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50章 朱老四的克星
    招聘徐妙锦,绝对是一招妙棋,花钱不多,但作用无与伦比。

    不说别的,光是手眼通天,消息灵通,就谁也比不上,方孝孺跟李景隆一起出,还没过黄河,柳淳就已经知道了。

    而且柳淳还能猜得出来,方孝孺会用什么办法,来安顿归顺的蛮夷。

    “总归逃不掉全其部落,顺其土俗,封赏领,厚待恩赐,以仁义收买人心,永为中原屏障!”

    “呸!”三爷瞪圆了眼珠子,狠狠啐了一口,怪叫道:“什么意思?让我们给鞑子钱粮财物是不是?这个姓方的就这么下贱!”

    三爷怒火中烧,气冲斗牛!

    “鞑子杀我们的人,抢我们的粮,修黄河,逼死了多少百姓?把江南汉人当成牲畜牛马,坏事做绝,这才过去几年,就巴巴送钱给他们,让鞑子保护我们?怎么不给鞑子一把刀,让他们把我的脑袋砍了?”

    三爷劈手揪住儿子,恶狠狠道:“臭小子,你有办法收拾姓方的没有?”

    柳淳连忙摇头,“爹,你老清醒点,人家是太子派来的,燕王都不敢得罪,更何况是我啊!你也太高看你儿子的本事了!”

    “哼!”

    三爷白了他一眼,“你小子少给我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心黑着呢!你给我说……你先是囤积铁矿石,接着又没命地炼铁,是不是在打方孝孺的主意。”

    “不是,至少以前不是!”

    现在是了,对吧?

    三爷气得笑了,他把刘淳扯到了面前,“臭小子,爹给你个任务,无论如何,也别让姓方的得手!不能便宜了鞑子,要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说这话的时候,三爷的眼睛里有火焰在燃烧。

    别怪他心狠,大明才建国二十年,元鞑子干得坏事,罄竹难书,而且还都落在了三爷一般的普通百姓身上,血海深仇,让他们一笑了之,那是做梦!

    “爹,这个代价也是有限度的,我可没办法把二十几万人给坑杀了……最多让他们付出一点血汗。”

    三爷眉头紧皱,显然不是很满意,可他也不好继续逼迫儿子了。

    “行,别让你爹失望!”

    三爷转身离去,他还不清楚柳淳的计划是什么,假如他知道的话,绝对有仰天大笑,大呼痛快,儿子的招数,简直比直接杀人,高出去一万倍!

    只有一个字:爽!

    柳淳在等待着方孝孺赶来,好实施计划。而在白羊口的山脚下,徐妙锦正在四处观察,寻找合适的位置。

    在她的手里,攥着两块黑不溜秋的石头,不时放在耳边,轻轻碰撞。

    银子!

    是银子的声音!

    假如还有比银子碰撞更动听的,或许就是金子撞击了……徐妙锦得到过太多的赏赐,一百两的大元宝,也是见过的。那些银子都是白色的,泛着光,上面有细细的纹路,是当世最好的细丝官银。

    可徐妙锦就是觉得,手里的被氧化成黑色的碎银子,最好看,这是她第一个月的工钱,真真正正,靠着她自己赚来的!

    徐妙锦在山边转了一圈,就返回了住处,正好瞧见牛大妈在拾掇屋子,她干得仔仔细细,不放过任何的犄角旮旯,忙得额头都是汗水。

    “不用那么细致,差不多就成了。”

    “那怎么行!姑娘是贵人,天天教俺们读书识字,多大的恩情!要是不让姑娘住舒服了,婆子就真真该死了!”

    徐妙锦知道劝不住牛大妈,就不说什么了。她低头又看了看手里的银子,思忖道:“我想搭一间草庐,需要多少钱?”

    牛大妈略微迟疑,她不明白,徐妙锦为什么要建草庐,可既然姑娘说了,她就笑道:“什么钱不钱的,我们几个人就替姑娘把活干了,要是姑娘心疼我们,就请一顿酒,乡下都是这个规矩!”

    徐妙锦点头,她把五两银子,塞给了牛大妈。

    “既然这样,就麻烦了。”

    新的住处有了着落,徐妙锦兴奋地伸伸懒腰,小脸蛋止不住兴奋。

    总算是靠着自己,赚了一套房子……对了,光有房子还不行,下面的土地怎么办?

    伤脑筋啊!

    徐妙锦拔腿去找柳淳,看看怎么把地买下来,估计不会便宜,要等下个月的工钱了。她边走边盘算,等到了柳淳住处的外面,现有一群人牵着马,正等在这里。

    小胖墩朱高炽,还有熊孩子朱高煦,探头探脑,往里面瞧着。

    见徐妙锦来了,朱高炽连忙道:“小姨,父王回来了!”

    “姐夫!”

    徐妙锦大吃一惊,姐夫打了胜仗,凯旋而归,怎么直接来找柳淳了?他这是打的什么算盘?

    别人不敢往前凑合,徐妙锦可不在乎,她径直奔门口而来。

    此刻屋子里两个人正在争吵!

    朱棣两手按着桌面,探身向前,就像是一头猛虎,露出了雪亮的獠牙。

    “柳小郎,你这次的火药立功不小,本王十分喜欢!”

    柳淳有点怕,可他努力挺直了胸膛,挤出一个笑容,诚意十足道:“王爷喜欢太好了,下单子就是了,你要多少都行!”

    “哈哈哈!”朱棣放声大笑,“柳小郎你那么聪明,何必跟本王装傻!”

    “我没有!”柳淳连忙摇头,“燕王殿下,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买卖公平,天经地义!”

    “不!”

    燕王哼了一声,“柳小郎,寻常东西也就罢了,火药乃是国之重器,你没本事保留在自己手里!”

    柳淳梗着脖子,怒道:“燕王,莫非你要抢吗?”

    “错!”

    朱棣又凑近了几分,呲着大白牙,像是狼外婆一般冷笑道:“我是要帮你!”

    “我不明白!”

    “好!那我就直说了……永昌侯蓝玉盯上了你,想把你举荐给东宫。本王问你,入了东宫,这些东西,还能是你的吗?”

    “一句话,你把火药的配方给我,燕王府跟你七三分账,由本王保护,你才能过得安稳!”

    真是霸道啊!

    柳淳咬着牙,“燕王殿下,你比太子还厉害不成?”

    “哈哈哈!”朱棣朗声大笑,“宁为鸡口不为牛后,柳小郎,你那么聪明,不会不明白,东宫太子身边,尽是文臣,你去了,不过被当成倡优一般的玩物,何来地位可言!但留在北平,我朱棣能把你当兄弟看,该怎么选择,你不会不明白!”

    呸!

    哪有上来就砍兄弟一刀的?

    足足要去七成,你可真敢张嘴!

    其实吧,朱棣不说,柳淳也没有投靠东宫的意思,可是被他这么一弄,反而成了在压力之下屈服,这就显得太怂了!

    俺也是要面子的人啊!

    柳淳拼命想办法,朱棣是目光灼灼,压力如山,你小子敢不答应,立刻就让你好瞧!

    这可要命了,说蓝玉嚣张跋扈,可跟朱老四比起来,还差得太多了,这家伙就是咬人的狗不漏齿,一旦露出獠牙,就要啃下一块肉来!

    柳淳眼珠四处乱转,突然看到了门口一袭蓝衫,他立刻来了主意!

    下一秒,柳淳蹿起,快步往外跑。

    “燕王,你的条件我答应了,不过细节请你跟我的总账房谈!”

    柳淳冲到外面,又对徐妙锦伸出了一个巴掌。

    五两!摆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