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193章 柳淳是个好老板
    准备了大半年的万寿盛典,只有一天就结束了,虽然在莫愁湖还有戏台,还要唱半月的大戏,一直热闹到重阳。

    但是身为皇帝的老朱,必须从喜庆当中走出来,准备重新开始繁忙的公务。

    朱元璋很清楚一个道理,每逢大典之后,人都会懈怠,如今又是秋税的关键时期,不狠狠抓好,年底的日子就要难过了。

    皇帝这个位置,真不是一般人能坐的。老虎吃了人,还能打个盹儿呢,可皇帝敢吗?连睡觉都要睁着一只眼睛!

    不过在正式开始处理公务之前,老朱准备用半个晚上,好好回味一下万寿盛典。真的太壮观了,就算当年的登基大典,都没法相提并论。

    尤其是晚上的时候,两个热气球出现在空中,当上面的人,放下拜寿的对联,跪倒口称万岁的时候。

    那些藩国使臣,跪下了一大片,他们惊恐,敬畏,从心里往外害怕,从骨髓里战栗!不愧是天朝,果然有上天庇佑。若不是这样,人怎么能上天?

    大明方面,是不会解释热气球的原理的,要的就是让他们害怕!

    就在热气球升空之后,烟火腾空而起,将夜空弄得绚烂多彩。

    炸开的烟花,如同星辰,热气球的火焰,恰似日月,皓月当空,群星拱绕……朱元璋闭上眼睛,全都是这个画面。

    上一次实验热气球的时候,还是在城外,知道的人不到,即便有人看到,锦衣卫也会要求下去,不许胡言乱语。

    因此直到大典,热气球还属于机密。

    就连大明的官吏百姓都闹不清楚,因此很多人都跪倒在地,热泪盈眶,皇城外面,百姓跪倒,齐声恭祝万寿,震惊寰宇……

    海外藩国,文臣武将,京城百姓,悉数跪倒。整个江山,匍匐在脚下。什么叫天子啊?朱元璋彻底品味到了九五至尊的滋味。

    哪怕只有短短的时间,也足以让他心满意足,几十年的辛苦,值了!

    换成其他皇帝,或许就会从此偃武修文,安享太平盛世。可朱元璋到底不是寻常人,脑袋的回路跟正常人都不一样。

    他在思索了半夜之后,立刻下旨,以后不许再办这一类的盛典,而且降旨各个衙门,立刻处理积压的公务,半个月之内,必须清理完成,否则严惩不贷!

    官员们是叫苦连天,摊上这么个主子,他们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只是不管他们怎么想,这天下还是要听老朱的。

    针对6仲亨等人的案子,加快清查的度,看老朱的意思,他是真的不打算放过李善长,这把火,是一定要烧到他身上的。

    正在老朱忙活的时候,锦衣卫指挥使蒋瓛来了。

    “启奏陛下,臣在前些时候,就得到了密报。一直没有呈给陛下,一来是万寿盛典的事情繁忙,二来,臣还没有查到足够的证据,故此耽搁了些日子。现在总算有了眉目,还请圣人御览。”

    朱元璋接过密报,从头到尾,仔细看着,看着看着,他的眉头就皱起来了。

    原来根据密报显示,在苏州,有十几家商人,居然凑在一起,开了家钱庄。他们效仿皇家银行,也行银行票,而且以高于皇家银行的利息,吸收存款。根据锦衣卫的调查,不到半年的功夫,已经聚敛了几百万两之巨!

    老朱勃然大怒,“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跟朕抢生意,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锦衣卫又查到了什么?”

    蒋瓛躬身道:“陛下,苏州本是逆贼张士诚的地盘,逆贼虽然死了,可这几十年来,苏州人对朝廷多有怨言。这十几家商户,勾结在一起,行钞币,意在破坏朝廷的钞法,居心叵测。而且他们聚敛大笔钱财,臣担心他们……图谋不轨!”

    朱元璋按着酸胀的太阳穴,真是愁人啊!

    朕刚过几天安生日子,就有人兴风作浪,实在是可恶!

    苏州一直是朱元璋的心病。

    因为当初苏州是张士诚的地盘,又十分富庶,老朱在攻灭张士诚之后,为了惩罚苏州百姓,除了大肆迁居豪强之外,还给苏州课以重税。

    一府之地,承担的税赋,居然比很多省份都要高。

    老朱意在惩罚苏州百姓,可问题是朝廷越是如此,老百姓的逆犯心里就越强烈,很多上了年纪的人,都在讲着张士诚的好。

    比如苏州有一种小吃,叫做酒酿饼,据说就是张士诚命名的,因为当初就是这个饼,救了张士诚母亲的命,被叫做“救娘饼”,等张士诚战败了,救娘饼不能叫了,老百姓就叫做酒酿饼!

    而且每逢春天,必吃酒酿饼。

    光是这一件事,就足以看出朝廷跟苏州百姓之间的隔阂。

    其实不只是苏州,还包括松江,杭州,泉州等等……老朱起自凤阳,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思维。而江南素来商贸繁荣,尤其是临海的地区,更是跟海外诸国,交往密切,商货远通。

    偏偏这又是老朱最腻歪的,所以有了海禁政策,也就不足为奇了。

    总而言之一句话,这里面有非常复杂的勾当,绝对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的。

    现在居然有人在苏州办银行,抢夺老朱的生意,背后究竟是什么人?他们打什么算盘?

    朱元璋不能不担心!

    “就凭几个商人,有胆子办银行吗?是什么人给他们撑腰?”

    蒋瓛略微迟疑,“陛下,他们做事小心谨慎,臣的人只能查到一些表面的东西。不过以臣之见,只要下手,将这十几家商人都给抓了,严刑拷问,不愁揪不出幕后之人。”

    要抓人?

    还是抓十几家商人。

    放在别的时候,或许是了不起的大事,没准就有人奋起一击,把锦衣卫打得满地跑,然后弄出五个无辜的草民定罪,顺便再写一篇雄文祭奠了……

    但这是洪武朝啊,刚刚就办了四大侯爵,连个放屁的都没有,十几个商人,更是小菜一碟。

    蒋瓛信心满满,陛下一定会答应的,只要陛下答应了,他们就可以出动了,一个天大的功劳,就在眼前!

    只是让蒋瓛奇怪的是朱元璋居然沉吟不语,过了许久,才缓缓道:“你下去吧!”

    这位是满头雾水,这么大的事情,不交给他,谁能办啊?陛下到底是怎么了?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话,虎老了不咬人?

    蒋瓛暗暗让自己的人,盯着宫里,有动静立刻回禀。

    结果就在半天之后,朱元璋降旨,把柳淳给叫进宫里去了。

    蒋瓛有种被始乱终弃的感觉……过去朱元璋找柳淳商量银行啊,万寿啊,外贸啊……这些蒋瓛都不在乎,毕竟不是他的业务。

    身为锦衣卫指挥使,他的主要使命就是办案(害人),过去柳淳就曾经搅了几个案子,如今更是直接来抢他的饭碗了。

    臭小子,你越界了知道不?

    蒋瓛愤怒无比,但他又不敢轻易行动,柳淳这小子神得很,他通着太多的神仙,就比如秦王和燕王,明明是矛盾的俩人,柳淳居然有本事都给伺候好了。

    还有梁国公,刘三吾,茹太素……这些根本尿不到一壶的人,居然都觉得柳淳不错,是个人才!

    你说邪门不邪门!

    也不知道柳淳怎么搞得,居然能伺候好这么多神仙。像他,到现在,还没摸清楚陛下的脉呢!

    这么一想,蒋瓛竟然妒忌上柳淳了,臭小子,别让我找到你的破绽,不然,你小子死定了!

    柳淳还不知道被蒋瓛恨上了,他也是一肚子不高兴,正忙着呢,怎么就被叫到宫里了?

    “陛下,臣正在安排藩国使臣,虽然万寿盛典暂时结束了,但还是要让他们开开心心回去,做到宾至如归,没有半点遗憾。”

    老朱早就看透了柳淳,这小子这话,翻译过来,就是要榨取最后的价值,不把裤子扒下来,绝不罢休!

    “你小子最好适可而止,万一真出了事情,擅启边衅的罪名,就是给你留着的!”老朱的确累了,不愿意再多事了。

    柳淳笑道:“陛下,热气球一出,足以震慑藩国三年五载,给他们胆子,也不敢跟咱们大明打仗啊!臣找到了高丽的使者,臣跟他们讲,国之亲在于民相交,为了消除双方的隔阂,建立友好的关系。臣建议,真的只是建议,建议他们每年送来一批未嫁女。”

    老朱顿时就把脸沉下来了,“你直接说要他们的美女不就完了吗?你真把高丽当成鱼肉了吗?什么条件都敢提!”

    柳淳连忙摆手,“陛下,冤枉啊,这不是什么新的条件啊,前朝的时候,高丽就不断进贡美女,他们能孝敬大元,对咱们大明,就瞧不起?这是什么道理啊!臣只是要维护前朝旧制,高丽没有道理拒绝啊!”

    头些日子,还强烈反对匠户旧制的柳淳,此刻却成了前朝旧制的坚定维护者……朱元璋呵呵两声,“小子,你到底在盘算什么?给朕说实话!”

    柳淳露出大大的笑容,“陛下,大宁屯田,不少人都是光棍哩,不安家,心定不下来啊!”

    朱元璋微微沉吟,“照你这么说,普通民女就够了,用不着太漂亮的。”

    “陛下圣明,让高丽比照前朝,增加十倍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