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426章 朱元璋最后的养子
    这是柳淳第一次真正领兵,独当一方,虽然多年前进军辽东,攻灭北元,他都出了力气,在几年前,对付云南土司,他更是运筹帷幄,指挥全局。

    但作为主将,直接带领成千上万的兵马,决胜负于刀剑之间,还是第一次。虽然接连取得两次袭击的胜利,但柳淳并没有大意。

    现在才是真正的关键,围攻成都,是为了引诱徐辉祖回援,然后柳淳就能围点打援,以逸待劳。这是很完美的战术。

    可再完美的战术都要靠人执行,或者说,如果对手很强,柳淳的计划就很可能破产。

    杜思贤率领着一队斥候,探查敌情。柳淳至少准备了三层情报网,其一是商人,其二是那些得到了田地,心向他们的百姓,第三,就是数量众多的斥候。

    柳淳对战场的情报要求,达到了近乎吹毛求疵的程度,他相信没有准确的情报,就没有正确的战略。

    打仗不能靠天赋,也不能靠运气。柳淳给朱棣建议,设立参谋人员,在他的军中,已经开始落实。

    虽然士兵的整体素质还不成,但柳淳相信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早晚这些人会成熟起来的。

    杜思贤现前面有一片石头山,他准备策马上去,居高临下,观察情况。

    就在此时,身后的弟兄突然低声提醒:“有人!”

    杜思贤闪目看过去,果然,视线中先是出现了一个脑袋,紧接着是一群脑袋,足有几十人的样子。

    为的家伙很高大,面皮白净,五官出众,充满了英气,他又披着银甲白袍,骑着白马……放在小说里,脱脱的正派角色,白马白袍,简直是跟传说中的赵云差不多。

    而此人的凶猛,也像是赵子龙一般!

    当看到杜思贤等人之后,竟然没有半点迟疑,直接撞了过来。

    任何军中,能执行侦查任务的,无疑都是军中的精锐。

    杜思贤虽然是商人出身,可他从小走南闯北,学了一身本事,又在柳淳手下,学习兵法,加上这段时间的历练,已经很是了得。

    可面对迎面冲来的人,他竟然没有多少反应的余地。

    太快了!

    就像是闪电一样,转眼到了面前。

    他手里的马刀高高举起,借着战马冲击的势头,就向杜思贤砍下来,没有花里胡哨的动作,就是简单干脆的一刀。

    可就是这一刀,让杜思贤感到了死亡的感觉,他慌忙两手举刀,用尽全力招架。

    砰!

    刀刃碰撞,一溜火星,杜思贤的手臂麻木,他知道虎口一定裂了……可他没有查看的功夫,甚至不容他思考,对面的刀横着扫过来。

    杜思贤只能甩开马镫,狼狈滚落地上。

    刀砍空了,对方倒是颇为惊讶,好一个反贼,有点本事啊!

    要是让杜思贤知道这位的想法,多半会气死吧!连一招都挡不住,这还你算是本事?

    对面的人想要结果杜思贤,这时候两名士兵不要命似的冲上来,疯狂砍去。只见刀光闪耀,两个士兵被砍成了四段,身体落马,鲜血狂喷。

    杜思贤几乎都疯了,他被两个士兵推上了战马,这俩人也来不及上马,就举着刀,冲了过去,毫不意外,两名士兵又死了。

    对方简直就像是魔神附体,杜思贤来不及悲伤,他只能赶快撤退,必须把这家伙的情况告诉大头领。

    他太凶猛了,如果没有准备,一定会吃大亏的。

    杜思贤疯狂逃跑,后面的官军狂猛追。

    一口气跑出十多里,突然,又一队斥候出现了,在他们中间,有五名火铳手!

    “杜头领,快走!”

    得到了火铳手的掩护,杜思远脱险了。

    可是在荒野之中,只有区区五名火铳手,还是太单薄了,他们死在了对方的刀下……

    “大头领,请处罚我吧!”

    杜思远单膝点地,几乎哭了出来,为了救他,前后有十几名弟兄死了,可他却连对方的毛都没伤到,真是羞愧啊!

    “快起来吧,你能活着回来,就该烧高香了。对面的家伙,不是你们能对付的!”柳淳语重心长道。

    “大头领,你知道他是谁?”

    柳淳微微点头,“此人名叫平安,原是密云卫指挥使,后来逃到了应天……真没有想到,他竟然跟着徐辉祖到了巴蜀!”

    平安是谁?

    能让柳淳都忌惮三分?

    他和柳三差不多,都是朱元璋的养子出身,从小平安武艺出众,精通兵法,善于打仗。他曾经在朱棣手下,立过不少战功。

    可这家伙轴得厉害,他根本不认可朱棣,当朱棣起兵,朝廷要围攻北平的时候,平安放弃了密云卫的所有士兵,只身一人,逃回了南京,准备替新君效力,荡平逆贼。

    可朝廷方面,担心他是假意投靠,因此并没有让他跟着耿炳文或者李景隆出征,这一次徐辉祖入川,京城可用的将领有限,就把这家伙派给了徐辉祖。

    别人不清楚,可柳淳太清楚了,这个平安绝不是寻常之辈!

    在历史上,靖难之役中,平安是让朱棣都头疼无比的敌人,不但几次击败朱棣,就连大将张玉都是因为他而死。

    绝对是朱允炆手下,少数的将才之一!

    柳淳也是才得到消息,在徐辉祖的军中,竟然藏着这么一个凶人!

    “嗯,这是一个强敌!”

    柳淳咬了咬牙,他手下缺乏成建制的老兵,也缺乏足以抵挡一面的猛将,跟平安硬拼,胜算微乎其微。

    既然如此,那就挥运动战的本事,寻找战机,消灭敌人!

    没错,柳淳就是这么打算的。

    他要看看,这个让朱棣束手无策的家伙,到底有多厉害!

    “传我的命令,佯攻成都,掩护主力,迅向东南撤退。”

    士兵去传令,在柳淳的指挥下,大军迅准备妥当,直扑龙泉镇。

    就在柳淳离开的两个时辰之后,平安率领近两万人,来到了成都。

    “末将平安,拜见蜀王殿下。”

    朱椿大喜过望,“平安将军,你可算来了,早就听闻你神勇无敌,这成都可以高枕无忧了。”

    平安放声大笑,“王爷,区区逆贼,有什么好怕的,末将愿意亲自率领一万兵马,取了他的级。”

    朱椿咳嗽道:“平安将军,你可不能大意啊,对方用兵诡诈,狡猾多端,不是好惹的!”

    “哈哈哈!不过是声东击西的雕虫小技,拿不上台面,请王爷放心就是!”

    平安说完,没有修整,直接留下一万人守城,带着一万精锐,就向龙泉镇扑来。等他到了龙泉镇,居然什么都没有了!

    “奶奶的,属兔子的,跑得可是真快啊!”

    平安仔细检查了车辙,立刻让人马向东南方向追下去,他们一口气跑出了三十多里,在距离阳安关不远的大路上,看到了许多丢弃的马车,车上还有不少石块。

    正是这些东西,骗过了他的眼睛!

    “好!有两下子!”

    平安切齿咬牙,绕着废弃的马车转了好几圈,不停点头赞叹,这家伙是个遇强则强的性子,本以为是一群手到擒来的毛贼,没想到还能玩出让他意外的花样。

    “分兵探查,看看他们往哪个方向跑了,老子一定要追到他们!”

    ……

    平安在狠,而柳淳此刻却是心情大好,略施手段,骗过了平安。他的人马直扑德阳,德阳是川北重镇,而且是通往西安的要道之一。

    “打出旗号,说是我们要北上投奔燕王!”

    王才心惊肉跳,朝廷来了猛士凶人,究竟能不能打得过啊?

    “去投靠燕王好,燕王有本事!”他迫不及待想跑,再留下去,可是会要命的。

    柳淳却是不以为然,“谁再敢影响士气,立斩不饶!”

    众人悚然一惊,杜思贤切齿咬牙,“没错,是该给那孙子一点教训,大头领,你说,咱们该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