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私人定制大魔王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钓鱼是一件需要耐心的事情
    狂怒再一次陷入了思索中,她一边盯着罗伊的眼睛看着,一边在脑子里转动着各种念头。

    而罗伊也一脸坦然地望着他,事实上,罗伊的这些话,也不能说是完全在撒谎,他所说的关于虚空的部分,的确是真实的,只不过是将另一个世界的事情搬来这个世界说而已,这导致狂怒根本没能力去验证他话里面的真伪。

    虚空力量,和茱莉尔提到的‘堕落之力’实在太相似了,所以连罗伊自己,都怀疑那是不是真的就是虚空力量。

    狂怒的犹豫就在于此,她虽然只是间接接触到一点关于堕落的信息,模模糊糊似是而非的那种,但是和罗伊所说的一印证,一些事情立马就变得清晰起来了。

    她现在可以说,对罗伊的话,已经信了七八分了。

    “那么,你说的那个黑暗泰坦萨格拉斯,他成功了吗?”狂怒半晌之后,突然开口问罗伊道:“他成功阻止了虚空带来的腐化吗?”

    “我不知道!”罗伊直接摇头道:“虽说被他毁灭掉的那些世界,的确让虚空力量失去了腐化的价值,可以说阻止了虚空的蔓延和增长,但也有可能会使得导致对抗虚空的力量被削弱,他这种行为到底最终是对是错,没有人知道,不到最后一刻,结果就无法被知晓……”

    “是吗……”狂怒的最后一丝疑虑,也被罗伊的这话给打消了。

    之前她其实一直觉得,罗伊这个恶魔,会不会是在借黑暗泰坦萨格拉斯堕落的事迹,来引诱自己也陷入堕落之中,毕竟那么强大伟岸的战士,都投入了恶魔阵营的一方,这种榜样的力量,的确是很强大的,但罗伊最后说出的这句话,却丝毫没有宣扬恶魔功绩的意思,对萨格拉斯的评价反而很客观,这让狂怒顿时打消了最后的疑虑。

    “很好!”狂怒站起身来道:“我得承认,你带来的这个消息,的确有着十分重大的价值!我会想办法去验证你所说的事情的!”

    “你要怎么验证?去往那些受侵蚀的空间吗?”罗伊问道。

    “当然,我总要亲眼目睹一下才行!”狂怒道。

    听到她这话,旁边的监视者顿时就急了,赶紧开口道:“女主人,别忘了您的任务……”

    和以后议会将要派到ar身边执行监视的那个监视者不同,狂怒身边的这个监视者,看起来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以狂怒为的样子,然而,当她一开口说话,狂怒却一把揪住她的脖子,对着她吼道:“闭嘴!如果这只恶魔所说的是真的话,那么四骑士所致力维护的平衡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当整个世界都被虚空所吞噬,哪里还用得到什么平衡!?”

    这话说的的确没错,狂怒的脾气虽然暴躁,但她好歹是个天启骑士,自然分得清轻重的!

    监视者有些不甘心,道:“可是,如果你违反议会的命令,不去追捕七宗罪,反而擅自离开人间界去往其他世界,你难道就不怕引来议会的惩罚吗?别忘了,天启骑士都是效忠于议会的,你怎么能因为一个恶魔一番不知真假的话,就陷自己于不利的境地呢?”

    “这个很好办!”狂怒抬起头来,对罗伊道:“恶魔,你是叫欧西里斯吧?现在我雇佣你,帮我解决七宗罪,到时候我回来找你,带他们回议会去交差怎么样?”

    这话别说监视者都听得懵了,连罗伊也有点不敢置信,道:“你确定这样做能行?”

    “当然!”狂怒叉着腰道:“议会只是让我负责追捕七宗罪,可没说一定要让我出手不可!”

    这逻辑,还真没毛病……

    然而,罗伊还是不敢轻易接手,道:“七宗罪,听起来就是恶魔阵营一方的,你竟然让我一个恶魔去追捕他们?”

    “别担心!七宗罪其实并非真正的恶魔!”狂怒道:“他们只是一群囚徒,是负面情绪的极端代表,他们本身就没有真实的身体,逃脱出来之后,他们会附身于其他生物的身体上,以获得物理形态,你只需要杀死他们的物理形态,就可以捕捉他们了!”

    说完,狂怒朝着罗伊抛来了一个骷髅状的护符,那是她刚才在和那只巨大的怪鸟战斗时,从对方身上摘下来的,等罗伊一把接住之后,狂怒道:“这是原罪护符,似乎是某种容器,可以与七宗罪生共鸣,嫉妒那家伙之前就是通过它与其他七宗罪互通力量的,但现在他已经被封存在里面了,你只需要找到其他的几个七宗罪就可以了!”

    看着罗伊又想要开口说话,狂怒却抢先一步摇摇手指道:“别拒绝我,因为如果你还想知道拿非利人的秘密的话,那么就最好照我说的做,我会执行契约,但我必须先离开去验证你所说的话,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当我回来之后,我会履行契约,告诉你我所知道的拿非利人的秘密,而如果我被七宗罪的事情绊住脚步,那么你就需要等很久了!”

    “你对恶魔契约还真是够理解的啊!”罗伊这下也没办法了,狂怒并不是不执行契约,而是打算等验证真伪之后再执行,这样的借口,罗伊根本无法反驳。

    所以想了一下,罗伊道:“帮你追捕七宗罪不是不可以,不过这属于另一个交易了吧?我能得到什么?”

    “这样吧!”狂怒想了一下,开口道:“既然是雇佣,那么我可以付出灵魂作为雇佣的费用,如果在我回来之后,你能够将七宗罪都交给我,那么我会付给你一百万颗灵魂!”

    “一百万颗!?”罗伊上下打量了她一下:“你有那么多灵魂吗?”

    “别小看天启四骑士的富裕程度!”狂怒有些得意地道:“我为焦灼议会效命上千年了,杀死了不知道多少敌人,这点库存还是有的!”

    罗伊将信将疑,想了想又突然问她道:“那万一你回不来呢?”

    “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狂怒顿时恼火了。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万一你被议会抓回去了呢?”罗伊一边说着,一边看了一下那个监视者。

    “那你就把七宗罪的灵魂吃了吧!”狂怒摆摆手道,显得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监视者听到这话,立刻又尖叫起来:“女主人,你怎么能……”

    然而,狂怒就是这么的任性,只是回答了一声:“我说了算!”然后转身便离开。

    在天启四骑士当中,狂怒是唯一的女性,但同时也是脾气最臭的,最难以捉摸的,事实上她这次降临人间界追捕七宗罪,也是议会谈了条件才来的,她做事,就是这么的率性而为,可以说,连焦灼议会都拿她很是头疼……

    看到狂怒转身离开,那监视者停了一下没有立马跟上去,而是飞到罗伊面前,指着他道:“该死的恶魔,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赶紧把原罪护符交出来!因为你的谎言和欺骗,女主人会……”

    然而,话都还没有说完呢,罗伊猛地伸出爪子,捏住了监视者的头颅,然后稍一用力,就将监视者捏得惨叫起来。

    罗伊将她拎到自己的面前,嘲笑地望着监视者道:“你的力量,可以制约被监视者的天启骑士,但是我可不是你监视的对象,你的力量对我没有丝毫的用处,那么……到底谁给你的勇气,敢对我大吼大叫的??”

    “放……放开我!”监视者被罗伊捏着头颅,下半身飘来荡去的,想要挣脱出去,她嘶吼道:“我是焦灼议会的人,恶魔!你竟然敢如此对我,难道你不怕议会的惩戒吗!?”

    “你觉得我会怕吗?”罗伊反问道:“你搞清楚,老子是恶魔,一直都是议会的敌人!我就算在这里杀了你,你觉得议会还能为了你一个区区监视者,专门来找我麻烦吗?”

    “当……当然会!”监视者奋力挣扎着,不甘地道:“就算没有狂怒,天启四骑士还有三个呢!”

    “可问题是,其他的天启四骑士,现在也自顾不暇吧?”罗伊狰狞地一笑道:“看样子,你这个监视者走狗,还没有搞清楚现在议会的情况啊!”

    罗伊现在的确是有恃无恐的,因为按照他的推测,魔王萨麦尔估计正在布局图谋的,就是焦灼议会,通过种种事件,他似乎是打算让天启四骑士和焦灼议会反目,从而瓦解掉焦灼议会最大的力量,而根据罗伊的印象,萨麦尔恐怕最后也做到了,至少那个战神ar在一百年重新降临之后,的确叛出了焦灼议会……

    而且罗伊这次用虚空侵蚀的话题,也成功地让狂怒离开了人间界,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狂怒也去其他的异空间去寻找‘堕落’的话,说不定焦灼议会会对她做出惩罚的,以狂怒的个性,这种惩罚势必适得其反……

    虽然杀死了天使尤莉尔,让这个世界的剧情生了改变,但是罗伊一点都不担心,他只要顺着大势走就可以了,而这个大势,无非就是天启四骑士的反叛和最终焦灼议会的崩溃,这样一来,不但不会干扰到魔王萨麦尔以及莉莉丝他们的计划,反而有可能会导致这个过程加。

    罗伊毕竟是来自深渊世界的恶魔,对他来说,萨麦尔和莉莉丝才是真正的大佬,他的所作所为,只要不影响和惹怒这两个大佬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天使或者焦灼议会什么的,罗伊才懒得管他们怎么想呢……

    就在罗伊正想着,要不要帮狂怒杀死这个监视者的时候,茱莉尔却在一旁突然出声提醒他道:“原罪护符……似乎在光!”

    罗伊低头看向了另一只手里握着的原罪护符,果不其然,这原罪护符此时正散着微微的光芒。

    由于原罪护符本身就有一种幽光,所以这额外闪烁的光芒,不细看的话,是根本看不出来的,罗伊有些疑惑,伸手拿着这护符挥动了两下。

    然后,他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当护符越是靠近监视者的时候,那闪烁的光芒似乎就越是明亮一些。

    “……”罗伊看看护符,又看看监视者,突然之间恍然大悟!

    “哈哈!真是不得了的现啊!”罗伊对着监视者道:“这个原罪护符,为什么会在靠近你的时候,会出这样的微光呢?难道说……你在挣扎的时候,不小心通过这个护符,借用了一点点力量吗!?你……也是七宗罪之一?”