心肝颤了颤。

    只感觉这冰冷的心像是注入了一股暖流。

    只盈盈一拜,道:“小女子谢过李道长指点。”

    老李心里一个咯噔,但脸上还是一点未变,只是叹了口气,道:“是我的错,你又何必在谢我?”

    孙蝶轻声道:“阴阳调和之术,可否会损伤道长寿命?”

    老李心里又是一喜,而后道:“姑娘何出此言?”

    “若是损伤道长寿命,小女子万万不敢奢求。”孙蝶却是道。

    老李道:“虽有损伤,却并无大碍。”

    孙蝶低着头,良久后道:“小女子无以为报,愿一辈子做牛做马伺候道长,还望道长莫要嫌弃。”

    “完了。”

    楚九江道:“常三,快点拜见你岳母。”

    “滚滚滚。”常三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随后挂了视频,立马就是给秦宁打了电话。

    只是电话压根就没打通。

    但此时在房顶的秦宁也是脸皮子直抽搐:“老李,你真是荤素不忌啊,这次祖师爷下凡也救不了你了。”

    言语之间交流不难看出这孙蝶是个敢爱敢恨的女人。

    这也就罢了。

    主要是她还敢动手……

    本来秦宁认为孙蝶不会从了李老道,这婚礼也不过是个戏,蒙一下万天楼。

    老李也知道这是出戏,应当不会胡闹,最多是和孙蝶在串通串通,把戏演好,完事后,断了二人姻缘线,各走各路也就罢了。

    可是谁知道老李真就上头了。

    孙蝶也真就信了。

    这姻缘线还能断吗?

    孙蝶还不得拉着老李一起完蛋?

    而这时。

    这洞房里。

    老李和孙蝶已经喝下了交杯酒。

    姻缘线也就结上了。

    秦宁顾不上别的,连忙在施法。

    槐树下。

    万天楼看着手中木牌,叶天诚和孙蝶的名字已经彻底凝实,他冷笑了一声,随后掏出一张符纸贴在了木牌之上。

    “应心灵神,三方聚台。”

    他轻喝了一声。

    那符纸顿时渗出一道道血色丝线,向着木牌内不断涌入,但很快他又是冷笑了一声:“雕虫小技,也想瞒我神目?来!”

    他在虚空一抓。

    那木牌顷刻间破碎。

    而他本人也是消失不见。

    “糟糕!”

    秦宁此时眉心乱跳。

    尤其是听到洞房里传来闷哼声以及孙蝶的惊呼后,急忙就是闯了进去。

    “你想干什么?”孙蝶立马是护在了老李面前。

    秦宁忍不住眼角抽搐。

    此时老李正倒在地上,好似是死人一般,不见任何生息,秦宁可没闲心,绕开这孙蝶走到老李面前,只观察了一阵后,忍不住捏了捏眉心。

    “师父。”

    这会儿飞仔也窜了进来,道:“怎么回事?”

    “魂被拘走了。”秦宁道。

    他本想着施法,让万天楼把算计落在自己身上。

    但没想到自己施法被破了,老李遭殃了……

    “这下好了,他不死也得残。”秦宁道。

    “我夫君到底怎么回事?”孙蝶急忙问道。

    秦宁又感觉头疼,道:“你还真想假戏真做?”

    “我孙蝶认定了,那就是认定了。”孙蝶却是道。

    司徒飞嘴角抽搐,嘀咕道:“等你知道老李真面目,就没这想法了。”

    “你们留在这。”秦宁道:“我要去追一追。”

    “我也要去!”孙蝶急忙道。

    秦宁道:“就你?万天楼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杀了你,跟我去找死吗?”

    孙蝶不服:“我要救我夫君!”

    “神经病!”

    秦宁忍不住骂了一句。

    随后直接冲了出去。

    而此时。

    一方残缺鬼域中。

    老李心惊胆战的看着这四周阴森森的乱石岗,脸上欲哭无泪。

    你他妈就不能等我把事办完?

    “叶天诚!”

    此时,万天楼的冷喝声骤然响起:“可敢与我一战!”

    老李哭丧着脸转过身来。

    原本气势汹汹的万天楼脸色顿时一僵。

    万天楼因为怀疑九星映天一事,认为秦宁肯定会在木牌的名字上做手脚,若是直接抓取恐怕抓不来叶天诚反倒是会中了计,所以长心眼留意了一番,还真就发现了秦宁施法,故直接给破了,把人给抓了。

    是的。

    他认为自己抓来的就是叶天诚,为此之前就准备好的一个残缺鬼域也是用出来,准备一举将叶天诚镇压。

    但是万万没想到……

    抓来的是老李……

    “那啥。”老李干笑了两声:“师伯,能不能聊两句?”

    “李小凤?”

    鬼母的声音也是传来,她兴冲冲的现身,道:“哈哈哈,我们还以为是叶天诚呢,没想到小叔子还真把你给顶上来了。”

    “师伯母。”老李忙是施礼。

    鬼母却是兴致满满的说道:“我们可是看了你们拍的预告片的,快,告诉我,你怎么编排万天楼的?哈哈,最好让他三天吃不下饭才好。”

    万天楼:“……”

    老李:“……”

    我现在求饶,还能活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