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427章 火烧蜀王府
    寒风猎猎,长途奔袭,让平安颇为疲惫,两只眼睛泛红,可是如果仔细看,在他的眼底,有一股火焰在燃烧。平安就是这么个怪物,他渴望与强者对敌,曾经他希望手刃燕王朱棣,如今他被派到了巴蜀,对付一群毛贼草寇,让平安憋了一肚子气。

    只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狡猾。

    他跑出了好几十里,追到了简州,耽误了整整一天功夫,却连敌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平安来了兴趣,果然要拿出点真本事了!

    “大人,刚刚得到地方上急报,有一队人马北上,并且打出了投奔燕王的旗号,看样子是向德阳方向进攻,意在打开川北的大路,去西安投奔燕逆!”

    听完属下的报告,平安皱着眉,思索半晌,摇头道:“不可能!”

    “为什么?”部将好奇道。

    平安冷笑,“逆贼都是巴蜀之人,他们怎么舍得放弃老家?以我之见,他们这是虚张声势,想要吸引我们北上,然后在途中设伏,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部将略微思索,立刻欣然道:“将军果然厉害!真是一语中的啊!”

    平安哼了一声,“吹什么牛皮?真是厉害,也不会被花招骗了,火耳灰,你立刻率领一千人马北上,记住要敲锣打鼓,制造声势,让逆贼误以为我已经全军北上。”

    “而我呢,则是率领大军押后,一旦叛贼出现,就果断出击,让他们知道朝廷的厉害!”

    平安又把几个骑兵头领叫过来,“你们记着,叛贼虽然人数不少,但战力未必如何,而且都是一般没见过血的,遭遇之后,你们集中骑兵猛冲,要狠,要果断!一棒子就把叛贼打蒙!”

    平安恶狠狠道:“我要让这帮逆贼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花招,都没有用处!”

    ……

    此刻柳淳的大军正在北上途中,他趁着休息的时候,将地图摆在面前,一遍又一遍看着……眉头紧锁。

    他想吸引平安北上,然后中途伏击,围点打援……这招能管用吗?假如是北平的精兵,或者云南兵,毫无疑问,只要能赢半招,就足以获胜。

    可他手下毕竟新兵太多,且以前没有上过战场,万一……

    “杜思贤,你跟平安较量过,你觉得要多少人,才能击败他?”

    “这个……”杜思贤脸上烧,“属下无能,如果拼了命,或许,或许要三五个属下,才能拼得过平安。”

    柳淳微微点头,杜思贤是咬着牙说的,即便能拼得过,也是惨胜,换句话说,平安就是以一当十的猛士!

    不愧是能让朱棣皱眉头的男人!

    这头猛兽还太强了,而自己手上的网又太小了,别抓不到鱼,反而把网给弄坏了……柳淳反复思量,渐渐有了主意。

    战场往往就是如此,胜利者往往是那些比别人谋算更深的人……就在柳淳准备改变战术的时候,突然,王才跑了过来,他还带着几个人、

    “大头领,我们抓到了一个信使!”

    “信使?”

    柳淳急忙让王才把信给他,展开之后,柳淳仔细看去,这是一份手谕,是德阳方面的守军,给汉州和金堂的乡勇的,大致意思是让他们严防死守,如果遇到叛贼,就立刻将他们赶走,但是却不可以离开城池太远,以防上当。

    “大头领,这是什么意思?德阳方面怎么没有让乡勇去援救他们?”

    柳淳突然哑然一笑,“没什么难解的,我们的打算被人家看透了,平安是准备了口袋阵,要消灭我们。”

    杜思远和王才的脸都很难看,平安的凶猛,他们都心惊胆战,唯一仰仗的就是大头领的谋算本事,假如也让人家看透了,他们还有什么指望啊?

    要知道,这支队伍就是靠着柳淳的英明神武在撑着呢!

    柳淳略微沉吟,就让王才去准备笔墨,柳淳仔细阅读公文,反反复复,好几遍,为了熟悉其中的语气,同时也在心里模仿笔迹。

    “再拿几个萝卜过来。”

    王才还不明白呢,“大头领,你要吃啊?用不用我给你削个花,这个我熟!”

    “呸!”柳淳都气乐了,“我是要刻个印。”

    “啊?大头领,这朝廷的大印都有规矩的,你能行吗?”

    柳淳轻笑,“骗行家未必,但是骗几个乡勇头子应该没问题。”柳淳这话说的还是客气了,别忘了他以前干什么的!

    锦衣卫里面就有专门造假印章的高手,不光是为了害人,也为了识别真假……要知道锦衣卫每年都接到许多冒出各级衙门公文的案子。

    还真有人靠着假公文,从牢里把罪犯带走了。

    别觉得不可思议,这年头,除了圣旨造假的难度太高之外,其他的公文,还真不是那么难的。

    而且柳淳家里还曾经住着一头老貔貅呢!

    张定边这家伙别看外表粗略,可实际上却是多才多艺,长着一颗玲珑心肠,琴棋书画,金石雕刻,无一不精……柳淳跟着张定边学了不少本事,不过火候差了太多。没法子,柳淳的心思杂,钻不进去。

    张定边倒也满不在乎,“你小子学个乐就是了!这东西千万不要沉溺进去,爱得越深,陷得就越深,一旦让人抓到了弱点,一辈子也就完了。”

    柳淳清楚记得,张定边说这话的时候,充满了悔恨凄凉……或许老爷子就是因为这些爱好,被老朱这边套住了,然后背叛了陈友谅吧?

    柳淳没敢多问,他只是迅假造了两份公文,然后又取来两个竹筒,给装上了。

    “去,叫两个弟兄过来,你们立刻去汉州和金堂,告诉那里的乡勇,火援救德阳!”

    “遵命!”

    两个人要走,柳淳又把他们拦住了,他拿起刻刀,在竹筒上看了一阵,这才刻下了两个字,然后交给士兵。

    “几乎忘了,朝廷公文都是以千字文编号,一点不能差,否则就是假的。”

    送走了两个信使,王才看柳淳的目光,充满了疑惑……这家伙原来说自己是盐商,他懂练兵,会造假的大印,知道朝廷的公文流程……咱老王也是盐商,我怎么没听说,盐商有这么大的本事呢!

    柳淳也不搭理他,而是果断下令,人马分成,两路,果断向汉州和金堂方向奔去。

    战场胜负,往往就在弹指之间。

    柳淳刚刚离去,平安的马队就已经追来。

    “大人,我们现了露营的痕迹,应该是逆贼来过!”

    平安用力哼了一声,“好个狡猾的贼耗子!老子一定要抓到他们,好好看看,到底是谁,敢耍老子玩!”

    平安啐了一口,立刻下令,向北追去。

    他一口气追到了距离德阳不到二十里的地方,依旧没有现逆贼的踪迹……这下子平安终于不淡定了,怎么,人跑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部下有人过来报告。

    “启禀将军,有一队人马,正向这边赶来,看样子足有上千人!”

    “果然是逆贼!”

    平安眼睛放光,提着手里的长刀,果断下令。

    “出击!”

    憋了这么长时间,总算是逮到了,老子一定让你尝尝厉害!

    他手里的长刀挥动,像是砍瓜切菜似的,对面的人被杀懵了,短暂迟愣之后,也玩了命!

    “格老子的,杀光这帮龟儿子!”

    他们两方都玩了命,红着眼睛,奋力厮杀,不断有人受伤倒地,踏着尸体,继续血战,平安憋了好些天,一口气全都撒了出来。

    而对面的人也是气急败坏。

    这帮该死的逆贼,竟然到处杀戮士绅,平分土地,弄得那帮泥腿子都人心不安,简直可恶透了!

    说起来吧,还真不怪平安认错了,他是京城来的,言语不通,而乡勇呢,也没有正规的军服,都各自穿着自己的衣服,杂七杂八的,看起来,就是一群叛贼啊,没毛病!

    平安杀得兴起,血染战袍,一口气冲破了汉州的乡勇,正在这时候,金堂的乡勇也接到了前面的消息,火前来救援。

    三伙人马,就在德阳之南,摆开了战场,杀得难解难分,日月无光。

    而此刻的柳淳,已经指挥着人马,杀入了金堂!

    这一次柳淳亲自提刀,加入了战团,所有义军士兵的气势也达到了一个顶点,跟着大头领果然没错!

    不但跳出了包围圈,还打了个漂亮的大胜仗!

    大头领简直就是孙武在世啊!

    柳淳在军中的威望,一下子达到了巅峰。

    所有士兵心悦诚服,柳淳却还不满足,既然到了这一步,就把胃口放得更大一点。

    “立刻挑选三千人马,南下攻击成都!”

    这是柳淳第二次进攻成都,相比起第一次的虚张声势,这一次的准备更加充分一些,柳淳的军中,大量制造神火飞鸦。这东西的难度不大,只要有竹筒加上火药就足够了……柳淳很早就改进过火药,增大威力。

    至于史书上,神火飞鸦做得像鸟一样,真的带着翅膀,柳淳觉得显然是不懂空气动力学的原因,他把鸟翅改成了和导弹差多的尾翼,一共四片,这样一来,神火飞鸦就变成了火箭。

    果然,经过改造之后,射程能达到五百步,甚至过了这个时代的火炮。

    好巧不巧,春天的时候,正好刮西北风,又让火箭的射程增大了许多。

    第一轮二百支火箭,呼啸着飞入城中,房舍,城楼,悉数被点燃,借助风势,大火迅蔓延。

    柳淳一连放了三轮火箭,汹涌的大火,竟然朝着蜀王府方向烧了过去。

    朱椿带着王妃蓝氏从王府狼狈逃出来,眼珠子都红了。上次烧了别院,这次连府邸都烧了,让本王住大街上吗?

    “平安,你这个废物!本王饶不了你!还有徐辉祖,我要弹劾,弹劾你们!”他扯着脖子狂叫,蓝氏只是抱着肩膀冷冷瞧着,一转身,又看了看大火,还凑到近前,伸出手,烤了烤,别说,还挺暖和的。

    朱椿啊朱椿,你要是再这么傻乎乎下去,看不清局势,烧的就不只是王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