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543章 永乐
    朱棣从皇宫出来,那一刻,许多宫中老人,无不垂泪。朱棣将近四十的年纪,威严雄壮,十分凑巧,犹如当初刚刚登基的洪武大帝!

    老人们还记得朱元璋登基时候的威严杀气……如今朱棣和老朱当时年纪相仿,身边的文臣武将,也都是一时人杰,比起当年的淮西勋贵,有过之而无不及。

    加上朱棣的部下也是百战余生的猛士。

    此刻的朱棣,的确犹如朱元璋重生。

    和朱允炆那种望之不似人君的家伙截然不同,朱棣的胜出,预示着大明将继续开拓进取,奋勇向前。

    至于一些人盼望的偃武修文,无为而治,更是遥遥无期了。

    连续两位雄主,是大明的幸运。

    在这个风云激荡的大时代,不管是文臣,还是武将,都充满了干劲。因为他们都清楚,自己可以放开拳脚,有皇帝的支持,名留青史,并非什么难事。

    他们也可以像其他朝廷的开国名臣一样,把自己的名字写进史册里。

    “唉,若是老夫能年轻二十年,该多好啊!”蓝玉揪着微微花白的胡须,摇头感叹,在他旁边,女婿柳淳笑呵呵站着。

    “岳父大人,您老身强体健,老当益壮,比起年轻人也差不多啊!”

    蓝玉哼了一声,满脸不屑,“臭小子,你别给我灌迷魂汤,说起来我倒不是抡不动马刀,而是我真的老了。一代新人换旧人,我们这些老的也该识趣一些,要是挡了人家的路,可是会落得身败名裂,晚节不保的!”

    听着老岳父的感叹,柳淳也是颇为惊讶,原来蓝玉也会审时度势啊!

    柳淳凑到了蓝玉身边,低声道:“岳父大人,您老千万别自暴自弃,以我观之,要不了多久,还要岳父出山。”

    蓝玉当然知道柳淳说话的份量,这小子不像是撒谎,别是他得到了什么消息吧?又或者这小子想要把自己推出去做事?

    “柳淳,我可提醒你,不要胡乱打主意。我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柳淳轻笑,“岳父放心吧,以后肯定有您老大展拳脚的机会。”

    蓝玉将信将疑,此刻的朱棣已经在无数锦衣卫的簇拥之下,出了京城,先去孝陵祭拜,然后又去南郊,祭拜天地。

    到了这一步,朱棣就可以直接宣读登基诏,公布接下来的施政,可就在这时候,柳淳安排了一手与众不同的环节。

    “请各承宣布政使司臣民,进献黄册和鱼鳞册!”

    伴随着礼部尚书蹇义的喊声,以应天府为,各地百姓再度出现,他们手捧着黄册和鱼鳞册,依次向朱棣走来。

    这帮老百姓可是赚大了,在京城几个月的见闻,足够他们说几辈子了。

    先是参与审讯前朝官吏,接着劝进新君,现在又是进献图册,他们这是中了多大的奖励,竟然好事一个接着一个!

    这下子可是彻底开了眼界,见了大场面。

    老百姓还有些懵懂迷糊,只是按照吩咐做事。他们依次到了朱棣面前,将本省图册跪奉君前,放在了桌案之上,然后退到一边,重新跪好。

    等到各省百姓进献完毕,朱棣面前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

    当然这些还是一个表示而已,假如真的把所有鱼鳞册和黄册拿来,只会比朱棣还高。

    当最后大宁都司的代表,进献了图册之后,朱棣迈步走到了桌案前面,将一只手,按在了图册上面!

    他的面庞泛红,虽然极力控制情绪,可依旧难掩激动。

    柳淳安排的这个环节,实在是太让朱棣满意了。

    对于一个皇帝来说,权力是如何获得的,非常重要。

    就拿朱元璋来说,他一手打下江山,在群臣的拥立之下,登基称帝,换句话说,这个天下是他打下来的。

    理论上,除了开国皇帝之外,其他的皇帝都是靠着遗诏,从祖宗那里,承接皇位,继承权力。

    对于历代的皇帝来说,尊奉祖宗法度,也就成了必然。因为你的权力是祖宗给的,你要是没有越祖宗的功绩,怎么能随便更改祖制!

    很不幸,大多数的皇帝,都是平庸之辈,甚至是饭桶废物,他们只能匍匐在祖宗的脚下,得过且过。

    朱棣显然不是这样的人,他有雄才大略,他进京之后,处处强调,自己的权力来源是朱元璋,这样有利于清算朱允炆集团,表明自己的正统地位。

    但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朱棣如何能打破朱元璋的成法,如何能越老父,开创属于他的时代?

    这是一道没人能回答的难题,哪怕聪明如姚广孝,也没有合适的答案。

    偏偏就有人拿出了方案。

    这个人就是柳淳!

    他让各省百姓,进献图册给新君,其实从某种程度上,向天下宣告,朱棣的权力,有相当一部分是源自百姓的授予。

    百姓拥护燕王,支持变法,才有今日的登基大典!

    先祭祀老朱,后百姓献图。

    期间的分寸拿捏,细致入微,充满了让人思考解读的空间。

    可不管怎么讲,朱棣是十分满意的。

    “朕兴兵靖难,不忍百姓遭受涂炭之苦,不忍大明基业毁于奸佞之手。如今朕继承大统,必定以万民为念,以苍生之心为心,苦民所苦,解决百姓最急迫的问题。”

    “朕在这里,面对着天地宣誓,务必落实均田,实现千百年来,耕者有其田的梦想。务必改革税制,实现税赋公平,朕之子民,再无高低贵贱之分。朕必将大力兴学,给予贫家子弟,改变命运的机会。朕鼓励工商,鼓励臣民百姓,过上更好的日子。朕会提倡百工,支持明创造,造福百姓。朕还要整顿吏治,严明法纪……总而言之,臣民百姓尊朱棣为君,朱棣必将扛起天子重担,回馈万民,让天子子民,永沐天恩!”

    朱棣的这番话,铿锵有力,许多建文时候的旧臣听到耳朵里,无不骇然震惊。

    真是好一个朱棣!

    他讲得不多,但是几乎每一句都没有离开百姓,一而再,再而三,向普通的自耕农承诺……相比之下,曾经高高在上的士人,已经被天子彻底抛弃。

    作为曾经士人的一员,这些人感慨万千,肚子里五味杂陈,他们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哀叹。

    朱棣没心思管这些人,他宣布继位之后,立刻返回皇宫,连续下达旨意。

    先,朱棣宣布明年起,改元永乐!

    其次,朱棣昭告天下,建文朝的改掉的规矩,悉数恢复。

    第三,在税赋方面,山东、北平、河南被兵州县,免除徭役三年,未被兵者与凤阳、淮安、徐、滁、扬三州蠲租一年,馀天下州县悉蠲今年田租之半。

    不过在普遍减免之中,也有例外,那就是苏松常镇四府,这四府都是江南文人的大本营,老朱在日,因为嫉恨他们支持张士诚,因此课征重税。

    等到朱允炆登基,在一群文人的鼓动之下,竟然把四府的税给减免了。

    朱棣很明白,这四府虽然税重,但这里是商业中心,物产丰饶,财力雄厚,绝对能承受得起。而且接下来展工商,这四府还会得到很大的投入,减免税收,那是脑残才干的事情。

    “陛下,还有一件事,礼部请求陛下,降旨赦免罪犯,普天同庆。”

    朱棣一听这话,就把眼睛瞪圆了,“什么道理?”他怒视着蹇义,“朕登基是要惩恶扬善,光大先帝基业。若是朕登基,坏人都从监牢里出来,岂不是说,朕成了恶徒的帮凶,同党?让恶人与朕同乐,朕高兴地起来吗?”

    朱棣怒喝道:“记住了,从今往后,不许再提这种荒唐的事情!”

    蹇义诺诺答应,额头冒出了冷汗,这位永乐天子,还真是难伺候啊!

    朱棣只是小小立威,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对着群臣道:“明日校阅人马,卿等随朕一同领略大明猛士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