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479章 朱小二的心思
    “我杀了536个人,平均一天就要杀1个,全北平,我杀得最多,比张玉还多。”

    “不过我还打不过他,他要统御全局的,要全城布防,我只管杀人就好了。”

    “我在杀人之后,还会把他们的身体切开,我知道军中有人骂我,还说我吃人肉……其实我是给军医用的,有了这些尸体参考,他们就能救治更多的伤员了。”

    “师父,我现在相信你的话了,华佗生逢乱世,他活死人,肉白骨的本事,八成就是解剖尸体得来的。”

    ……

    “师父,其实大肉球也很聪明的,冬天的时候,外面攻城紧急,他就用雪水浇在城墙上,把北平弄了一座大冰城。南军的人根本爬不上来,我拿望远镜瞧见,耿炳文的老脸都黑了。一个淮西人,根本不知道北平冬天的严寒。”

    “对了,大胖子比以前瘦了许多,北平被围困的时候,他带头节食来的,那么胖的家伙,居然每顿只吃一块拳头大的饼子。我都好几次听到他肚子咕咕叫。”

    “我给他留着肉干来的,我们打仗的人,是能吃饱的。我给他,他就给了母妃,然后母妃又给了我,白白转圈。”

    “还有啊,道衍不是个正经和尚,他武功很厉害,脖子上的念珠是赤铜的,我亲眼看到他用素珠把敌人的脑子敲碎。老贼秃还吃肉,一顿就啃了两个狗大腿。”

    “大胖子很喜欢老贼秃,还管贼秃叫师傅哩!”

    ……

    要是让刚刚桌上的那帮人看到,保证目瞪口呆。这二殿下不是高冷,简直是个小话唠,面对着柳淳,竹筒倒豆子似的,有的没的,全都告诉了柳淳。

    “师父,你能帮我个忙不?”朱高煦提出了要求。

    柳淳轻笑,“能帮我自然会帮,可你要是提的太难了,我就没办法了。”

    “不难的!一点都不难!”朱高煦神秘兮兮道:“你能帮着大胖子当上太子不?”

    “啊!”柳淳愣了一下,失笑道:“我没听错吧?你没兴趣吗?”

    “没有!”

    朱高煦回答很干脆,“是真的没有!包括领兵打仗,只能算是我的工作……我真正想的是研究学问,师父,你觉得我是个做学问的人吗?”

    柳淳两手一摊,“那就要看你自己了,师父只能带进门,剩下的就要看你用心程度了。”

    朱高煦无奈挠头,“师父,我现在很烦,有不少人围在了我身边,比如这次跟我一起来的丘福,师父你认识他吧?”

    柳淳点头,最初的王府三卫,朱能、张玉各自统领一卫,剩下的一卫就是丘福率领,绝对是朱棣手下的悍将。

    只不过丘福这个人性情粗野,加之驻守在外,跟柳淳的交集很少,但是不可否认,他是朱棣非常器重的一个人。

    这次朱能随着朱棣北巡,统帅北平靖难军的就是张玉,其次是丘福,朱高煦是统领了朱能的班底儿。

    张玉没什么倾向,只是忠心朱棣。

    倒是丘福,他很欣赏朱高煦,还不止一次提到过,朱高煦论起才华,应该成为王爷的继承人。

    “还有个文臣,也一起来了,叫陈瑛,他也鼓动我,让我跟大胖子争。”

    “你想跟大哥争吗?”

    “当然想了!”朱高煦傲然道:“可我要争的不是什么世子太子啊,我想争大师兄!我要做科学一脉的嫡传,我要做在学问上胜过大球肉万倍!若是当了太子,天天勾心斗角,哪里还有机会做学问啊?”

    真有志气!

    柳淳摸了摸鼻子,无奈道:“不管你争与不争,要是让燕王听到,他非吃味不可。”

    朱高煦狡黠一笑,满不在乎。

    “谁管他怎么样?反正师父又不会泄露机密。”朱高煦仰望着天空,高高举起双臂,用力伸懒腰。

    “那些人真是太无聊了,总想着争权夺利,可惜啊,他们连天有多高,地有多深,风雨雷电,雨雪云雾都闹不清楚。明明在手边就有无数的事情值得研究,只要成功了一项,就能名留青史。结果呢,非要去走独木桥,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师父,你说他们是不是很傻?”

    柳淳轻笑,“既然你这么聪明,为什么不跟他们明言,反而跟我念叨呢?”

    “唉!”朱高煦竟然叹了口气,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我也是没办法啊,他们要是对我放弃了希望,就回去鼓动三弟。以老三的性格,我怕他上当。没法子,谁让我是他二哥呢,有些事情啊,就要我来扛着。”

    “你能扛得住吗?”柳淳淡淡道。

    “所以我都跟师父讲了。”朱高煦恢复了臭无赖的嘴脸,贼兮兮道:“师父,你可要帮我啊!”

    柳淳还能说什么,眼下这个朱高煦,看起来跟史书上没什么差别,酷似朱棣,英勇善战,身边一大帮人簇拥着……但是骨子里已经掉包了。

    从很小的时候,柳淳教给他认识生物,接着又告诉他如何防范蝗灾,靠着这个知识,他还得到了朱元璋的赞许,成为皇孙当中最聪明的崽儿。

    从那一刻开始,朱高煦就开始走上了另外的一条新路……

    看起来两头小猪是不会为了龙椅争夺了,但是朱高煦一心要当大师兄,这也够头疼的了。

    “这些事情还太远了,你爹的身体好着呢,不要胡思乱想。至于丘福和陈瑛这些人,为师自然会料理他们。”柳淳说的云淡风轻,仿佛根本没把两个人当回事……事实上也是如此。

    这场靖难打到了现在,柳淳才是和朱棣并肩的两大巨头,其他人天差地远……如果说能勉强追得上的,不是什么丘福,也不是什么陈瑛。

    而是老谋深算的贼秃道衍。

    柳淳跟朱高煦谈过,回到了住处,道衍就等到了这里。

    道衍微微一笑,“当年老衲就建议殿下夺嫡,事到如今,殿下几乎成功了,可老衲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殿下走的这条路,和老衲当初所想,完全不一样。”

    柳淳摇头轻笑,“大师,这就是你的执着了,王爷能坐上龙椅,大师倡之功,运筹之劳,是人所共知的。”

    道衍才不听柳淳的鬼话,他突然凑近了身体,冷冷道:“柳淳,你押宝燕王殿下,却又不积极替殿下奔走。你甚至胆大包天,跟太子交好,老衲问你一句话……是不是你?你害死了懿文太子?”

    柳淳突然间把脸沉下来,“道衍,你最好想过之后,再开口,免得对自己不利!”

    柳淳的怒火,让道衍微微一愣,随即他突然笑了,自语道:“那就是第二种可能,你知道会走到刀兵相见,或者——这场靖难,根本在你的筹划之内?柳淳,你一个年轻人做不到这一点,你背后的那些人是谁?你的师父们,是不是学究天人,能洞彻古今的活神仙?”道衍语气激动,姜皮一般的老脸,泛着红润的光泽,眼神之中,竟然带着强烈的狂热。

    “老衲家族世代行医,少读孔孟,出家之后,老衲又拜在道士门下,三教精华,老衲融会贯通,天下大势,了然于胸!”

    “老衲深知天道不可期,长生不可得。这才退而求其次,侍奉燕王,协助他登基,说求着,不过是扬名后世罢了。”

    这和尚说话是真狂,可人家也的确有狂妄的本钱,柳淳只是默默听着。

    “如今老衲大愿将成,可老衲却现,你柳大人比老衲高明万倍,老衲实在是不甘心!”道衍突然转身,深深一躬。

    “柳大人,若是你肯指点学问,老衲情愿意拜在柳大人门下,还请先生收留!”

    柳淳可吓坏了,他倒不是怕道衍,而是担心朱棣。这老贼秃是朱棣的心腹,要是他都成了柳淳的弟子,那未来的皇帝陛下还剩什么人了?

    “道衍大师,我不比你高明什么……只不过我的学问比你广博很多……你所说的儒释道三教,在我这里,最多化为人文学科一类,甚至算不上社会科学,跟遑论还有自然科学了……你要是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的高度,用科学展的观点看待,你丝毫不会意外的。历代的分封都会导致战争,西汉的七国之乱,西晋的八王之乱……都是如此,先帝当年分封诸子,是怀着很美好的愿望,只可惜因为有道衍大师一般的人物,不停见缝插针,不打起来才怪呢!”

    被柳淳说成了野心家,道衍竟然不生气,他反而对柳淳提到的那几门学问很感兴趣,“柳大人,总而言之,老衲会时常上门讨教,还请先生不吝赐教。”

    柳淳无所谓道:“我这里是有教无类,大师愿意学,求之不得。”

    道衍面露喜色,这家伙就是个疯子,他前半生追求学问,自以为到达了巅峰,辅佐朱棣,距离成功也不远了。

    突然听说还有那么庞大的未知领域,这个老贼秃的热情全都上来了,恨不得立刻跟柳淳长叹请教。

    不过道衍还有一件事,“柳先生……老衲已经散布出消息,说是长兴侯耿炳文有意投降燕王。若是能废了此老,日后挥军南下,也就少了一块绊脚石!”

    柳淳淡淡道:“朱允炆未必会自断臂膀吧?”

    道衍哈哈大笑,“由不得他,老衲已经准备妥当了。”道衍下意识抹了一下臂膀上的伤口,正是南军给他留下的,老贼秃是睚眦必报的性格。

    “耿炳文,你别想活着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