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韩四当官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他敢不答应!
    想到下午好像聊起过这个人,黄钟音惊呼道:“任禾!”

    “夫君认得?”

    “我离家十几年,哪认得他,不过今儿下午倒是听吉博文他们提过这个人。姑父糊涂,他就绫儿这么一个女儿,绫儿的终身大事岂能如此草率!”

    “咋就轻率了?夫君,别人不晓得你应该深有感触,姑父的买卖虽然做得不小,但客居他乡要是不跟本地士绅交好,这买卖做不长久。况且姑父在信里说任举人不但才高八斗,而且一表人才,绫儿妹妹能嫁给这样的才俊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看人得看人品,人品不好才高八斗又咋样,一表人才又咋样,这不是把绫儿往火坑里推吗!”

    “那个任禾人品不好?”

    “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只晓得他风评不佳,吉博文等同乡个个跟他敬而远之。”

    黄夫人大吃一惊,急切说:“夫君,姑父虽在巴县做那么年买卖,但平日里不咋与巴县士绅打交道,不晓得这些也正常。以前不晓得没啥,现在不能再一无所知,要不你赶紧去问问吉老爷,任禾的人品到底咋样,真要是不行,就赶紧给姑父写信,现在写信还来得及!”

    “这么晚了,这会儿去不合适。”

    “赶紧去吧,关系到绫儿妹妹的终身,顾不上那么多了!”

    “好吧,我先去会馆看看,他这会儿估计还没走。”

    “去吧,路上小心点。”

    ……

    想到当年进京赶考,姑父资助了那么多银两。做翰林院检讨、编修那些年,又是全靠远在老家的姑父接济。再想到姑父的掌上明珠即将踏入火坑,黄钟音心急如焚,顾不上让家人去雇车,就打着灯笼一路小跑着赶到重庆会馆。

    结果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了,吉云飞刚走,晚上喝多了,是韩秀峰和大头一起送回去的。黄钟音只晓得吉云飞住北半截胡同,不晓得到底是哪一个院子,干脆让小山东去后院喊何恒。

    见黄钟音去而复返,何恒大吃一惊,急忙问啥事。

    家丑不可外扬,黄钟音自然不会直言相告,借口一个同乡托他关照即将来京应试的任禾,下午人太多不方便细问任禾的为人到底咋样,所以去而复返想问个清楚。

    在背后说人是非不好,何恒欲言又止,一脸为难。黄钟音急了,紧攥着他胳膊道:“行之,这儿没外人,有啥说啥,我保证半个字也不会泄露出去。”

    “既然永洸兄都说到这份上,那我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想到任禾到底是啥样的人,会馆里个个晓得,何恒干脆把任禾的事一五一十慢慢道来,说完之后又义愤填膺地说:“他见利忘义在前,无端羞辱志行、污志行内人名节在后,到了京城又诬陷志行要下毒害他性命,真是一而再再而三。志行脾气好,度量大,不与他一般见识,不与他计较。要是换做我,早拉他去见官了,还能让他来京应试?”

    黄钟音没想到任禾的人品如此不堪,不禁叹道:“斯文败类,真是个斯文败类!”

    “所以说他这样的人不能深交。”

    “晓得了,我先回去,你也早些歇息。”

    “我送送。”

    “别送了,留步。”

    ……

    黄钟音回到家中,立马让家人笔墨伺候,连夜给远在巴县的姑父修书,黄夫人看着他写的信,又有些后悔,禁不住说:“夫君,这信要不别寄了吧,我们再想想,看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娘子,你担心啥?”

    “姑父已经答应了这门亲事,他老人家要是收到这信一定会很为难。”

    “有啥为难的!”黄钟音放下笔,起身道:“姑父就绫儿一个女儿,我黄永洸就绫儿一个妹妹,咋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嫁给任禾那个斯文败类!”

    “悔婚可不是一件小事,姓任的能答应吗?”黄夫人提醒道。

    御史是做啥的,归纳起来便是参预九卿一起议奏折;凡重大案件与刑部、大理寺公同审断;稽察各级衙门、官吏办事的优劣;检查注销文书案卷及封驳事;监察乡试、会试、殿试;巡视各营等事务。而朝廷开科取士,取得是德才兼备的士,要是现有考生有才无德,上一折便能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再想到刚打听到的那些事,黄钟音冷冷地说:“士有百行,以德为先。他任禾到底是啥德行他自个儿心里清楚,他真要是敢不答应,真要是敢去告官,那他这辈子也别指望来京城应试!”

    ……

    与此同时,韩秀峰和潘二刚从北半截胡同回到会馆。

    二人一进门,就被余有福拉进尚未启用的乡贤祠。

    “余叔,咋了?”

    “你们前脚刚走,黄老家后脚就又回来了,让小山东去喊何老爷,跟何老爷说了好一会儿话。”

    韩秀峰大吃一惊:“说啥了?”

    余有福探头看看正厅方向,紧张地说:“他们说话那会儿我不敢进去,等他说完话一走,我就去给何老爷送热水,旁敲侧击问了问,才晓得他是来打听任禾的事,好像有人托他关照任禾。”

    潘二心里咯噔了一下,喃喃地说:“四哥,看样子黄老爷的消息比我们灵通,他早收到了信儿,我们晚上白忙活了。”

    余有福越想越不对劲儿,急切地问:“四娃子,到底咋了,你们是不是有啥事瞒着我?”

    韩秀峰怎么也没想到黄钟音会来找何恒打听任禾的事,凝重地说:“敖家昨天不是捎来一封信吗,我岳父在信里说任禾攀上了高枝,要娶福建会馆客长家的千金,而黄老爷正好是福建会馆客长的外甥。”

    “啊!”想到韩四与任禾的恩怨,再想到御史的可怕,余有福吓得脸色铁青。

    韩秀峰心里也有些七上八下,但仔细回想了下黄钟音下午的言谈举止,沉吟道:“其实也没啥好担心的,黄老爷是做啥的,他可是监察御史,应该不会偏听偏信。何况伸手不打笑脸人,我们如此待他,他咋也不好意思帮任禾来对付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