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207章 跑不掉
    柳淳怎么会跟盐商勾搭在一起,说出来也没什么复杂的,盐商往九边送粮食,需要使用大运河,从大宁往江南输送物资,也离不开大运河,既然同靠一河水,自然就有了感情。

    柳淳推动在北平设立皇家银行的分行,自然希望将沿途的商人都纳入其中。

    而扬州的盐商,又是实力最雄厚的一群人,更没有理由错过。

    但柳淳几次劝说,都很不顺利。

    最初柳淳还觉得他们是担心皇家银行的安全问题,直到他来到苏州,才闹清楚,原来盐商已经有了更稳妥的选项。

    在这个时代,能不和朝廷打交道,就不要和朝廷打交道。皇帝就是流氓的代名词。至少在士绅商贾的眼里,朱元璋就是这个糟糕的形象,没有半点法子。

    “盐商很谨慎,也很聪明,但是却鼠目寸光,自私自利。他们只看到了朝廷的坏处,却没有看到,若不是朝廷庇护,若不是每年几十万民夫维护漕运河道,他们如何能发财?”

    柳淳打苏州钱庄,也是给那些盐商看。

    皇家银行纵然有千般不好,但却是皇帝背书,稳如泰山。苏州钱庄再好,也不过是沙漠上的城堡,在朝廷的打击面前,不堪一击。

    很多事情,不是好坏之间的选择,而是两害相权取其轻、通过皇家银行,固然会暴露一些财产的情况。但无论如何,也比一天贬值百分之二十好啊!

    “柳淳,扬州来的盐商,被李祺安排到了惠兰院,已经住下了。”徐增寿拖着疲惫的身体,向柳淳汇报情况。

    这才几天的功夫,徐四公子已经瘦了一大圈。黑黑的熊猫眼,腮帮都缩进去了。

    “你打精神,马上就到收获的时候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徐增寿突然瞪着赤红的眼睛,对柳淳怒道:“你记着,下一次老子绝对不跟你一起做事情!我累!心累!”

    柳淳只是歪头,赏了徐增寿一个大白眼。

    “你瞧瞧你,一个男子汉,还不如令妹有胆气呢!”

    还敢跟我提妹妹?

    多好的孩子,都让你给带坏了!

    这些天砸了多少钱?

    柳淳准备的一百万贯没了,徐家调过来的八十万贯没了,苏州府的三十万两存银没了……徐增寿还陆续借了不少钱,另外蓝家也出了不少,全都加起来,快三百万贯了。

    假如真的赔进去,即便不出人命,这几家也要喝西北风,而且债主会踏破门槛,永远别想安生。

    好容易盐商来了,本以为会一击即溃,没想到李祺还能撑住,徐增寿怎么能不害怕。

    “我不想跟你废话了,到底该怎么办?”

    柳淳笑了笑,“现在我们手上还有多少纸币?”

    “不到五十万贯。”

    “那好,明天全数抛出,一点不要留!”柳淳补充道:“就按照市价的六折抛售!”

    “疯了!”

    徐增寿觉得除了这两个字,已经没有能形容柳淳的了。

    “连一点钱都不留吗?”

    “留不留有什么差别?如果能借到,最好再多借一点才好呢!”

    徐增寿已经懒得多听了,不管怎么样,明天就是最后的日子,成败在此一举,不管怎么样,他也不用受折磨了。

    大不了跑去云南,投靠沐英。听说那边风景好,姑娘漂亮……就不信了,债主还能跑去云南找他?

    徐增寿已经做好了逃跑的打算。

    柳淳就比他从容多了,跑什么,还有陛下和太子在呢!按规矩玩,能赢就赢,赢不了,就让老朱出手,把桌子砸了。

    金融搏杀,最终还是要比拼真正的力量,谁更不要脸,谁就能笑到最后。柳淳没去把李祺的女儿扣起来,就已经算是仁慈了。

    一夜过去,太阳再度爬升起来少有的冬日暖阳,撒在了人们的身上,只是人们丝毫感觉不到暖意,心里更加寒凉。

    尤其是许多商铺,出现了抢购的人潮,他们挥舞着手里的纸币,疯狂抢购一切东西,丝绸布匹,甚至骡马牲口,几乎没人讲价,他们似乎都觉得纸币烧手,恨不得立刻花出去才好。

    有些商铺故意提高了价钱,哪知道对方连眼睛都不眨。

    拿到了纸币的掌柜的,开始犹豫了。

    挤兑苏州钱庄的事情,他们是知道的,可这些日子,不断有人告诉他们,苏州商人,同气连枝,要相信钱庄的实力,危机是暂时的,很快就会过去。

    大大小小的商铺,都在迟疑徘徊,拿不定主意。

    只是今天的状况,让他们感到了惶恐,或许真的纸币要崩盘了。

    一家茶馆的老板,早早关门,带着手里的纸币,向钱庄赶来。他一路上不断碰到前去挤兑的人,越来越多,就像是滚雪球似的。

    等到钱庄外面的时候,俨然一场雪崩袭来。

    最初挤兑的是以普通百姓为主,然后呢,有些中上等的商人加入其中,这一次则是中下层的商人,小老板们,他们比普通人有钱,又没有大商人的势力。

    摄于苏州钱庄的力量,不敢挑战。

    可是到了今天,也顾不得什么了。

    他们挥舞着手里的纸币,要求立刻兑换!

    喊声如同雷鸣。

    “驸马,这就是你说的人心吗?”

    面对盐商的质问,李祺脸涨得通红,昨天他几乎跪下来祈求,盐商们才答应等一个晚上。李祺在夜里,全力以赴,用高价向几个商户回收纸币,他不相信,有人能一直以亏本的价钱抛售。

    只要能坚持过去几天,事情就会逆转,对方有天时,可苏州钱庄占据地利,时间长了,人和也会站在他们一边,毕竟苏州乱了,对谁都不好,能收拾残局的只有苏州钱庄。

    李祺还得到了消息,自从他跟黄子澄一番谈话之后,黄子澄就抱病不出。

    继续跟自己斗的,应该是东宫派出来的人,只要坚持住,让他碰一鼻子灰,或许黄子澄就会帮忙疏通,让太子朱标见识李家的实力,他就会知道怎么选择。

    只是李祺没有料到,居然又出现了新状况。

    怎么办,盐商就在这里瞧着!

    “兑,给他们兑!增加一倍的柜台,来多少,兑多少!苏州钱庄,打不垮!”

    李祺红着眼睛,做出来表态。

    几乎与此同时,柳淳给徐增寿竖起了大拇指。

    “行啊,没有直接往外抛售,居然发动人员,四处抢购物资,四公子,你的本事见涨啊!”

    徐增寿哼道:“你也别太小瞧人了,我看了这么久,你的那点招数,我也明白了,无非就是制造混乱,搅动人心呗!”

    徐增寿终于打出了最后的一击,成为压垮骆驼的稻草。

    李祺虽然使出浑身解数,但是来的人太多了,而且他们要兑换的普遍在几百贯,到一千贯之间,当他们用马车拉着箱子离开,所有看到的人都惶恐起来,被提走了这么多钱,苏州钱庄岂不是空了?

    越来越多的人群,加入到了挤兑的行列,这一次,包括苏州城内的富商,也不迟疑了,什么同气连枝,夫妻还大难临头各自飞呢!

    没必要陪着苏州钱庄一起死!

    到了下午时分,苏州钱庄方面,已经被兑换出去一百万两!

    几乎是过去三天的量!

    李祺还想撑着,却没有办法了,他只能将柜房减少一半。

    从增加一倍,到减少一半,后果会如何,还有废话吗?

    挤兑的人群,成倍增加,流言蜚语,充斥苏州城。

    那些盐商也坐不住了,他们迟疑了一天局面就如此可怕,再等下去,他们的钱就彻底消耗殆尽了。

    当夜苏州银行的最后库存,被盐商提走了。

    明天等待所有人的,就是一无所有的钱庄。

    结束了了!

    李祺知道,彻底无法挽回了。

    不过这样也好,他留了个麻烦给朱元璋收拾。

    岳父啊,小婿得走了!

    李祺连夜出了苏州,直奔刘家港而来,在这里有一艘最快的船,可以送他去倭国避难。在他逃走的同时,有飞鸽给凤阳送信,李善长也会按照商定的路线,一起跑去倭国。

    七十多的老父亲了,但愿他能活着到倭国,父子俩还能团圆!

    李祺一路上胡思乱想,他的马飞快,身边的都是多年的心腹,最是可靠不过。他们一路到了港口,果然有一艘船,挂着两串灯笼,每一串三个。

    “就是这个!上船!”

    李祺没有注意到,在船头坐着一个破衣烂衫的老者,在老者的屁股下面,垫着一张几乎磨秃的狗皮卷,他正冷冷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