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216章 人心险恶的第一堂课
    柳淳的话,就差指着汪睿的鼻子,骂他误人子弟,是个老糊涂了,这位哪里能忍受。

    “殿下,此人年纪轻轻,出言不逊,老臣不责怪他,但是断然不能允许他误了太子,必须将他逐出东宫才是!”汪睿居高临下,仿佛在宣判柳淳的死刑。

    柳淳简直想谢谢汪老先生,他才不愿意搅合东宫的浑水呢。

    “殿下,既然汪先生觉得我不配教导殿下,那正好,恳请殿下赐我手谕,准许返回大宁。”

    朱标很尴尬,他欣赏柳淳,当然也敬重汪睿,可这两位却跟冤家对头似的,一见面就掐,让他如何是好?

    “先生,柳淳是父皇指派给孤的,他又确实立下大功,与经济民生,有独到的见解,是当世少有的才子。既然是人才,就难免傲气。先生年高有德,何必跟一个后辈计较呢?”

    汪睿黑着老脸,他对柳淳的印象非常差,主要来自三个方面,其一,柳淳并非以科甲正途入仕,走的路子非常奇怪,四处结交攀附权贵,让人不齿。其二呢,柳淳总是别出心裁,弄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尤其是设立银行,盘剥算计,一身铜臭,和卑贱的商贾有什么区别?

    最最让老先生忍受不住的,就是柳淳宣称他是郭守敬的再传弟子。

    而且还讲他们以探求真理为己任。

    汪睿简直气炸了肺,天下的至理,就是圣人的微言大义,就是三纲五常,除此之外,还有什么真理?

    弄些偏门的杂学,也敢圣人之学相提并论,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有这三条,老先生怎么能看得起柳淳,故此一上来就夹枪带棒,结果没料到,柳淳断然反击,弄得他十分尴尬。

    好啊,连尊老敬老都不懂,放肆狂妄,此子久后必为大害!

    千万不能让他害了太子殿下!

    汪睿打起十二分见识,要时刻监督柳淳,劝谏太子,让殿下正道直行。

    所以这一路上,特别有趣,汪睿死死盯着柳淳,生怕他跟朱标胡言乱语什么。

    柳淳懒得搭理老疯子,他一上来,就敢怼汪睿,也是有盘算的。

    朱元璋让他教导太子,又把汪睿派过来,意思很明白。

    虽然让他教太子,但是却担心朱标听了一面之词,因此必须有个老顽固坐镇,防止朱标被带偏了。

    真是煞费苦心啊!

    眼瞧着到了苏州了,柳淳过来帮朱标检查伤口,俩人才有了单独聊天的机会。

    “柳淳,汪先生是个好人,他跟刘三吾老大人很不错,对了,还有茹太素,他们都是朋友。你让两位老先生帮忙说和,自然可以化解矛盾。整天剑拔弩张,疾言厉色,多不好!”

    柳淳用棉花沾着酒精,给朱标擦拭基本愈合的伤口,朱标微皱着眉头,被浓烈的酒气熏得晕乎乎的。

    “柳淳,汪老喜欢好酒,你把这个送给他,保证能让他高兴。”

    柳淳放下了手里的棉花,冲着朱标耸肩苦笑。

    “殿下,我不是存心跟老先生过不去,我很敬佩老先生的学问人品,真的,我不撒谎!”

    朱标白了他一眼,“我听着怎么就是撒谎?”

    “殿下!”柳淳无奈道:“陛下让我教导你,无非是讲一些心机算计,厉害干系。可陛下又不希望殿下失去善良的本性,所以呢,才把汪老派过来。我说句实话,现在我就是提线木偶,绳子在宫里头呢,说什么做什么,我没法做主的!”

    往脸上贴金,绝对的往脸上贴金!

    朱元璋才不在乎朱标是不是变坏,严格说起来,假如对他们朱家的江山有利,老朱不介意太子变成一个恶人,这就是临安公主之死,给老朱上的一课。

    好人有什么用?好人太容易受到伤害了,还是恶人好!至少也要做个能欺负恶人的好人!

    知道朱元璋最赏识柳淳的是什么吗?

    就是这小子懂得用文人的逻辑,去欺负文人。

    比如他以爱有差等,华夷之辩,改变了大明的对外战略,面对汪睿的时候,老先生讲天地君亲师,柳淳则是针锋相对,说师父要有师父的标准,这不正是儒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逻辑吗?

    凭什么学生要对老师敬若神明,当成父亲?

    你老师敢确保自己教的都是对的吗?

    为人师表,假如你不但没教好,还把徒弟害了,耽误青春,毁人一生,被啐一脸口水,都是便宜的!

    柳淳怼了汪睿,有小太监绘声绘色,给老朱讲了。

    朱元璋听完,那是大为高兴。

    这小子果然了解朕的心思,让他跟着太子,必定能压制那帮腐儒……老朱对柳淳充满了希望。

    可柳淳一向有自知之明,改变太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在改变之前,不妨先把太子忽悠住,别耽误正事就行了。

    这也许就是要给朱标上的第一堂课!

    “殿下,说句实话,臣真的挺难的。先是汝宁公主,接着是是临安公主,我虽然没有害人之意,但毕竟一些案子,跟我都有牵连,臣,臣真怕有一天,会被砍了头。臣想回大宁,是发自肺腑的!”

    见柳淳委屈巴巴的,朱标也叹口气,他更委屈,在正月初十那天,老朱才告诉他,临安公主已经死了。

    朱标闭上眼睛,经常能梦到,他背着妹妹,到处乱跑,那时候多开心啊!什么都不用管,可现在呢,本是一家人,却如寇仇一般。

    他们父子兄妹尚且如此,柳淳身为臣子,能不害怕担心吗!

    朱标还挺同情柳淳的,“有些祸端,是早就种下的,跟你没什么关系,不用自责。你只要不胡来,不惹祸,无论如何,我也会保你的……其实吧,父皇还是挺喜欢你的,相信孤,没有骗你。”

    柳淳连忙道谢,“殿下,虽然如是说,但戏还是要演的,请殿下跟汪老通个口风。让他千万不要误会,我绝没有跟他为难的意思。而且这次我来苏州,如何处理这些事情,也会听从他的意见。只是请老先生暗中把要求给我,免得让陛下猜忌。”

    朱标摇了摇头,十分无奈!

    他希望自己的老师跟柳淳能和睦相处,他甚至希望勋贵和文官,也能尽释前嫌,一起携手辅佐。

    奈何老朱不是这个意思,朱元璋甚至巴不得儿子手下的力量,能够互相斗争牵制,避免联手蒙蔽朱标。

    朱标有什么办法?老爹想看演戏,那就只有演下去了。

    “柳淳,你这话是真心的?”

    柳淳用力点头,“臣的人品不需要怀疑!”

    朱标欣然点头,乐颠颠充当起信使的角色,他全然没有注意到,柳淳眼中的诡诈。

    没法子,不是柳淳存心骗朱标,实在是苏州的水深,想要收场,没那么容易……

    “怎么样了,买了多少了?”柳淳笑呵呵问道。

    别人过年胖一圈,徐增寿却是瘦了整整三圈,都有些脱相了,不过两只眼睛,贼亮贼亮的,说话的底气更足了。

    “三成!”

    徐增寿伸出三根手指头,“整个苏州,有三成的产业,都捏在了我的手里,怎么样,不错吧?”

    柳淳白了他一眼,“我还以为你把苏州都买下了,才三成,有什么值得吹嘘的?”

    徐增寿无语了,“哥,才半个月,我还要借钱,能买下三成,已经很不错了。”

    柳淳没搭理他的哀嚎,只是耸耸肩道:“你知道不?殿下来了,跟着他来的还有汪老先生,如果我没猜错,苏州的官吏士绅已经咂摸出滋味了,他们要反扑了!”

    “反扑?怎么反扑?”徐增寿气呼呼道:“我都买到手了,难不成让我吐出去?”

    柳淳嘿嘿了两声,他从袖子里掏出来一张纸条,是汪睿递过来的。

    “商本贱业,君子不为。朝廷以正道治国,舍末取本。”

    徐增寿不解,“这,这是什么意思?”

    柳淳笑道:“这个意思就是让皇家银行只负责出钱,苏州钱庄的烂摊子,让商人自己收拾,朝廷不许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