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428章 蓝家出手了
    柳淳经过几次胜利,手下的人马已经突破到一万三千人,而且通过长途行军,几次作战,战力也有了提升,虽然比不上百战精兵,但也有些老兵的味道。尤其是他从冯诚那里弄来的精锐,更是撑起了这支人马的骨干。

    柳淳清楚,光靠着一双脚板,是没法真正打胜敌人的,运动战的精髓是在运动中消灭敌人,如果不能歼灭敌人,还叫什么战争呢!

    而且与其跟平安决战,不如攻击成都这种大目标,就算拿不下来,也能调动平安的人马,迫使他疲于奔命,露出破绽。

    柳淳下了狠心,亲自督军,对于任何逃兵,绝不客气。

    但是柳淳也不会贸然拿人命去填,事实上,他也根本填不起。

    柳淳的战法很简单,集中火箭,轰击城头,压制守军,让他们抬不起头。然后派遣小队,携带火药,抵近城墙,用火药炸开坚城。

    火箭呼啸着越过城头,爆炸的火星到处都是,周围的房舍建筑,包括城楼,都陷入了大火之中。

    士兵也有人身上着火,疯狂叫,四处逃窜。

    守军心惊胆寒,他们完全是被动挨打,每次火箭袭来,他们就四处躲避。城头空虚之时,爆破小队就会做好准备。

    前面两名士兵手持大盾,在前面掩护,后面是四名携带铲子的青壮,他们的手里还提着两架云梯,只不过云梯不是为了爬城,而是为了渡过壕沟。再最后,才是携带火药的士兵。

    他们冲到护城河边,将云梯放好,踏着云梯,迅冲到城下,盾手提供防护,其他人不顾一切,甩开膀子,疯狂猛挖。

    锐利的铲子砸在坚硬的条石上面,出阵阵声响。

    城头上的守军终于觉察出来异样,他们疯大叫,赶快招呼士兵,用滚木雷石招呼。可就在他们挺起身躯的时候,火铳声响起。

    在后方提供支援的火铳手果断射击,二十人一起攒射,总有击中的。守城士兵的胸前,头颅,绽放出鲜红的血雾,一个个直挺挺掉落城头,其他人吓得仓皇后退,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不管下面的人,城墙就会被凿开,没有办法,将领提着刀,疯狂驱赶士兵上城,就算没有石块,用尸体也要把对方砸退。

    守军像是潮水一般冲上来,不计生死,火铳手射和准头都有限,面对人潮,也只能徒呼奈何,负责爆破的小队不得不退回。

    柳淳看在眼里,他也了狠,一定要打疼对手!

    增加爆破队伍数量,加大对城里的攻击力道,用火箭猛攻,就不信,城里的人马能扛得住!

    双方就像是进行一场真人版的打地鼠一样,疯狂到了极点,城下有尸体横七竖八,城里大火漫天。

    战斗持续了两个时辰,终究还是有幸运儿,砸开了一个小洞。

    轰!

    一声巨响,浓烈的硝烟直冲天际,一片城墙迅崩塌落下。城墙上面的士兵被震得落下来好几个,活活摔死,

    几乎所有的城墙,外面是用砖石照面,而里面则是夯实的垒土。

    这一下虽然只是炸开了表面,但却表示这座高大坚固的城池,露出了薄弱的一面!

    外面的士兵红着眼,嗷嗷叫,爆破小队,前赴后继,而城头的守军明显被吓到了,他们开始慌乱,有人后退。

    “王爷,王爷,这些逆贼太凶悍了,快派人援助,不然城池就要失守了,”

    朱椿一听,本来就很白的小脸,更加苍白了,他这个人从小喜欢读书,是皇子之中,公认的秀才。

    对于打仗,他是不熟悉的,更何况他也不是攘夷塞王,手下的三卫人马也不多,这些年已经被养的几乎废了。

    “这帮逆贼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火器,他们也太凶悍了!”朱椿嘴唇哆嗦,跺脚道:“你们有本事,去跟徐辉祖,跟平安拼去,攻打成都,算什么能耐?”

    朱椿骂了好半天,可也没有什么用啊!

    让他上城督战,对不起,他没有这个本事,那谁有呢?朱椿下意识看向了王妃蓝氏,却现蓝氏正用恶狠狠的目光在盯着他!

    “王爷,你不会是想让妾身上城御敌吧?”

    “这个……当然没有,没有……”朱椿被媳妇盯得浑身毛,讪讪道:“我,我的意思是你是将门虎女,所有家有贤妻,胜过国有良相,你,你给我出个主意吧!”

    蓝氏哼了一声,“王爷,我一个妇道人家,能有什么主意?而且就算有,也要你能听才行啊!”

    “听!我一定……”

    轰!

    又是一声巨响,脚下的大地都跟着颤抖,朱椿魂儿都要飞了。

    “王妃啊,你快点说吧,万一乱贼杀进来,咱们夫妻就活不成了。”

    蓝氏越鄙夷丈夫,真是个胆小鬼。

    “王爷,你管城外的兵叫乱贼,我问你,寻常的乱贼,能有这么多火器吗?”

    “这个……当然不会有。”

    “那谁又最擅长火器?”

    “是……是云南的沐家!”虽然朱椿不懂军务,但是他也知道,著名的三段击就是沐英明的。

    蓝氏冷冷道:“还算不笨,王爷,你打算怎么办?”

    “我?我打算什么啊?”朱椿傻傻道。

    蓝氏受不了了,直接开门见山,“王爷,这一次的靖难,你的亲兄弟代王朱桂已经投靠了燕王,你呢,要不要也跟着燕王?”

    “不!”

    朱椿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跳了起来,连忙伸手,去捂夫人的嘴巴,蓝氏把头一扭,没让他碰。

    朱椿急坏了,“夫人啊,你可不要胡说八道啊!我,我多大本事,你是知道的,我,我就想当个富贵闲王,老老实实守着咱们家,我就知足了。”

    “可若是家守不住呢?”蓝氏不客气道:“王爷,现在战火已经烧到了成都,就算我们能把这一次的敌人打退,万一他们再来呢?还有,这战斗要是拖延日久,打得昏天黑地,你在成都,还能过安稳的日子?”

    朱椿脸都纠结到一块了,苦兮兮道:“王妃啊,你就不要逼我了!我这个人,向来以忠孝为先,既然陛下登基称帝,他就是皇帝,君臣有别,犹如天地……我,我不能当不忠不孝的人!“

    “那你就帮着天子杀你的兄弟,做一个不仁不义之辈?”蓝氏当真是半点不客气,直戳朱椿的软肋。

    “夫人啊,你,你不会也想投靠燕王吧?”朱椿用力摇头,“不行,绝对不行!四哥举旗反叛,以一己之力,抗衡朝廷,虽然打败了李景隆,可他终究要败的,我,我不能跟着他一起死啊!”

    “夫人,你,你也不想守寡吧?”

    蓝氏用眼角瞧着朱椿,不客气道:“守寡?我蓝家人,宁可陪着英雄掉脑袋,也不愿意跟一个怂货过一辈子!”

    “朱椿,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朱允炆根本是得位不正,先帝压根就没想让他继承江山!”

    这话可把朱椿吓坏了,咬着牙道:“夫人啊,这,这要是让别人听去,别说是我,就算是梁国公,都会被牵连啊!”

    “你错了!我爹早就被牵连进去了。朱允炆害了柳淳,为了堵柳学门下的嘴,他才没有抓我爹,免得被说成斩尽杀绝。这话说回来,如果柳淳不死,我爹就一定会死!是人家救了我爹的命!”蓝氏伸出手指,点着朱椿的额头,气咻咻道:“同样是女婿,你怎么就差这么多?”

    朱椿翻了翻白眼,“行了,我承认,我不如柳淳,我连他的脚趾头都比不上,当年万寿盛典,父皇光跟他说话了,我们这些儿子都要靠边!可那又怎么样?柳淳死了吧!尸骨无存啊!这就叫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一个藩王,不管谁当天子,我都乐享富贵,又何必干掉脑袋的事情!”

    “夫人,好歹我也是一家之主,咱们这么说,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背叛朝廷的!”

    蓝氏轻笑,“王爷当真要做忠臣良将?”

    “没错!我生死都是大明的人!绝对不会当反贼。”

    蓝氏点头,赞叹道:“行,还有点骨头,不过这事情恐怕由不得你了。”

    “什么?”朱椿吓得变色道:“你,你要干什么?”

    “不是我要干什么!而是有些人要行动了!”

    就在蓝氏的话音刚落,就有官吏狼狈跑来,浑身都是黑烟,“启禀王爷,大事不好!”

    “什么事?”

    “城里有乱民跟着造反了!”

    “什么?”朱椿的声音都变了,他四处寻找,府邸被烧了,他在这块临时的歇脚之地,也没有宝剑,铠甲。

    好歹穿戴上,他要亲自去平叛啊!

    拼了!

    此刻的蓝氏冷冷一笑,探手按住了朱椿的肩头。

    “王爷,你要当忠臣良将,妾身不拦着……可你想找死,妾身就不能不管了,好歹你也是我孩子的爹,对吧?”

    “不对!”朱椿的眼珠子都瞪裂了,“你,你要杀就杀吧!我不怕!”

    蓝氏微微摇头,“王爷,你这就是想不开,非要给自己找不痛快,你瞧着啊!这成都城破在即,谁也拦不住了!”

    说话之间,城头大乱。有一队人马,正快向城头杀去……为的一人,使用一柄马刀,神勇无敌,没有任何人能挡得住他的一招。

    这家伙踏着尸体,一路冲上了城头。

    “外面的义军听着,我们反了,快随着我们进城吧!”

    果然,就在此时,城门洞开,包括外面的柳淳都吓了一跳。他真的没有指望把成都给拿下来,而且即便攻占了成都,他也没有那么多兵力去守卫。

    柳淳的目标自始至终,都是调动官军,让他们疲劳削弱,然后伺机吃掉一部分。攻占成都,那是击徐辉祖之后的事情。

    可此刻城门突然开放,让柳淳大为惊讶。

    不会是城里面的计策吧?

    正在柳淳犹豫的时候,一骑从城里直接冲了过来,好多义军要去阻拦,可是当柳淳看清楚对方五官的时候,不由得浑身一震!

    “是你!”

    “是你!”

    对面的家伙跳下战马,飞奔过来,跟柳淳来了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我就知道你没死!”他用拳头,一下一下,敲着柳淳的后背。

    弄得柳淳不停咳嗽,“蓝兄,你是想让我死在你的手上呗!”

    对面的人讪讪松开手,盯着柳淳,又嘿嘿笑了起来,“快点进城吧,王妃已经把蜀王给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